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3 pm - Thursday 17 June 2021

「馬據」五年,已成「豺狼治國」與「強盜政府」

週四 2013年07月25日, 5:5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6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豺狼治國」、「強盜政府」,此等類同詛咒的強烈控訴,最近充斥於台灣的抗議場域,成為民主化以來街頭運動史上,具有特殊意義的主題訴求關鍵性轉折。過去,各式農運、工運、社運,挑戰的通常不出政府施政,衝撞的是政策作為,於今,政府成為民怨對抗的主體,有關豺狼、強盜的形況,挑明的是對於一個民選政府治理正當性的直接否定。在這樣的發展態勢下,當代台灣應該稱為「馬(馬英九)據」或「國(中國國民黨)據」?

台灣作為一個施行民主體制國家,政府接受人民委任,管理國家,並以權力的來源、即人民為服務的對象。只有專制國家的政府,才會以協助統治者鞏固統治為存在目的,並以統治階級為服務的對象。按照這個基本尺度,衡量由行政、立法、司法、軍事機關組建的馬政權,自去年一月十四日大選開票再次取得人民授權後的所有行動,一個經由民主程序產生的政府卻行專制統治之實,已經構成對人民的徹底背叛,套用當今行政院長的官方用詞:「這是任何一個有尊嚴的國家,都應該要使用的方式」,今後大家是否可按江揆的邏輯逕呼:這是一個「國民黨強占」與「馬帝占領」的錯亂年代。

國據與馬據時代的具體罪證包括,七月二十三日大埔自救會及台灣農村陣線等公民團體在衛生福利部外,準備向馬英九提出「道歉賠償、地歸原主、徹查弊案、立即修法」有關大埔拆屋爭端的後續處置主張,不料有三名參與運動的教授與學生,竟遭警方暴力相向、流血現場,且以違反《公共危險罪》與《妨害公務罪》等罪嫌逮捕並移送地檢署,士林地檢訊後裁定請回與交保,足證警方涉嫌濫權。此一過當執法,不但據稱來自國安單位的指示,甚至傳出現場員警對媒體嗆聲,「你們是一夥的,記者個屁!」這事的嚴重性不在記者是否被羞辱,而在一群執行公權力者他們界定自己又是哪一夥的?既然他們對於阻絕公民對政府行使抵抗權,採取逾越人權與法律判准的暴行,他們當然是站在人民的對立面,集體捍衛統治者的不義。

領取人民糧餉者,卻把人民視為敵人,論心態與事實,本質就是「殖民」,這是典型的「外來政權」的統治遺緒,一旦有此徵候,其必然是全面性的,不會僅止於個案。我們可以對照馬英九最近下令行政院函令所屬機關,此後公文書必須統一使用「日據」用字,不再採行實施多年大家已獲共識的「日治」。而行政院更以「從維護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及民族尊嚴的立場」自我解釋。這口吻不正強烈呼應了前例所透露出來的強烈牧民情緒?很顯然,馬政權所謂的「中華民國國家主權」是中國主權,「民族尊嚴」亦是「中華民族尊嚴」,這個主體,不是台灣國家與民族的主體,這個政權甚至企圖以此涵蓋台灣這個國家與民族的一切。

倘若純粹從台灣國家主權與台灣民族尊嚴出發,將「日本殖民統治」中性定義為「日治」,就如新加坡這個以華人為主的社會亦作相同歷史看待一樣,有哪一點會令人輾轉反側五年、非除之而後快?又哪一點損及了主權與尊嚴?唯有從中國史觀者,才會在一一八年後仍無法冷靜看待馬關條約的歷史事實,甚至打心眼裡就把異議台灣人看作「皇民」而在潛意識中不屑與嘲諷,故而急於在公文書與教科書中遂行「同化」。就此,這不是現在進行式的「外來」與「殖民」鬼魂再現嗎?

兩項爭議,一個結論。台灣公民社會所大聲疾呼的「豺狼治國」、「強盜政府」,確實是現況描述。台灣「馬據」五年,也確如學者控告的:「民間的憤怒距離暴動只在一步之間」。既然,天乾物燥,燃點極低,當臨界點來臨,未來,恐怕天天都有可能「擦槍走火」。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6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