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3 am - Wednesday 30 September 2020

【周二專欄】顧玉玲:謀財害命拼經濟

週三 2013年07月03日, 11:4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6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立法院臨時會雖在大打出手中匆促結束,但會期間仍三讀通過22年未修訂的勞安法,更名為「職業安全衛生法」,適用範圍一舉從670萬人擴大至1067萬人,號稱「使勞動人權邁入新紀元」。在此同時,勞委會又推出派遣法草案,確保企業外包生產流程以降低聘僱成本,僱用派遣工的比例甚至不設上限。

國家政策自相矛盾,左手要求加強勞安保護,降低職災率;右手卻彈性鬆綁雇主責任,變相增加工傷與過勞的風險!

八0年代末,伴隨著台灣政治解嚴而來的,是橫掃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威權政體終結,國會全面改選了,總統直選了,政黨輪替了,一人一票的形式民主大抵確立,而私人資本的自由擴張,與勞動條件的去管制化,造成經濟兩極化愈趨嚴重,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政治上,不論那一黨掌權,國家政策都毫無遲疑地朝向自由經濟的發展模式:加速國營企業私有化、開放輸入廉價國際移工、降低關稅以利國際貿易、抑制能源價格以吸引投資、彈性化工時工資以減少企業用人成本……等。對勞動者來說,直接可見的影響,是關廠帶來的失業危機,及低薪化、長工時造成的工傷過勞;間接影響所及,則是多重兼職及不穩定的僱傭關係,導致職業傷病認定及責任歸屬難以究責。去管制化的勞動條件下,人人都成為工傷後備隊!

職業安全衛生從來不是一個單獨存在的議題,無以脫離整體勞動制度的規範,任何工作條件的變更都足以牽動生產流程或強度而引發風險。因應愈來愈多的過勞案例,職安法特別增訂「過勞預防措施」,要求雇主針對輪班、夜班、長工時等異常工作負荷,提出預防措施。問題是,勞動條件彈性化才是製造過勞工傷的主要源頭,不解排高危險的壓迫來源,再多的預防措施都是亡羊補牢。

工資彈性化,彈性的是老板的資金調度,受苦的是工人全數淪為計件工。長期以來,薪資結構的低底薪、高績效等彈性變動,早已大幅壓低工人的實質所得。為求生存,產業工人自動增加勞動強度以搶做、超時,而佔所有就業人口將近六成的服務業,更不乏以銷售量而非生產量計薪方式,讓工人與老板一起分擔市場風險。身心操勞的壓力,積累成職業性過勞的潛伏因素,

工時彈性化,彈性的是企業的人力調配,變形的是工人的生活作息。2002年勞基法修法,大幅放寬變形工時及彈性休假的規定,讓企業得以依淡旺季及接單數量調整工時,無需付出額外的加班費。勞動者徹底成為生產機器,休假不固定、工時不正常、生活不規律,生理時序混亂,無以安排正常社交約會,身心同時承擔無窮壓力。勞基法84條之1的例外條款及衍申的責任制,更打破持續工作的身體界限,造成場管人員、高科技工程師、保全及看護人員成為新一波的過勞高危險群。

僱傭關係彈性化,彈性的是雇主聘僱責任,擠壓的是工人的求償無門。公部門帶頭將基層工作切割外包,私人企業更加肆無忌憚地聘用派遣工人,以短期契約工取代正職工,長年不調薪、不給福利、規避資遣與退休責任,更逃脫職災補償責任。而不穩定的就業使邊緣工人難以組織,更進一步被剝奪勞資協商的集體權力。

今年五一勞動節前後,工傷協會集結各社運團體,以「財團賺到飽,工人累到爆」為主題,發動系列抗爭行動。五月十日,基層護理人員工會在衛生署前,抗議畸型班表對護理人員造成的身心傷害,喊出「謀財害命拼經濟」的口號。我以為,「謀財害命拼經濟」最能傳神、準確地揭露台灣的勞動現實:國家政策以「拼經濟」為名,配合企業降低用人成本的營利需求,一再放寬彈性調度工時與休假的底限,造成勞動者的過勞死傷,正是結構性的謀財害命。

在台灣,彈性工時、工資、與僱傭關係的交互作用,使工人陷入不間斷的輪值與待命:因報禁解除遽增的新聞及廣告版面,一人當三人用,密集全頁組版導致心血管疾病爆發的資深美編人員;三個營造工地輪流監工,奔走在工地間,因突發性心肌梗塞身亡的工地主任;做一天休一天,長期連續待命超過二十四小時,靠安非他命提神終至中風不起的貨運業司機;實施兩班制的電子廠內,固定每日輪值十二小時,外加不定期加班至猝死於外勞宿舍的移工;上完大夜班,靠安眠藥強迫入眠不到四小時,又要趕赴日班工作只能再藉著咖啡終日提神的護理人員;以及那些在家持續工作到夜半,倒趴在電腦前,再沒醒來的年輕工程師………勞動現場成為搏命戰場,倖存者只能一一集結現身,要求固定工時,要求合理工資,要求穩定雇傭關係,要求正常休假與約會。何等卑微的訴求,無比深沈的控訴!

勞動條件去管制化的惡果,由個別工人以性命承擔;給雇主彈性,任工人過勞。2012年勞保局統計的過勞傷亡就有92件,更不用說那些因舉證不足難以被認定為工傷的猝死與傷病。過勞的風險就在眼前,失業的危機緊追在後,進退失據的台灣工人,在彈性化的勞動處境匍匐求生,但求平安健康而不可得。針對職安法的預防過勞措施,工傷協會要求對不肖雇主科以刑責,但官方也僅只以罰鍰了事。

當一個個勞動者被迫在職場上,因過度勞累而付出職災死傷代價時,聽聞馬英九總統在6月22日表示:「我們的經濟成就,絕對不能以犧牲勞工的權益來換取。」毫無實質重量的話語,令人不寒而慄:言行不一的政治謊言,莫過於此!自由經濟示範區早已蓄勢待發,更多的彈性鬆綁,更少的企業責任,「重資本,輕勞工」的拼經濟方案,每一步都踩過工人的血肉之軀。

為老板謀財,害工人性命,就是台灣拼經濟的真相。

【編者小啟】

顧玉玲與本站約定的半年固定專欄時間已屆,本專欄即日起改為不定期供稿。未來「周二專欄」將由王盈勛固定執筆。
2013/07/02
作者: 顧玉玲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6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