06:35 pm - Thursday 05 August 2021

文化部「藝術銀行」的根本謬誤

週日 2013年06月02日, 11:19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5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在 2013年5月23日18:37 由胡永芬(網誌)

文化部長龍應台於美術節宣布「藝術銀行」正式啟動。這原本是藝術界期待多年的事,但文化部再次展現了僚化的文官系統不但忽視其他專業、也漠視他山之石,而造成失之毫釐差以千里的政策偏差,使得「藝術銀行」一開張,就走上了一條沒有未來的道路。

文化部的「藝術銀行」規畫,首要的嚴重失誤就在於租金設定為百分之0.4,自此,不但註定了這是個賠錢的事業,也讓民間營運的所有藝術品出租、展示、顧問服務的業務都喪失了競爭力,甚至可能致使企業原本為提升企業空間美學而規劃的藝術品購藏費用轉為便宜的租賃,而更挫傷了藝術市場的消費力,使藝術消費的概念失去合理市場價值的廉價化!如此的「藝術銀行」,做了比不做可能糟很多,已經非常被邊緣化而且低盪的台灣藝術家作品市場空間更被壓縮了。

●「藝術銀行」於加拿大、澳洲行之都有超過三十年的歷史,韓國施行也將近十年,這些國家經過漫長時間的施行與修正,逐漸調整出「藝術銀行」可以製造多贏的營運思維與模式,據悉,文化部之前委託視覺藝術聯盟所做的「藝術銀行研究案」,皆詳細蒐集、分析了這些國家「藝術銀行」建立與營運的過程、組織結構、操作模式、與經驗修正的思維與結果,是非常非常珍貴的「他山之石」。
理想的「藝術銀行」有幾個重要的任務功能:
一、作為本國藝術家與本國藝術市場的支持系統之一;透過跟畫廊、博覽會、藝術家本人購藏作品,活絡本國藝術的內部經濟市場。對於台灣藝術收藏市場的消費力巨額溢出到亞洲、以及國際市場,卻極少支持台灣自己優秀藝術家的環境現況,文化部施行「藝術銀行」的這個功能,特別被期待。
二、推動藝術進入公共空間,與企業內部工作空間,創造藝術的可親性,以達成提升國民美學的目標。
三、透過建立藝術與藝術專業付費的習慣、累積國民經常性接觸本國藝術創作的感知經驗,以及生活美學的提升,創造更為普遍的藝術消費慾望與需求,為藝術市場撐開、擴大內部消費。

●加拿大、澳洲等國的「藝術銀行」,也是在長期摸索、修正了二、三十年之後,才開始從嚴重的虧損轉為可自負盈虧、甚至有獲利機會的模式,這些他國的錯誤經驗與所付出的成本,對我們而言真是太可貴的參考。歸納這幾個國家的修正經驗,有以下幾個重點:
一、釐清「藝術銀行」的收藏品應以租賃展示為主要考量而規劃,與美術館以美術史的收藏邏輯有根本上的分別,以此落實於購藏設定的目標。
二、「藝術銀行」是一個營運項目,為達到基本上至少可以收支平衡、盈虧自負的底線,成本的精算必須跟企業一樣嚴格,因此,精簡的人事規劃、郊區低價的倉儲、有效的運輸規劃(運輸、倉儲、薪資這三項是「藝術銀行」最主要的成本開銷),是「藝術銀行」業務是否能成功營運的關鍵。
三、租賃價格的精算,則是「藝術銀行」生產利潤、平衡支出最根本的關鍵。各國的計算規則不盡相同,一般性的租賃標準常在5%上下,澳洲的租賃高標在12%。韓國的租賃費率最低,但即使是針對「為國家宣傳之用,如推廣於外使館等類似單位懸掛或放置韓國藝術作品」的特殊情況,其租借費第一年還是有0.5%(第二年以後提高為1%),仍比文化部現訂定出的普遍費率0.4%要高。

●目前文化部「藝術銀行」0.4%的租借費率是甚麼概念?頗為令人費解,以目前台灣的藝術品保險慣例,0.2%的保險金已經佔去費率的一半,試想:保險公司甚麼都不必做,只需承擔「萬一」的風險,坐收的費用就跟「藝術銀行」必須做完保險以外所有繁瑣、大量的專業工作收益一樣多?這是完全不合乎成本效益跟營運概念的,一開始就注定永遠賠錢、不可能永續經營的錯誤規畫。

或許文化部主管單位又會把責任推給無奈被迫代為承接執行任務的國美館,但國美館做為國家美術館的任務與專業本來就不在事業營運,且美術館的思維本來就在於專業而高規格的研究、展示、教育、推廣,並不以營利為目的,但「藝術銀行」恰恰是必須有營運及營利概念,才能對於藝術家、藝術生態、藝術市場產生實質效益的事業!

