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7 am - Friday 04 December 2020

阿雅泰米Ayatame的故事

週五 2012年03月09日, 7:55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94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從前Baruyan部落有個叫阿雅泰米的人,他入贅到丘義地安Tsyuidian部落為婿。可是丘義地安部落的人老是嫌棄他,一直藉機虐待他。有一天阿雅泰米外出打獵,捕獲了野獸,卻突然被埋伏草叢中的丘義地安青年給搶走了。阿雅泰米非常生氣,可是他也只能忍氣吞聲。回家之後,他靜坐在爐火旁邊,想了又想,越想越不甘心,終於他握緊拳頭,下定決心,要爭口氣。他慢慢站了起來,把肩上的背袋放了下來,掛在樑上,然後去休息。他已經決定,就算與全村子的人為敵也在所不惜,也不害怕,不退縮。

由於阿雅泰米人單勢孤,因此他只能以智取勝。每逢部落中的老者在集會的時候,他都不會和年輕的壯丁一起去山上采藤心,而是單獨行動,自己跑到河邊去抓魚來孝敬這些老者,這些老人們在享受美味之後也對阿雅泰米讚不絕口。(至今仍有部落耆老在開會時,由年輕人去采藤心作點心的習俗)。另外,如果壯丁們去捕魚,他就單獨去打獵,而且都滿載而歸。老人又都喜歡吃獸肉野味,沒有一個人想吃壯丁捕來的魚,所以那些魚也只有任其腐爛然後丟棄。後來壯丁們忌恨難堪,也只能跟著去打獵,可是這時候阿雅泰米卻大老遠跑去獵了一顆人頭回來,全村的老幼婦女通通都圍了過來,把他當英雄崇拜,歌舞歡呼,面對成堆的獸肉大家都不屑一顧。就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受挫,使得部落中的壯丁怒火中燒,群情激憤,他們集會決議,要在來年正月的人頭祭時,殺了阿雅泰米。

終於等到人頭祭日子了,幾十個壯丁舉杯輪番向阿雅泰米敬酒,阿雅泰米難以推辭,來者不拒,終於不支醉倒。壯丁們見機不可失,手拿木棍一陣亂打,可憐的阿雅泰米被打得皮開肉綻,手腳和腰都脫臼,成了殘廢。這些人還嘲笑他說:阿雅泰米呀!你也欺負我們太久啦!這次是天譴,讓你後悔也來不及了!要取你的性命易如反掌,你應該謝謝我們給你留一條生路!然後由兩三個人把昏過去的阿雅泰米抬回家去,再告訴他們說阿雅泰米喝醉了,掉到一個坑洞理裡面,傷的很重。

就這樣整整兩年,阿雅泰米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在這兩年之間,阿雅泰米的孩子也長大了,他已經可以外出涉水。每天早上,他都會到河邊取水,一天,這孩子又到河邊去,他就像以往一樣,把水裝在葫蘆裡,然後頂在頭上回家。可是當他走到村中集會所前,有個壯漢叫住他,說是要向他要口水喝,然後就把葫蘆搶了過去,然後趁喝水的時候,暗地裡從行囊中拿出一根錐子,偷偷把葫蘆刺破再還給阿雅泰米的孩子。孩子回到家,水已經漏光,滴水不存,阿雅泰米問他經過情形,知道連自己的兒子都被欺負,心如刀割,只有強忍悲傷,暗自哭泣。可是他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叫兒子再去取水,可是沒想到那壯漢不放過阿雅泰米的小孩,還是追過來鑽孔,就這樣連續三次,阿雅泰米忍無可忍,發誓要報復。或許是誠意感動上天,阿雅泰米祈求神治愈他的殘疾,竟得到回應,然後奇蹟似的康復。

