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6 pm - Tuesday 14 July 2020

什麼都比低價 國家就完了

週一 2013年06月10日, 1:5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2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如果長住過中國,你更會清楚知道,中國經濟沒有前途,要比低價競爭,中國商人已經達到神的境界了!

這是一個下雨的星期天下午,有一種你會很痛恨要起床的陰沈感,然後好像整天都會被憂鬱情緒纏繞。

我跳出計程車跑向大直美麗華的星巴克,試著不要淋到太多雨,想著我朋友是否已經到了。

當我走進去時,他對我揮手,我們很急切的在近一年沒見後彼此更新著近況。那一瞬間我幾乎無法相信,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已經五年了。

在我退伍後去念商學院之前,中間有幾個月時間我去瑞銀做證券研究等開學。我大學是念文科,從來不需要用Excel、財務模型,甚至也完全不熟悉股票交易以及財務系統,他是我們組上的資深經理,比我大上10幾歲,很有耐心的解釋工作細節,帶我去拜訪他關鍵企業的客戶,而且常常解釋Excel操作細節。我那時候很單純,他是我在商場上第一個真正的導師。在我去唸書之後,我們依然保持著聯絡。

在更新完近況後,我們的對話開始轉向其他話題。他自己之前在美國曾經在IT和電信產業待超過10年,西北大學MBA畢業,被聘來分析台灣科技和IT產業公司。他最近升官,現在在香港另外一間大銀行,分析亞洲科技產業。

「在我們走之前,我還有一個問題,只是想聽聽你的意見。台灣現在到底真正的問題在哪裡?為什麼卡住了?當我在2007年去年商學院時,事情並不好,經濟已經卡住好幾年了,但我那年的同學們並沒有覺得太悲觀。或許因為那時總統還貪污,所以每個人都有個可以指責的對象,但現在,幾乎六年過去了,每個人似乎都有混雜挫敗、絕望、失落甚至一切都太遲了的情緒。我記得在我離開瑞銀的時候,我們團隊中所有分析師都很期待2008年,認為如果馬英九當選了,事情就會好轉,但顯然沒有。為什麼?我過去五年不在台灣,所以我沒有機會真正好好的觀察,但既然你的工作是觀察台灣的公司、產業和經濟情況,所以你應該是回答這個問題的最佳人選。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讓我們變成這現在這樣?」

他長長地嘆了口氣。

「毫無疑問,台灣有問題。你住在這裡時可能只是有感覺,但如果你從外面往裡看的話,事情會變得非常明顯。五年前台灣主要的公司和品牌是什麼?我們用這個當做範例,因為就許多方面來說,這代表了台灣的問題。」

宏碁,華碩,鴻海等等。

這些品牌的共同特色是什麼?

他們全都是工程和IT製造業。

在國際舞台上,他們現在在哪裡?哪一個還在成長,和全球對手競爭?

他想要試著說的論點是:

台灣整個產業和進出口貿易,有超過一半是直接或間接和台灣高科技產業有關。而如果當科技產業失去競爭力並卡住的話,那台灣也會卡住。

為什麼我們所有主要科技公司卡住了?

因為他們全都是由工程師背景出身的人營運,而在過去30年是在台灣和亞洲人所擅長的領域競爭。工程、計算、成本。沒有創新、行銷和創造力。現在世界已經變了,但這些領導人仍停留在舊的經營方式。

「你在商學院的時候有沒有念過《跨越鴻溝》這本書?這本書在許多方面解釋了為什麼台灣掉下去。如果有100個科技公司,那在他們第一階段,全都是在工程方面競爭,看誰第一個創造出這個功能,而買他們產品的都是早起採用者,並不在意有多貴。但然後公司需要緩緩跨到第二階段:一般大眾消費者,然後他們需要學著如何轉型成為不只是一家工程導向公司,而是行銷和消費者導向的公司。而這正是為什麼西方公司會存活,然後9成的亞洲公司都死了。這是很諷刺的,因為亞洲公司工作這麼努力,就像在學校一樣,很努力念書。但這跟創造完美產品完全無關,到那時,這是跟你是否知道如何行銷、打造品牌、創造消費者體驗有關。你可以想到任何一個台灣或亞洲公司真正一路成功下去的嗎?HTC近期竄起跌落都是很好的例子,就像宏碁五年前一樣。漸漸地,因為他們無法突破,所以他們都開始在低價方面競爭。」

然後薪資開始降低,所有產業與其相關的社會則開始往下移動。

那麼,為什麼是韓國崛起呢?為什麼三星成功了?