此外,文化部一廂情願方便行事地將原本的青年作品典藏作品與「藝術銀行」綁在一起,也是一個缺乏專業判准的謬誤,青年藝術典藏任務原本做為未來美術史研究收藏系統的考量,從材質、形式、觀念到內容,許多作品都並不適合「藝術銀行」做為普遍性推廣的選擇,文化部原本以為可以一兼二顧,實際上也凸顯了文官系統以行政通則領導,而完全無知無視於專業精細評估之必要的輕忽。錯誤的政策必然將使整件事未來付出高昂的代價。

文化部現今「藝術銀行」的低價政策表面上看起來像是推廣,實則是扼殺了許多可能的市場。

紐約近兩、三年出現民間版藝術品租賃公司「Artiscle」,以低價且適合進入空間的當代藝術為主打,因為作品價低,因此創造出高租金的空間,該公司的租金費率約為27%!台灣近幾年一直陸續都有畫廊等藝術空間兼及於藝術品租賃、展示、諮詢服務的業務在推動,做為輔助藝術推廣與銷售的專業內容,如今「藝術銀行」打出0.4%的廉價策略,「藝術銀行」自己賠錢事小,業內長久好不容易培養起來一點點「藝術專業應合理付費」的觀念空間,立刻會被「政府推廣」的這個廉價策略給打趴了!

若是「藝術銀行」能夠以(不必多)精算後基本上合理的4%到5%的費率營運,不只對於「藝術銀行」的永續經營創造出可行性,同時也能讓大家概算出「一年的租金加上必要的費用:諸如專家諮詢費、佈展及撤展費、運費等,已經足夠永久收藏、購買一件作品的費用」的結論了話,必然能為價格合理的本國藝術生產創造出可觀的消費力。

但,現在0.4%的概念是「買一件作品的費用可以抵十幾年租換許多不一樣作品輪番展示的租金」!還有哪個企業會優先選擇購藏作品以投資企業形象、提升員工美學?

這就是失之毫釐、差以千里,而且還誤人(台灣藝術市場)誤己(「藝術銀行」本身)。
在此真的是痛心呼籲文化部:時猶未晚,請珍視他山之石已付出的代價跟經驗,讓美術館回歸美術館專業,「藝術銀行」的營運,就委以具有充分之公信與專業的團體或單位吧。
(本文刊登於2013年6月號《藝術家》雜誌)

補正
經網友指正內文,引述「藝術銀行研究案」p24第一段的資料『紐約租借公民間藝術司「Artiscle」為近二年出現的私人藝術租借公司,將當代藝術便宜地提供消費者欣賞,採以每月收費美金25元,約台幣750元的月租制,一下子把當代藝術品的進入門檻降得很低。並且為盡力滿足現代人喜歡求新求變的心態,將租期壓縮至最短可為3個月,也就是每季都可以更換新畫。依據網站資訊推算,一件作品「Deer Inside」售價$900, 租金$25/月,租金約為售價的27%。』
經重新計算之後發現應該是2.7%而非27%,許是原撰寫者筆誤,但更大的錯誤是我引述時未經重新計算,在此以維持原文謬誤的方式補正。
該公司的計價方式並非以定價參照,而是以尺寸,以網頁http://www.artsicle.com/artists/Melanie-Kozol/artworks/untitled-84#main這件作品資料顯示,以價格換算費率約為5.83%,因此若以價格換算該公司費率浮動就比較大,不是很適合在以訂價/租金比的系統中參照。但這個系統的租金比,仍然高過文化部辦法中的0.4%非常多。
再次感謝網友Pronoia Pon指正。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5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