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3 pm - Wednesday 02 December 2020

劉政鴻的復仇 張藥局,劫後現況

週四 2013年07月25日, 3:4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38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孫窮理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徐沛然


彭秀春撿持起一件件破損的衣物,7月18號,苗栗縣政府強拆張藥房,將裡面的家當也破壞得相當徹底。(攝影:孫窮理)

「劉政鴻強拆張藥房根本是為了報復」,一面檢視殘存的家當,一面絮絮地說著;大埔強拆四戶「張藥房」的女主人彭秀春持起每一件物品,道出它的來歷。

「這個鍋子,我用了20幾年」、「這我上個月才買的棉被」、「我做的拼布不知道到了哪裡去了…」。

「啊,你看,這是我年輕時候拍的沙龍照」,整本相簿,只剩下這一頁,年輕的彭秀春,在朦朧的「蘋果光」裡,臉上泛著羞怯的笑容,不過,僅存的這一頁的照片上,也還是佈滿了污泥和刮痕。

「啊,這是我的大衣」,前後反反覆覆檢查,上面沾滿了污泥,不過似乎沒有破損,「這拿去洗一洗可能還能穿」。

在張藥局鄰近,臨時借來的透天厝裡,幫忙的學生把張家的東西一件件從污泥裡挖出來,分門別類,讓彭秀春挑選,能夠撿出來還堪用的東西,真的沒有幾件,為什麼東西被破壞得那麼徹底?


張藥房原址前,血紅的油漆書寫著聲援者的憤怒。(攝影:孫窮理)

「當天他們所謂的『搬家』不過就是把大型的電器,像是洗衣機、冰箱搬出來,之後什麼東西都不管了」,房子垮下來,衣櫃、廚具、書架,連同裡面的東西,全部壓在瓦礫堆下,接著,營造商再把瓦礫連同這些家當都丟到鄰近的空地,然後再把不知道從哪裡載來的污泥蓋下去,彭秀春說。

「現在縣政府還要來跟我們要『搬家費』24萬」搬家費?24萬?

「這個金額和他們給的『拆遷補償』剛剛好是一樣的,你說劉政鴻是不是故意?」

2010年6月9日,苗栗縣政府在大埔,用怪手破壞即將結穗的稻田,引起全國憤怒,這個說起來與「徵收」沒有什麼直接關係,甚至可以說沒有什麼意義的動作,根據當時縣政府的說法,是「宣示」公權力(相關報導),這種看起來和黑道作風沒什麼兩樣的脅迫手段,「這就是劉政鴻的風格」,聲援大埔的苗栗鄉親七嘴八舌地說著。

這一次,大埔4戶,本來不在竹科竹南基地的範圍裡,不管是「園區建設」也好,或者要炒作土地也罷,對於劉政鴻的開發計畫,影響其實不大,但是,劉政鴻大費周章地動員地方、修改區委會決議(相關報導),挑準大埔態度最堅決的這4戶動手,也難怪引起這是針對3年來,對劉政鴻造成重傷的大埔事件「報復」或者「示威」這樣的議論。

目前,張藥房的原址,在強拆第二天,就被極有效率地「清場」、劃設人行穿越道,成為「道路」,使得現場已經無法聚人,這幾天下來,零零星星來到這裡的聲援者,也沒有地方可以待,這使得張藥房原址不會成為像今天士林王家一樣的抗爭平台;不過,雖然失去根據地,聲援者有空也都還是會到現場,而距離張藥房不遠處,大同派出所對面公義路946-2號,張家暫借、堆置清裡出來物品的這棟房子,也成為大家聚集聊天、工作的場所。


學生從污泥裡挖出破損的衣物,在附近的廣場晾曬,大紅色的農陣T恤雖然已經破爛不堪,但是上面「農村出代誌」的五個大字,在夕陽下,特別地顯眼。(攝影:孫窮理)


從污泥裡挖出來的東西,分門別類裝在麻袋裡,能用的東西實在不多,幾十年的東西,要整理出來實在不容易,而這幾十年的記憶也是。(攝影:孫窮理)


張藥局原址,能用的空間只剩一面牆,牆上掛滿各界的祝福與支持。(攝影:孫窮理)


張藥局原址被劃設成人行穿越道,使得聲援者失去聚會的平台。(攝影:孫窮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8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