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6 am - Tuesday 29 September 2020

南方朔:二十五年兩岸互動記事 從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

週六 2012年03月17日, 2:1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0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過去二十五年,是兩岸消長的關鍵二十五年,也是台灣空洞化的二十五年。台灣官方左支右絀,完全被形勢拖著走;而未來,北京一定、而且也必須以民進黨為爭取的目標。
【文/南方朔】

一九八七年三月十二日《 新新聞 》創刊,至今已二十五周年,在這二十五年,乃是台灣歷史轉變的機遇期。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三日蔣經國逝世,《 新新聞 》因而見證了一個強人威權時代的結束,及台灣民主化到來的種種發展。在這二十五年裡,我們也同時見證了兩岸關係的急速改變,及大陸在這二十五年裡的快速成長,以及兩岸形勢的主客易位。

今天要談兩岸關係,一定要回溯到一九一一年中國國民黨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國民革命,及中華民國的建立。但那個中華民國卻專制而腐敗,終於在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中被推翻,流亡到了台灣。而同一時間台灣人民也展開了「二二八革命」,但因缺乏足夠的武力基礎,革命遂告失敗。

而後進入冷戰時期,兩岸才由當年的國共大內戰轉變為小型的突襲戰與射擊戰。台灣對大陸的地面突襲一直持續到一九六四年始告結束,空戰則到一九六七年停止,海上突襲到一九六九年,金門炮擊偃兵熄火則在一九七八年。意思就是說兩岸的武裝衝突結束至今祇不過三十四年而已。

老兵和台商 開啟互動之門

兩岸的停火並沒有任何休戰或停火協定,在戰爭行為裡,它不是高階的「條約停火」,而是最低階的「技術型停火」。因此嚴格而論,今天的兩岸關係仍屬於內戰狀態,當兩岸未簽定「和平停火協定」前,所謂的「兩岸和平」都祇不過是一種政治態度的表示而已。台灣已毫無實力重啟任何種類的戰火;大陸則要向世界證明他是個和平大國,他要和平統一,犯不著去搞任何武力。

在過去二十五年裡,由一九八一年的「葉九條」,一九九五年的「江八點」,到二○一○年的「胡六點」,我們可以看出北京的態度其實是一致的,它祇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而講得最清楚的應為一九八三年六月二十六日鄧小平接見楊力宇時的談話,和平統一不是誰吃掉誰的問題,將來的一國兩制乃是台灣有高度自治性的特別行政區,祇有一個要求,就是這個特別行政區不能站在與北京對立立場,因為那就成了兩國,除此之外,台灣在自己的事務上可以自己做主。

除了「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最高原則外,北京每個階段領導人的談話,一方面是要說給台灣聽,但同時也是說給台灣的靠山美國聽。一九八一年九月三十日葉劍英發表了「葉九條」的談話後,八二年八月十七日美中在討論「八一七公報」時,美國即將「葉九條」列入並予以肯定,當中國不以武力統一台灣,美國就沒有任何道德上的理由繼續擴大對台軍售。這也是「八一七」公報縮減美國軍售的原因,在北京的邏輯裡,當台灣武器的來源縮小,台灣拒統的意志即會軟化。透過說服美國而促成和平統一,已成了北京主要的策略。

因此,在過去的二十五年裡,我們見證了兩岸之間由於形勢消長而出現的互動。而在台灣這邊開啟兩岸互動之門的乃是老兵及台商,他們走向大陸,都在《 新新聞 》創刊的一九八七年。

親情與荷包 跑在政治前面

一九八七年是兩岸互動台灣這邊相當關鍵的一年:

在這年裡,台灣首次出現大陸熱。以前禁止個人去大陸,因此都在準備「偷跑」。而第一個堂堂正正提出開放的不是別人,卻是當年國共內戰及冷戰時代的老兵。兩岸的隔絕是他們的功勞,但他們也是最大的受害人,而今已垂垂老矣,回大陸故鄉探親是最後的心願,老兵返鄉探親乃是人道問題,它已超過了政治。於是老兵返鄉探親問題在一九八七年鬧了大半年,當年十月,行政院頒布「赴大陸探親辦法」。這是蔣經國人生最後的日子所做的一件善事,老兵在垂暮之年可以返鄉一了心願,兩岸的門也因而被打開。

