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 am - Wednesday 25 November 2020

大埔事件》馬英九,請你用「文明」來說服我!

週三 2013年07月24日, 2:1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2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來源:Jonathan [email protected], CC BY-NC-ND 2.0
前言:
2006年1月,現任文化部部長的龍應台,寫了一篇「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不客氣批評了對岸領導人,封殺言論自由、關起門當皇帝,蠻橫無比的國家機器暴力。

2013年7月,我重讀這封公開信,過半段落的指控,竟完全適用在馬政府強拆「大埔」民宅事件。基於此,我便依樣畫葫蘆,山寨了一篇也是給領導人先生的公開信,拙文如下:(編按:粗體字底線部分,係為龍應台「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原文內容。)

內文開始:

「請用文明來說服我—給連任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先生的公開信」

英九先生:

大陸《新周刊》雜誌曾以「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為標題,製作過一個封面企劃。

說實在,我相信這本雜誌的主編,一定沒來到貴黨執政的苗栗大埔,看看這裡這些年的風景。《新周刊》主編很可能只單純想到,「馬英九」是民主自由的台灣,在一人一票的普選制度裡脫穎而出的國家領導人,但顯然不曾更深刻地細思過,國民黨是個什麽樣的體制?這個領導人所領導的「國家」,是個以什麽為本的國家?他的權力來源是什麽?正當性何在?

它當然代表了人均國民所得跨越兩萬美元門檻的經濟實力,可是同時,台灣貧富差距的惡化程度,卻是令人怵目驚心,貧富差距已飆升至93倍,不僅續創歷史新高,更遠高於2009年的75倍,很快就將飆破100。指標數字下,多少人物欲橫流,多少人輾轉溝壑。

也就是說,「馬英九」三個字在二十一世紀的當下台灣,仍代表一種逆流:在追求民主的大浪潮中,它專制集權:在追求平等的大趨勢裡,它嚴重的貧富不均。

在您剛剛上任時,人們曾經對年華正茂的您寄以期望,以為,作為一個新世紀的人物,您的心靈和視野會比您的前輩們更深沈,更開闊。國民黨權力革命的殺伐蠻橫之氣,終究要被人文的體貼細致和文化的潤物無聲所取代。但是,五年了,我們所看見的,是什麽呢?

拆屋的突襲美學

18日電視新聞直播的大埔拆屋現場,國民黨籍苗栗縣長劉政鴻趁拆遷戶北上行政院陳情,人單勢孤之際,下令優勢警力突襲拆屋,之後竟還面對媒體,沾沾自喜曰:「老天賜我機會」。

在您的領導之下,警察國家的絕對效率,令人駭異。

警察火速拆屋,不是搭警備車而是坐遊覽車來,誰都知道原因。警察動作快,是怕自己的人民知道;精算時間動手,是怕國際媒體知道。偷偷摸摸地執行,費盡心機地隱藏,洩漏的是政府的虛心和害怕。但是,請您告訴我這個困惑的台灣人民:這大有為的政府,究竟為什麽如此的虛心和害怕?

哪一個是你真實的面孔?

我們暫且不管台灣的知識份子和一般人民讀者怎麽看這「大埔強拆事件」,但是我很願意和您分享像我這樣一個台灣的知識份子的感受。

我對台灣有著深切厚重的情感,來自命運血緣,歷史傳統,更來自語言文化。在台灣生長,我同時發展出與這一條「家國認同」情感線平行並重的執著,那就是對生命的尊重,對人道的堅持,而從這種尊重和堅持衍生出其他的基本價值:譬如主張獨立的人格、自由的精神,譬如對貧富不均的不能接受,對國家暴力的絕不容忍,對統治者的絕不信任,譬如對知識的敬重,對庶民的體恤,對異議的寬容,對謊言的鄙視……

這一條我稱之為「價值認同」的理性線。當「家國認同」的情感線和「價值認同」的理性線相互衝突時,我如何取捨?毫無猶豫,我選擇後者。20年前,我曾經寫「野火」和國民黨那個「家國」對抗;李登輝當政時,我曾經為文批判他的虛偽與狹隘;陳水扁不公不義,又迫使我執筆徹底抵抗。

以這樣的價值結構來看今天「大埔」事件,您說我這個台灣人看見什麽?

我看見這個我懷有深切厚重情感的「血緣家國」,是一個踐踏我所有「價值認同」的國度:

它,把真理當謊言,把謊言當真理,而且把這樣的顛倒制度化。
它,把獨立的知識份子當奴才使用,把奴性的知識份子當家僕使用,把奴才當──啊,它把鞭子、戒尺和鑰匙,交到奴才的手裡。
它面對西方是一個臉孔,面對日本是另一個臉孔,面對台灣是一個臉孔,面對自己,又是一個臉孔。
它面對別人的歷史持一個標準,它面對自己的歷史時──錯了,它根本不面對。它選擇背對自己的歷史。
它擁抱神話,創造假像,恐懼真相。他最怕的,顯然是它自己。
您,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請說服我

我真正想說的是,英九先生,作為一個台灣人,我實在不在乎您拿了多少票連任國民黨黨主席,雖然黨主席選舉前夕拉票時您哽咽了。但是我這樣的台灣人可真在乎「大埔拒拆戶」的安危,就像很多、很多香港人真在乎程翔那個被逮捕的記者的安危。重點不在黨主席拚連任,您知道嗎?重點也從來就不在得票率是否衝高,您明白嗎?

重點就在「大埔強拆事件」這樣具體而微的事情上,因為,說穿了,英九先生,您容不容許貴黨黨員亂搞,您尊不尊重知識份子,您用什麽態度面對自己的歷史,以什麽手段去對待人民,每一個最細小的決定,都系在「文明」這兩個字上頭。經歷過野蠻,我們不得不在乎文明。

請用文明來說服我。我願意誠懇傾聽。

2013-07-22 撰文者尤子彥 商周茶館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2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