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7 pm - Thursday 09 July 2020

中國人殘酷慘烈的長春圍困戰

週三 2013年07月24日, 12:56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10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常到中國的台灣政客 應該看看這篇貼文)
————————————————————
中國人寫的文章—-中國人殘酷慘烈的長春圍困戰

各位應該知道遼瀋戰役中有一個「長春圍困戰」吧?這一仗早在遼瀋戰役之前就打響了。我們對於一場戰爭的了解,往往就是憑藉幾個數字,如開始和結束的時間、殲敵和繳獲武器的數字等等。看了軍旅作家張正隆的《雪白血紅》,也許會知道戰爭的另外一個側面,比如平民百姓在戰爭中付出怎樣的代價。

那時守長春的是鄭洞國的10萬人馬,鄭與孫立人、戴安讕、杜聿明、廖耀湘齊名,都是威名赫赫的抗戰名將。長春顯然是一塊硬骨頭,四野要想強攻,肯定要付出巨大代價。這樣的事,共軍不到萬不得以是不會幹的,於是就採取了「圍而不打」的策略。自然,共軍也有本錢這樣做。那時四野主力都南下打錦州、瀋陽了,圍攻長春的共軍基本上都是地方部隊和民兵,但論人數卻是長春守軍的2、3倍,老鄭因此也不敢貿然突圍。於是,在長春形成了僵持局面。

圍城也就罷了,但共軍的做法卻是罕見的——不準一個老百姓出城。目的很明顯,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內糧食耗光,使長春守軍糧盡而降。於是,長春遭受了整整五個月的圍困。圍困前,居民有50萬,解圍後只剩了17萬。張正隆在《雪白血紅》里說老百姓被餓死了15萬,這個數字顯然是縮水的。即使如此。王震王鬍子聽說這個姓張的小子把長春之戰的真相曝了光,還是氣得雷霆震怒。而國民黨戰犯段克文在《戰犯回憶》一書中說,長春圍城餓死老百姓65萬,這個數字又有些誇大其辭。顯然,應該在30萬左右。

長春被圍初期,老鄭還心存幻想,沒有估計到南線戰事一敗塗地,還想打持久戰,提出了「人人種地,日日練兵」的口號。但長春城內即使都種上莊稼,也得等到秋後才能收上糧食,但7月底就斷糧了。50萬張嘴,成了守軍的沉重負擔。7月下旬,蔣介石電令鄭洞國,讓他疏散長春的老百姓。

但出城的老百姓怎麼也沒想到,共軍拒絕他們出城。事實上,早在6月28日,四野第一兵團政委蕭華就下令「對長春外出人員一律阻止……縱有個別快餓死者須要處理時,也要由團負責,但不應為一般部隊執行,更不能成為圍城部隊的思想。」9月9日,四野四巨頭「林羅劉譚」給毛髮電說「我之對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線上五十米設一哨兵,並有鐵絲網壕溝,嚴密結合部,消滅間隙,不讓難民出來,出來者勸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後來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饑民變乘夜或與白晝大批蜂擁而出,經我趕回後,群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僅城東八里堡一帶,死亡即約兩千。八月處經我部分放出,三天內共收兩萬餘,但城內難民,立即又被疏散出數萬,這一真空地帶又被塞滿。此時市內高粱價由七百萬跌為五百萬,經再度封鎖又回漲,很快升至一千萬。」

出城的饑民成群地跪共軍面前央求放行,但共軍堅決不答應。有的人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有的拿根繩子就在共軍崗哨前上吊自殺。有的戰士見此慘狀心腸軟了,也跪倒在地陪饑民一起痛哭,說「這是上級的命令,我們也沒有辦法」。

由於共軍嚴禁老百姓出城,早已斷糧的長春,變成一座死城,餓殍之城,白骨之城。

五個月的圍困,全城一切可以當做食物的東西,如樹皮、樹葉之類,都被送到口中。再沒有別的吃的,就是等死,或者人吃人了。段克文在《戰犯回憶》說,一天聽說城中有一家店鋪在賣熟肉,大家蜂擁搶購。段克文帶人去查看,賣的竟然是人肉,當場就把老闆拉出去斃了。但殺了一個殺不了倆,人吃人還再蔓延。

吉林省軍區原參謀長劉悌,當時是獨八師一團參謀長,他回憶說,獨八師當時就在二道河子執行圍困任務。通信員說有個老太太,把餓死的老頭的大腿煮吃了,吃了也死了。團長吳子玉是個老軍人,說哪能有這種事?通信員說,不信我領你去看看。進去一看,鍋里還剩條大腿。團長回來跟我說,那天都沒吃飯。

宋占林(退休前是長春二道河子區城建局環衛科長)回憶說,我出哨卡前,看到路邊一個人兩大腿都剔光了。早就聽說有吃人肉的,還不大信。那肉是刀剔的,不是狗啃的。那時早見不到狗了,狗已經被人吃光了。1955年,我當區機關黨委書記時,有個積極分子想入黨,於是向黨交心,說他那時吃過人肉,那還能入黨嗎?

隨時隨地都會有人倒地而死。但也有人只是被餓昏了,灌口米湯就能活過來。但上哪找這樣的米湯呢?國軍的糧食也吃完了。國軍能夠做的,也僅僅是組織收屍隊,24小時在馬路上撿屍首。一邊把屍體往車上扔,一邊說「喂狗」。那時狗都吃人,長得膘肥體壯,而人再吃狗。

死人最多是洪熙街和二道河子,都是十室九空。炕上,地下,門口,路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骨頭架子。時值盛夏,到處都是黑壓壓的綠頭蠅,蛆蟲也是成片成片的。城外的共軍說,最怕颳風,一颳風,臭味十里、八里都熏得人頭昏腦漲。

長春解圍後,熟人見面總要問「你們家還剩幾口人?」就象唐山大地震以後熟人見面都問「你們家還剩幾口?」一樣。長春滿城百姓沒有人家不餓死人的。

「解放」後第一件事就是「救生埋死」。「救生」就是給活著的發糧食,「埋死」就是埋死人。第二年春天,凡是埋死人的地方都不長草,那地太「肥」了。

對於這樣的歷史,我們不想多說了。只是因為,我們的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祈願我中華,永世不要再遭遇這樣的災難了。

http://www.kanzhongguo.com.au/zh-tw/culture/20130516/13054.html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10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