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3 am - Saturday 26 September 2020

台灣民主國的成立與敗亡

週六 2012年03月17日, 2:3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386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中日甲午戰爭清廷失利,派遣全權大臣李鴻章赴日議和,在議和期間,台灣百姓就風聞:台灣將割讓與日的消息。由於事態嚴重,情勢急逼,台灣官民一方面向北京抗議、諫阻外,一方面尋求外援,籲請國際介入干預。逮至日清和約(馬關條約)一簽訂,台灣紳民知道大勢已去,在工部主事丘逢甲和台灣巡撫唐景崧的幕僚陳季同等二人的倡議下,決以自主、自救的方式,來抗拒日本人的侵佔,「台灣民主國」就在這股反抗聲浪中誕生了。

台灣,換新面貌為「台灣民主國」,建元永清,定藍地黃虎為國旗,以銀質鑄刻「民主國之寶印」為國璽,並刻「台灣民主國總統之印」,公推台灣巡撫唐景崧為總統,劉永福為民主大將軍,丘逢甲任團練使。

王詩琅在<台灣民主國的成立與瓦解>一文中,詳述唐景崧就任總統的盛況:

「二十三日,宣佈獨立。先此,五月十五日(舊歷四月二十一日),紳民把台民自主抗拒侵略『圖固守以待轉機』公意電稟清廷。五月二十六日(舊曆五月初二日),丘逢甲率領仕紳,由艋舺營盤出發,以鼓樂送往新總統府,行兩跪六叩頭禮,呈奉印信及國旗,唐景崧親自接受。於是照會各國領事,通電各省,派員赴北京報告,並規定在台的文武官員以同月二十七日為限,自行選擇去留,留者倍薪。」

唐景崧的就職典禮,在升虎旗、鳴禮炮,各國兵艦、洋商祝賀聲中宣佈「台灣民主國」獨立,同時發出一份闡明建號永清,不忘大清的開國文告:

「台灣民主國總統,前署台灣巡撫布政使唐,為曉諭事,照得日本欺凌中國,大肆要求,此次馬關議款,於賠償兵餉之外,復索台灣一島。台民忠義,不肯俯首事仇,屢次懇求代奏免割,本總統亦力爭多次。而中國欲昭大信,未允改約。全島士民不勝悲憤,當此無天可籲,無主可依,台民公議自立為民主之國。以事關軍國,必須有人主持,於四月二十二日,士民公集本衙門遞呈,請余暫統政事,經余再三推讓,復於四月二十七日,相率環籲。五月初二日上印信,文曰:台灣民主國總統之印。換用國旗藍地黃虎。竊見眾志已堅,群情難拂,不得已為保民起見,俯如所請,允暫視事,即日議定台灣為民主之國。國中一切新政,應即先立議院,公舉議員。評定律例章程,務歸簡易。唯是台灣疆土,荷大清締造二百餘年,今雖自立為國,感念列聖舊恩,仍應恭奉正朔,遙作屏藩,氣脈相通,無異中土。照常戒備,不可稍涉疏虞。民間如有假立名號,聚眾滋事,藉端仇殺者,照匪類定罪。從此台灣清內政,結外緣,廣利源,除陋習,鐵道兵船次第籌辦。富強可致,雄峙東南,未嘗非台民之幸也,此曉諭全台知之。」

光緒年間在上海出版的「點石齋畫報」,裡頭有一幅「台灣民主國」成立,題曰:「海外扶餘」的「台灣紳民送民主國總統印信至撫署之圖」,圖文並茂,道出台灣民主國成立之緣由,並極推崇唐景崧,智略過人,民心愛戴,茲引述如下:

「台灣自入版圖,締造二百餘年,今被無端索割,全台人士義憤填膺,屢次叩閽,求永免割,未蒙允准。於是群情迫切,思自奮發,公議自立為民主之國,以台撫唐薇帥智略過人,民心愛戴,爰循西例,推為總統,尊之曰伯理璽天德,主持一切軍國政事,公同刊刻印信,文曰台灣民主國總統之印,換用國旗藍地黃虎,於五月初二日由紳士率眾送至撫署,薇帥見眾情難拂,權行收受,其電奏中朝云『台灣士民義不臣倭,願為島國,永戴聖清』,則其奉正朔而作屏藩,其維繫之功不可沒矣。今雖世事多變,成敗利鈍尚難逆料,而台地紳民食毛踐土,忠君愛國,亦足以伸士氣而壯國威,至薇帥處危局,佈置艱難,與劉淵亭軍門雍容坐鎮,屹若長城,倘非甘心媚敵,俯首事仇者,所可同日而語矣」。