除了老兵的角色外,台商的角色也在這一年開始出現。原因乃是雷根政府於一九八六年雙赤字危機嚴重,美國對主要出口國設限和祭出三○一條款,迫使別國貨幣升值,這對出口導向的台灣自然影響甚大,對一些冒險性格較強的中小企業而言,偷跑去大陸做生意是值得一賭的機會,於是一九八七年有許多中小台商開始西向,大陸的第一批台商有許多後來都成了超級巨富。當時台灣的中大企業還不敢偷跑,我認識的幾個老闆都對沒有及早去大陸做生意怨難不止。

一九八七年第一批老兵及台商為兩岸關係開啟了大門,隨著這二十五年情勢的消長,大陸已成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它雖然與美國仍不能比,但根據美國主要智庫學者沈大衛︵Barid Shembaugh) 的說法,美國若要在全球繼續領導,已需要中國的合作,這意謂美國已需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也就是說協助中國解決台灣問題,美國必須嚴肅重新思考。

冷戰時代美國暗中支持台獨,但近年來美國已公開表示反對各種型態的台獨,這是美國態度的改變,顯示出北京依其國力為後盾,它對美國的影響力已在增加中。除了對美的影響力增加外,根據馬里蘭大學教授卡斯特勒︵Scott L. Kastner) 的說法,由於台商在大陸獲益甚大,北京在解決台灣問題上,逐漸把台商列為盟友。卡斯特勒的觀點,實在值得注意,今年台灣大選,即可看成是北京對台商這個盟友的一次操兵。

四不一沒有 對岸不予回應

在這二十五年裡,台灣官方在兩岸問題上,則顯然左支右絀,完全被形勢拖著走。

在李登輝時代,大陸政策其實是在國民黨手中主導,它一方面於一九九○年成立國統會,一九九一年推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政策,九三年又提出重新加入聯合國的主張,這顯示出國民黨「不敢台獨,不願統一」的矛盾態度。因為在理論上,中國如果和平統一,即代表了國民黨在歷史上完全被抹除、被消滅,這乃是國民黨絕對不可能接受和平統一的原因。李登輝時代成立國統會是表面上說統,但實際上則又搞入聯,這是暗暗地搞兩國論,北京當然不可能容忍。

陳水扁任內,由於民進黨以前訴求台獨,雖然阿扁初期極度克制,提出「四不一沒有」的口號,但就在國民黨輸了二○○○大選後,大批國民黨人物立即湧往北京交心。北京原本就在懷疑「四不一沒有」,再加上國民黨人物散布「陳水扁不可信」的說法,於是北京遂對「四不一沒有」回應以「聽其言,觀其行」。

陳水扁任內,朝小野大,立法院在國民黨手上,凡事杯葛,內政毫無表現;兩岸政策北京又不理會,台商則加速西移,這種內憂外患之局,陳水扁最後當然被逼得愈來愈獨。我曾見過北京高層,即替阿扁鳴不平,我認為北京若對「四不一沒有」善意回應,阿扁能有政績,對北京一定會感恩回報。北京錯過了民進黨。

北京施小惠 意在掏空台灣

而陳水扁時代拚命向北京交心的國民黨,他們二○○八年贏回政權後果真就主張和平統一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國民黨不是台灣的本土性政黨,它對台灣命運沒有發言權,這個權利在民進黨手上。其次我已指出,兩岸和平統一,即代表了國民黨在歷史上等於永遠消失,國民黨沒有人敢做這樣的決定。因此馬英九上台,基本上還是在玩著李登輝時代那一套,馬英九的「九二共識」表面上是「一中」,事實上則是「各表」,表成「兩國」,大陸的好處他要得,政治上則拖。

他的兩面手法,北京當然心知肚明,北京的王牌是以中國大陸的市場磁吸台灣的產業和技術,將台灣空洞化,最後剩下的就是貧富不均的台灣,富人多數都靠大陸而富,台灣本身則退化成僅剩農業及觀光業。整個台灣發展,其實正往這個方向走去。這也是我反對讓國民黨執政的最大理由,如果民進黨執政,建立難兄難弟的情誼,北京不必掏空台灣,維持住台灣的完整結構,這對台灣才最有利。

因此,過去二十五年,乃是兩岸消長的關鍵二十五年,也是台灣空洞化的二十五年。未來,北京一定而且也必須以民進黨為爭取的目標;將來民進黨如何自我調整,消極而言,可以擺脫美中國民黨三邊夾殺的命運,積極而言,可以發揮台灣的力量,難弟成為難兄將來最大的助力,有利於台灣,也有利於中國,民進黨還是有更好的選擇機會!

‧新新聞 2012/03/15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0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