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9 pm - Thursday 01 October 2020

台灣人的荷蘭血緣…………….台灣人身世之謎!!

週五 2012年03月16日, 6:3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40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駐台代表胡浩德 (Menno Goedhart)帶近40名在台灣的荷蘭人,到屏縣霧台鄉與吉露村荷蘭人與魯凱族所生後裔認親,胡浩德盼外國人能認識台灣原民文化。

這是一趟有點驚險的認親之旅,吉露村海拔1100公尺,從霧台村要前往吉露村的道路因為走山而崩塌嚴重,胡浩德帶了14個荷蘭家庭、荷蘭辦事處的台灣員工,還有捷克駐台代表及丹麥駐台代表的夫人都因對原住民文化有興趣而隨同前往,一行約40人。

20多輛汽車在崩塌的山路上一一前進,要進吉露村時更是要做一個後輪必須騰空的迴轉,每通過一輛車,都會引起拍手歡呼,但這群荷蘭人卻對進村後的山景、魯凱族人的石板屋及傳統的迎賓儀式感到不虛此行。

62歲的胡浩德6年多前派駐台灣,4年前荷蘭辦事處舉辦一場有關17世紀荷蘭人在台灣的全台巡迴教育文化展,屏東縣在原住民文化園區展出,當時有不少屏東的魯凱族人和排灣族人前往參觀,從這些人口中,胡浩德聽說了在400年前,魯凱族人和排灣族人有互動。

胡浩德為此還到霧台鄉旅遊並住宿,當時有人告訴他有魯凱族人與荷蘭人結婚,後裔還在,但沒有人能說出完整的故事。

正在寫書、準備向外國人介紹台灣原住民的胡浩德說,不少外國人到台灣後只到台北,以為台北就是台灣,對於原住民的認識也僅此止在日月潭,而不知道台灣還有許多精采的原住民文化。

胡浩德走遍台灣各地,連澎湖他都去過,他說,台灣有許多的小地方都很美,台灣人很和善,他希望有更多的外國人到台灣後能到各地認識台灣,尤其是台灣的原住民文化。

胡浩德來台後,發現在台灣有荷蘭人和原住民的後裔,於是他走訪各族,到目前為止,他發現到的是鄒族和魯凱族還有荷蘭人與原住民所生的後裔,鄒族最多,胡浩德說,鄒族人告訴他,約有一半的鄒族人是荷蘭人後裔,他說,鄒族人的長相確實有西方人的臉譜,鼻子大大的。

為了證實鄒族人確實有荷蘭人的血統,胡浩德還特地到阿里山住了三天,聽鄒族耆老講祖先的故事,胡浩德以能說出完整祖先故事內容的,來判定到底是不是荷蘭人後裔。

今天的魯凱族認親之旅,也是三個月前胡浩德到三地門的山中天餐館時,聽老闆娘顏美桂說出了祖先完整的故事,而帶了一群對原住民文化有興趣的荷蘭人到吉露村認親。

顏美桂是荷蘭人與魯凱族公主所生後裔的第五代,她是吉露村都瑪拉拉特頭目家族的公主,在日據時代以前是魯凱族的最大頭目,目前,第四代的後裔顏美桂的阿姨還在,第6代,顏美桂的兒子長得真的像外國人。

吉露村的長老說,時間大約是100多年前,這位荷蘭人到霧台鄉遇見了魯凱公主而結婚,直到鄭成功將荷蘭人趕回台灣,荷蘭人回去了,魯凱公主獨自在部落扶養兒子,顏桂美還保有三張這位荷蘭人所生的祖先的照片三張,今天將他送給胡浩德。

長老說,原本村裡的人都不太想提及顏桂美家族有荷蘭血統的事,但時代不同了,應該打破這種禁忌。

吉露村所有的老人都出來迎接認親的荷蘭人,並以傳統儀式歡迎這些貴賓,包括殺豬、贈頭飾及傳統服飾,跳迎賓舞等,並讓胡浩德夫婦以頭目才能做的「摸陶壺」的儀式來象徵胡浩德「認祖」。

吉露村的長老們在迎賓中,期盼來「認親」的荷蘭朋友能將魯凱文化揚名到國際,這群荷蘭朋友們也在一系列的傳統魯凱族迎賓儀式中,見識到魯凱文化之美與魯凱族人的熱情。

胡浩德送了吉露村民50床涼被,而同行的荷蘭朋友則買了文具、皮包、玩具和杯子等用具送給村民,只是他們沒想到當地年輕人都外流,連小孩都沒有,村裡只剩下老人。

荷蘭駐台代表胡浩德上屏東霧台「認親」,因山上魯凱族大頭目家有荷蘭血統。其實全台各地都有,因荷據時在歐洲各國僱傭兵來台,條件是須娶台灣女子,胡浩德有得忙。

(一 )一八六○年英國第一個駐台副領事郇和(Robert Swinhoe)轉述,新港(今新市)居民說男祖先很多是荷蘭士兵,女祖先則是西拉雅平埔族,安定、善化、佳里、麻豆、新化等,都是同胞。胡不應漏掉扁。