台灣民主國倉卒立國,其兵員來源,據傳:清朝正規軍三萬五千人,台灣義軍十萬人,唐景崧駐守台北,道員林朝棟等輩駐台中,劉永福則駐台南。

樺山總督揮軍登陸台灣

日清條約(馬關條約)一簽訂,日本政府立即將海軍司令部長樺山資紀中將調升為上將,並任命他為台灣總督兼軍務司令官。並調回遠在旅順,由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的近衛師團與樺山總督會合,以便前往台灣辦理接受事宜。

五月二十八日,日軍主力艦出現在淡水海面,原本計劃由此登陸台灣。但得知並證實「台灣民主國」已在台北成立後,樺山總督和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幾經商量,決定轉移登陸地點,所有部隊改往三貂角西北岸澳底灣海面前進。

日軍裝備精良,兵士士氣高昂;反觀台灣民主國的軍隊,素質差,毫無紀律可言,他們當兵的底目的,並非要捍衛國土,而是一種「主僕」關係,是高薪聘僱的軍隊。二者相較之下,日軍當然是勢如破竹,毫無吹灰之力,就登上台灣這塊土地。

六月二日,清政府派遣簽訂「馬關條約」李鴻章的兒子李經方為清政府全權委員,在基隆附近海上的某艘軍艦上,與日方樺山總督完成交接議式後,就匆匆離去。

兩國全權委交換的「授受協議文書」內容如下:

「大日本國皇帝陛下及大清國皇帝陛下,依馬關媾和條約第五條第二項規定,為台灣省授受,大日本皇帝陛下簡派台灣總督海軍大將從二位勳一等子爵樺山資紀,大清國皇帝陛上簡派二品頂戴前出使大臣李經芳,各為全權委員,各全權委員於基隆會同執行左列事項:

中日兩全權委員於明治二十八年四月十七日,即光緒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三日,依馬關締結之媾和條約第二條,清國永遠割與日本國之台灣全島及其附屬諸島並澎湖列島,即在英國格林威治東經一百十九度至一百二十度,及北緯二十三度至二十四度之間諸島嶼主權,並如別冊目錄記載之在諸地方城壘、兵器製造所及官有物,授受完了。

右證據由兩帝國全權委員記名蓋印,明治二十八年六月二日,即光緒二十一年五月初十於基隆,製作二份。」

六月二日中午十二點三十分完成台灣交割手續後,樺山總督立即發表一份安撫台民的諭示:

「大日本帝國欽派台灣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併澎湖列島等處總督海軍大臣子爵樺山,為出示曉喻事:諭得此次大日本帝國大皇帝准將大清帝國大皇帝,因中日兩欽差大臣於明治二十八年四月十七日在下之關所定和約所讓台灣島及所屬各島嶼併澎湖列島,即在英國格林尼次東經百十九度起以至百二十度,及北緯二十三度起以至二十四度之間,諸島嶼之管理主權及該地方所有保壘軍器工廠及一切屬公物件,永遠歸併大日本國,特簡本大臣按與總督駛抵任所,本大臣恭遵諭旨,驗收大清國所讓各地方,併駐此督理一切治民事務。凡爾眾庶,在本國所地方懍遵法度,恪守本分者,悉應享周全保護,永安其堵,特此曉諭。」

日軍在澳底灣登陸後,六月六日台灣總督府從海上移駐基隆港稅關,六月十六日進駐台北城內衙署,著手準備六月十七日的「庶政」典禮。為藉此對台人示威,典禮隆重,有閱兵及分列式,亦有各式慶祝節目,樺山、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先後致詞,英國領事則以來賓代表身份致詞,宴後,眾人三唱日本天皇萬歲才告散會。

接著讓我們瞧瞧「台灣民主國」的命運:

五月二十六日,台灣民主國成立,唐景崧就任大總統。

五月二十九日,日軍登陸澳底,繼攻瑞芳、基隆、水返腳,迫近台北。

五月卅一日,李文奎兵變。

六月二日,中日在基隆外海的船艦上,完成交割手續。

六月六日,唐景崧見大勢已去,微行潛入滬尾,搭乘德輪亞沙號逃回廈門。逃離的人還包括丘逢甲、林朝棟等人。

至此,北部、中部民主國已無人主持,台灣民主國形同瓦解。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867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果然是標準的台灣畜生!辜顯榮、長老教會帶日軍進入台北、台南的『賣台』行徑怎麼連提都不敢提!是打算等將來中國解放軍登台時效尤嗎。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