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3 am - Tuesday 27 October 2020

洪仲丘案與大埔案

週一 2013年07月22日, 1:17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8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3年7月18日星期四

洪仲丘案如果發生在十年前,不但懲處名單會很短,官階會很低,甚至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懲處。「軍隊很黑暗」,這句話已經說了幾十年,不是今天才這樣。這幾十年來到底有何差異,為何現在洪仲丘案可以向上發展到這麼大規模的處分,連國防部長都要請辭?是因為馬英九比較有正義感?當然不是!看一看苗栗大埔案,看看馬英九五年來縱容全國各地多少暴力徵地案,就知道「全面執政,全面負責」的馬英九跟地方黑白兩道的利益勾結有多深;看一看立法院貪污除罪化的過程以及馬英九遲來的道歉,就知道馬英九跟貪腐集團勾連有多深。

那麼,是什麼力量在驅策馬英九,讓他盯著國防部?是什麼力量在驅策馬英九,讓他為立法院的貪污除罪化道歉?國人普遍的忿怒!

別說百姓是沒有力量的,當全國人都說不可以的時候,沒有一個政治人物能夠不屈服。全國絕大多數人不容許的事,幾乎不會發生;即使發生了,也會有人道歉後去想辦法彌補。 洪仲丘案向上發展的幅度有多高,就代表人民的共識有多強!

洪仲丘的悲劇,是因為我們忍氣吞聲數十年所造成的;假如以後洪仲丘事件不再發生,那是因為掌握有權力的人知道全國人都不可能再容忍這樣的事。

大埔事件為何會發生?因為國民黨上下都以為我們願意容忍這樣的事。我們真的願意繼續容忍這樣的事嗎?大埔案證明了國民黨是個沒有正義感的暴力組織,我們真的莫可奈何嗎?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雖然駁回大埔4戶停止執行的聲請,但是這四戶還可以抗告,法律程式還沒走完,劉政鴻就硬是拆了這四戶。劉政鴻憑什麼?憑他這一任做完就不再競選!

乍看,民主的最大罩門就是:各級民選首長一旦連任,就變成土匪、強梁,敢游走法律邊緣,無法無天。我們好像對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不是!

實際上劉政鴻只不過是地方派系炒作土地利益的代表,以及國民黨中央集團的地方頭人。下一任劉政鴻不競選了,馬英九也不選了,但是國民黨明年還有人要選苗栗縣長,國民黨還有人要選下一任總統,國民黨跟地方黑道、樁腳、奸商的複雜勾結與利益網絡還在。

假如下一任苗栗縣長選舉時有一大群人上街遊行,抖出大埔事件,並公開譴責國民黨,呼籲選民寧可投廢票也不要投票給國民黨候選人,國民黨的地方頭人就會知道我們不願意再繼續容忍這樣的政府暴力;假如假如下一任總統選舉時有一大群人在全國各地上街遊行,抖出大埔事件,並公開譴責國民黨,呼籲選民寧可投廢票也不要投票給國民黨候選人,國民黨的權力中心就會知道我們不願意再繼續容忍這樣的政府暴力。

甚至,只要網路上開始傳播一波又一波對大埔案、劉政鴻、江宜樺和馬英九的批判,國民黨的權力中心就會知道我們不願意再繼續容忍這樣的政府暴力。

楊儒門又被警察抓了,因為他到總統府去潑漆。

沒有人因為洪仲丘案而被抓,因為當大家一起表達憤怒時,沒有人需要當悲劇英雄。白米炸彈客是因為沒有人出面抗議政府踐踏農民,如果當時全國反對聲浪夠大,就不需要犧牲楊儒門去坐冤牢;今天如果抗議大埔案的人夠多,楊儒門就不需要去總統府潑漆。

如果你不願意自己的家園因為政府暴力而被拆毀,如果你不願意自己的長輩因為政府暴力而自殺、住院,現在就把你的聲音發出來。如果農陣或任何團體開始挨家挨戶地發傳單向國人說明大埔案的真相,請你跟他們要一份電子檔,自己複製後在住家附近挨家挨戶地發出去。房子被拆了,我們還是有機會把公道給爭回來!

我們這個社會需要的是許多關心弱勢族群基本人權的人,許多願意為弱勢發聲的人,而不是少數的悲劇英雄。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8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