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墮落政府只剩司法當靠山


這個外表平凡,瘦巴巴的年輕人,已經不是中國國民黨或是中國共產黨習慣的街頭運動者。王是一個視覺藝術工作者,也是第二代「外省人」;雖然對於土生土長,認同台灣的第二代來說,省籍標籤沒有什麼意義(王也會說台語)。但對於保守勢力來說,王這種人很麻煩,因為他們已經甩開了本省外省的典型族群衝突。

中國共產黨,還有大多時候的國民黨,都跪求族群問題繼續分裂台灣。但是在王與他同世代的運動者之間,這種族群之分,甚至投票傾向,正迅速的在消失。當台灣社會群起抵抗執政者允許、贊助的壓榨的時候,台灣的族群越來越站在同一陣線上,甚至為了有對立政治傾向的人抗爭。只有在今天的台灣,我們看得到年輕福佬人,如台南人的林飛帆,為了國民黨老兵的家,和家裡蔣介石的懷念物品,跟政府作對。

當面對崛起的,組織性的,多元化的反政府抗爭,執政者必然殺雞儆猴,拿如王或是陳為廷,當標榜。苗栗客家子弟的陳為廷也是警察和親中媒體最愛的靶子(上週末陳才因為在苗栗縣長家門口潑漆被逮捕)。對付這些人,政府越來越依賴法庭,希望罰款、徒刑,或是社區義工可以打發走這些小朋友。

王和陳並不是個案。大埔民房被摧毀的隔天,全國的人民,學者,記者,導演,文化界等人士群起譴責。

當這個焦頭爛額的政府越沒有方向,它就轉去依賴法庭去處以重刑,甚至是不成比例的重刑,去對付這些年輕人。這一個無法兌現它與民主頭家人民之契約的政府,用著送監獄,罰款,起訴的法律手段來欺壓人民的政府。這個政府正在變成新加坡,炮制星島起訴政敵;這個政府正在變成中國,向它扭曲變態服務權貴的司法體系看齊。這個政府甚至拉出老儒家價值觀,試著污名化這些了解國家舊價值,又懷著理想的年輕人。這個政府指控他們是「麻煩製造者」,是「專門抗議者」,是打亂國家秩序形象的不安定份子。

但是民眾心裡有數,越來越多的運動者將頂著人身危險去跟弱者站在一起,冒著司法的威嚇,反擊歐威爾式執政者的荒謬和墮落。

* 閱讀全文<墮落政府只剩司法當靠山> http://www.3kirikou.org/recommend_detail.php?sn=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