(二)
一八六五年歷史學家莊士頓(Johnston)在《台灣與中國》中寫到,同行的長老會馬雅各(Maxwell)醫師說:和自負的中國人比較,傳福音給純樸
的台灣人,可能更有意義。於是,和必麒麟三人到了離新港十五哩的岡仔林傳福音。社人自稱是「番仔」並引以為傲。老人會說平埔語,懷念荷蘭人,將白人認作親
戚。老番婆的話尤其令人感動:「白人是我們的親戚,你們不像那些薙髮的邪惡中國人。兩百年前你們離我們而去,現在我們老了,離死不遠,沒想到我們這雙昏花
的老眼,還真幸運,能再見到我們的紅毛親戚」。

台灣人凡是捲髮、紅毛、勾鼻、扈斗、凹齒、超高、濁目或皮膚雪白者,可能就是荷蘭烙印;而兄弟姊妹膚色若白肉底和黑肉底都有者,可能是番荷混血的結果,不是展出貓熊團團、圓圓就可改變台灣人的血統,除非台灣人真的「番」。

(作者著有《台灣血統—揭開台灣人身世之謎!》)
淡水馬偕醫院醫學研究科研究員林媽利醫師,針對一六七位台灣閩南、客家人,以及七十五位屏東、新竹客家人等二項血液分析研究中,從其組織白血球抗原半套體(HLA)中發現,台灣閩南、客家的祖先並非來自中原漢族,反而應該是南方民族的後代。林醫師這項參考二十五項醫學、人類學等學術資料的研究發表論文,近來在台灣社會引起相當大的震撼,巔覆了台灣閩客族群屬於漢族的傳統看法。在台灣人常見的白血球抗原類型A33-B58-DRBI*03,所佔的比率極為接近,而且其基因頻率的距離相近,因而推斷台灣的閩南、客家人,從血統眼光看來,其祖先並非來自北方的漢人,反而與東南亞的南方民族較為接近。日本大阪醫科大學教授暨遺傳學會會長松本秀雄,耗時十七年於1985年發布出版的著作,該書針對世界民族的基因比對研究資料,也發現與林媽利醫師部分類似的看法,松本秀雄當時出版的「日本民族的源流」一書指出,亞洲地區的人種皆源於古蒙古人種,後來於距今一萬~五萬年前的冰河時期開始移動,一部分向北移動成為北蒙古種,另一部分則向南方移動,成為南方蒙古人種,中國北方的漢族屬於北蒙古種,與南方蒙古種出現相當大的差異。松本秀雄針對世界人種的基因群研究資料發現,自稱漢人的台灣閩南人擁有的南方系基因群Gm afb3st為0.762,比台灣原住民族群的0.643,高出0.119;另外, 自稱漢人的台灣閩南人的北方系基因Gm ab3st為0.002,遠低於台灣高山族原住民的0.047;顯見 自稱漢人的台灣閩南人所擁有的北方漢人血統相當稀薄。松本秀雄的檢驗結果也發現,世界上最純種的南方人種,為印尼婆羅洲東半部西里博斯的少數民族,其北方基因為零,南方基因系群高達0.766,比自稱漢人的台灣閩南人的0.762還高。台灣人與北方中原漢人血緣分開的證據,不但出現在淡水馬偕醫院輸血研究室林媽利的研究結論中,此外,慈濟醫院的骨髓系統建檔資料,以及像免疫球蛋白、血型、葡萄糖六磷酸去氫酵素,染色體DNA微衛星等遺傳標誌,也都明顯把台灣人和中原漢人分開,顯見客觀來看,台灣人如果還視自己為漢族,恐怕失之一廂情願。 而且更好笑的是現今平埔裔台灣人是騎著驢子找驢子。

平埔族裔台灣人血統

85%的台灣人帶有福爾摩沙南島原住民的血緣,即平埔族裔血統。
母系血緣有:
47%屬於福爾摩沙南島原住民及東南亞島嶼的族群,
48%屬於亞洲大陸,
5%屬於日本的母系血緣。
父系血緣有:
41%來自福爾摩沙南島原住民及東南亞島嶼族群,
59%的父系血緣來自亞洲大陸。
其中的亞洲大陸血緣大部分是南方越人(東南亞的越南,緬甸,泰國屬於越人)
這和Human Y-chromosome DNA haplogroup的研究結果是一樣的。 〔節錄自網站〕

道路、真理、生命……世界的未來!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donnywong1210/4625111#ixzz1pG6H2Bcf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40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