「你知道,當我們在分析歷史數據時,我們許多分析師會想實際上是因為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台灣和亞洲其他地區還ok,但是韓國受傷很重。許多弱小的企業消失了,而倖存者不得不繼續調整。三星很誠實的檢視了自己,然後體認到它需要改變。在過去10年,他們從日本請了最優秀的工程師,從可口可樂和寶僑請了最好的行銷人員,從全球商學院請了最優異的國際商學院畢業生。而他們全都是付給他們國際等級的薪資。」

這部分是真的。在我念商學院的兩年中,三星很知名的一點是每年都會出現在前十名的商學院,招聘幾百名國際學生,然後付給他們超過300萬台幣年薪。他們在自己國家中可以很輕易的聘5個這樣的韓國人。但我們在商學院從來沒看過宏碁和宏達電。

我說:

「這就是台灣公司的傳統思維。當他們可以以同樣的價格奴役5個台灣工程師時,為什麼要每年花300萬新台幣從美國僱用昂貴的Google行銷經理?」

「沒錯!這就是為什麼台灣將永遠被卡住。因為這就是成本競爭心態,所以你將永遠無法成為市場領導者。」

而他們又反過來影響政府政策,然後我們的政府又太容易遵循企業已經過期30年的意見。難道你真的認為我們選出來的立法委員夠國際化?甚至他們中有多少人是能夠流利說英文的?

然後,如果有一件事是你可做來改變台灣目前情況的,那會是什麼?

他甚至沒有停頓。

「立刻允許更多競爭,讓外國企業更容易設立,並且吸引最優秀的外來人才。目前,台灣的勞基法讓企業很難僱用外籍員工。為什麼我們要讓吸引最優秀外國人才變這麼困難,而同時其他國家都很歡迎他們?」

「這是因為每個人都會大叫,尤其是在現在這樣的景氣。」

「沒錯,但保護主義短期可能會有幫助,但長期卻會讓你窒息,因為你很容易會被邊緣化,而這就是現在發生在台灣的情況。我們應該歡迎最優秀的人才,這會帶來新穎的想法和創新,增加競爭層級,然後逐漸提昇台灣整體水準。一開始這會是很痛苦的,許多無法競爭的公司和產業將會死亡,但以長期改進來看是必要的。」

我們走到一台計程車旁。他拍拍我的背,說:

「台灣是有問題。每個人都抱怨教育體系、政客、政府和媒體。但主要的根本原因很簡單。多數公民,包含企業領袖和我們選出來的政治人物,都還是用30年前的方式在思考,認為我們還可以靠工程和提供低價來競爭。這在一個全球競爭和創新的世界中是死路一條。」

我停下來,看著他嚴肅地的說完最後幾句話:

「有經驗的生意人都知道,一旦你的產業開始變成純粹依靠低價來競爭時,結局已經不遠了。讓我們祈禱台灣不會這樣。每個人,從學生到企業領袖到政治家都需要改變我們看世界的方式。」

作者簡介_Joey

出生於台灣,在美國長大。12歲回到台灣,20歲出版第一本書,23歲於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工作,24歲進入哈佛商學院,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台灣人。25歲在紐約Ralph Lauren實習,26歲畢業,是台灣模擬聯合國推展協會創會理事長。28歲當上中國三麗鷗總經理,現年30歲,離開三麗鷗準備在台北開始創業。

撰文者Joey Chung (鍾子偉) 哈佛之後的人生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2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