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7 pm - Wednesday 21 April 2021

王健壯:馬政府不會跳探戈

週二 2013年06月25日, 9:0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7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很奇怪,馬政府已執政五年多,卻始終學不會教訓,同樣的錯誤總是一犯再犯,簡直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最典型的例子是:從美牛談判,到ECFA談判,再到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談判,馬政府都因行政專擅,在談判過程中置國會與在野黨於不顧,而引發政治風暴。

民主國家涉外事務談判,有兩項基本常識:其一,談判雖是行政權的權責,但有權有責卻不代表能夠專權;其二,談判雖不可能完全透明,但對國會與反對黨領袖卻也不應完全保密。

美牛談判之所以最後變成美牛風暴,就是因為馬政府從頭到尾都在搞秘密談判,直到與美方簽訂協議後,國會才收到行政院的備查案,也才首度得知協議內容。也因為行政權如此輕忽立法權,其結果不祇反對黨立委杯葛美牛協議,連國民黨立委也群起倒戈;當時的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也在風暴中辭職下台。美牛風暴可以說是馬政府信任危機的濫觴。

ECFA的談判在透明化程度上雖略有進步,但對國會與反對黨領袖,馬政府卻依然把他們當成局外人,他們既不知談判進程,也不瞭解談判爭議,所以祇能像電視名嘴一樣,每天不斷放空炮,講些不著邊際的五四三。民進黨雖然在過程中辦了一場參與人數有十幾萬的反ECFA大遊行,但馬政府卻仍然不改秘密談判模式,直到拍板定案,反對黨領袖與一般民眾一樣,才終於得知協議內容。

按理說,有了ECFA的教訓後,這次兩岸兩會的服貿協議談判,應該不會再犯同樣錯誤才對,最起碼也該比照ECFA模式,亦即:即使不事前告知國會與反對黨,但與相關業者事前卻應溝通。

但在協議簽署前一天,因為出版界大老郝明義的「爆料」,大家才猛然發現:這次談判根本如同黑箱作業,國會與反對黨依然被蒙在鼓裡,與協議內容相關的業者事前也未被徵詢,連內閣各部會之間也未曾進行意見的平行整合,以至於出現經濟部作的決定,文化部到最後一刻才被徵詢的現象。

換句話說,服貿協議的談判,幾乎是馬政府這幾年秘密談判負面特色的集大成。但問題是:執政初期犯錯,猶情有可原,但執政已逾五年,同樣錯誤不但一犯再犯,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惡化,這樣的政府大概也祇能用無藥可救來形容了。

就議會政治而言:在涉外事務談判中,立法權雖不能凌駕行政權,但行政權卻也不應無視於立法權,即使不讓國會扮演參與者角色,但卻不能不讓它做一個被告知者;這也是行政權應盡的憲政義務。

但王金平在服貿協議簽訂後,卻對媒體語帶不滿地說:「過去賴幸媛常向我報告,這次王郁琦卻從頭到尾沒向我報告」。連立法院長都被當成隱形人,遑論那幾位大小黨鞭?

再就政黨政治而言:在過去一黨獨大的威權時代,因為沒有在野黨,執政黨可以一黨專擅。但台灣既已實施多年政黨政治,執政黨對同屬憲政機構的在野黨,就不能再視若無睹。除了在國會這個憲政場域必須與在野黨進行政黨協商外,對重大內政與外交事務,執政黨領袖或閣揆或總統,也有義務要與在野黨互動,這些互動包括簡報告知、協商歧見以及邀請參與,絕不能再像過去一樣一黨專權。

但這次簽署服貿協議,與過去談判美牛與ECFA一樣,在野黨對協議內容的瞭解,比媒體記者還不如,跟一般民眾一樣都是看報得知。

而且,馬政府必須瞭解:台灣不同於中國,共產黨談判可以不受制於議會與政黨政治,也可以一黨專擅,更可以從頭到尾一貫黑箱作業;但台灣卻不能如此。況且,除了議會與政黨政治外,台灣還有民意政治要考慮,哪能讓馬政府一黨獨大或者一意孤行。

服貿協議引發業者與在野黨反彈後,馬政府這次必須要記取的教訓是:基於議會政治與政黨政治,未來任何重大涉外談判,尤其是兩岸談判,在過程中必須適時適度引進立法院與在野黨的角色,這是馬政府的憲政義務,這樣的憲政慣例也必須盡早建立,否則哪天國民黨下台,遲早也會嘗到被視若無物的滋味。

議會與政黨政治就像跳探戈,獨舞難成其事;這麼簡單的道理,馬政府為什麼學不會?

2013/06/24
作者: 王健壯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7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