有一天,阿雅泰米用鹿雕刻了一個鹿腳的模型,然後放在行囊裡背著,帶著狗登山,他瞭望四周發現山下的巴魯漾和比薩納安(Bisanaan)兩個部落的人正大規模捕魚。阿雅泰米心中暗自竊喜,心想報復的機會來了。他拿出木製鹿腳,在地上按捺一串清晰的腳印,然後下山,到了河邊,他殺了自己的狗,然後把狗埋到河中,。中午時分,阿雅泰米來到巴魯漾部落,興師問罪說,「我今天看到一頭鹿,一直追到山下的河邊,結果那頭鹿竟然被貴部落的壯漢給殺了,還把我的狗也給殺了,埋在河裡面,你們說,可以這樣做嗎?」部落裡的人同聲回答說,這麼做當然不應該,但這是不可能的事!雙方爭辯不休,來到河邊檢視,果然從河中找到狗屍,殺鹿的痕跡也歷歷在目。到了這時候,兩個部落的人因為不知其中有詐,只好個個上前賠罪。阿雅泰米說,我不是來要你們賠罪的,我只是來查證,看看到底是不貴社的人做的。這不是告狀,你們也不必拿什麼東西賠不是!說完,裝作要離開的樣子。兩個部落的人都慌了,趕緊拉住他說,我們感激你的寬宏大量,但國有國法,幫有幫規,錯了就非得賠罪不可,倘若不這麼做,我們會被祖先懲罰的!他們說,什麼都可以,只要你開口,我們一定給,不馬上說也可以,請你三天內告訴我們。阿雅泰米知道對方中計,就說:「既然你們這麼誠懇,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嘍!不過,我的要求稍微大了一點,恐怕會讓你們吃驚。」話說到這,阿雅泰米稍停了一會兒,兩個部落的人害怕祖靈懲罰,脫口而出說,隨你要,絕不反悔!阿雅泰米心中暗喜,不疾不徐的說,那就給我一塊原野(Saero)吧!部落人問道,那你要那一塊呢?阿雅泰米說,就給我烏帕喀拉(Uparakara)和烏卡拉卡庫(Ukarakaku)的那塊地吧!這下子部落的人慌了,因為那是一處連串的獵場,也是鹿和山豬最多的地方,可是有言在先,又不能反悔。

阿雅泰米興高采烈的回到丘義地安部落,他把得到原野的事告訴存中老者,並且說:「過幾天我想把那塊地用火燒一燒,到時候是不可以派全存得壯丁一起來幫忙。這些老人一高興,也沒有和壯丁們先商議就一口答應了阿雅泰米。之後,阿雅泰米又再回到故鄉Baruyan去,同樣要求派壯丁幫忙。

到了焚火狩獵的那一天,一大清早,阿雅泰米就率領丘義地安的壯丁們集中陣守原野的中央地帶,再讓巴魯漾的壯丁從外環包圍整個原野,並吩咐他們說,中央火起,你們也跟著一齊放火。佈陣妥當之後,阿雅泰米伸手摸了摸背袋,對丘義地安的壯丁們說,「糟糕,我有要緊的東西放在家裡,忘了帶來,沒有這樣東西今天的事就辦不成了!我得專程跑一趟回去拿這樣東西。不過,Baruyan的人應該已經佈署好了,也準備妥當了,不好讓他們等太久,那這樣好了,你們估算一下等我離開原野之後,就開始在中間放火,就是有鹿跑出來,你們也別急著去撲殺,當心山豬,以免受傷!」阿雅泰米告誡一番之後,就轉身走出原野,丘義地安的壯丁算了算時間差不多了,就開始揮刀割草,然後把它堆在中央,點火燃燒,剎時之間濃煙升起。巴魯漾的人也紛紛拿出火石,從外圍點燃火苗。當天南風風勢甚強,整個原野在風吹助燃之下,片刻已成火海,。原野中央的丘義地安人剛開始還會追捕鹿只,可是,過不了多久就發現自己身處火海,感覺大勢不妙,紛紛逃竄,然而原野遼闊,四周大火,已呈燎原之勢,這些丘義地安部落的壯丁最後全部葬身火海。

從此以後,所有部落的的人都敬畏阿雅泰米,視之如神,他的威名遠播,同時,人們也都不再岐視那些來自其他部落的入贅女婿,一律以平等來對待他們。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94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