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4 am - Monday 19 April 2021

中國網購化妝品調查:走私貨和高仿品的黑色鏈條

週二 2013年07月30日, 10:15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0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看看這篇文章,台灣很多網友還是傻傻以為中國網購東西便宜又好,被騙了都不知道!

網購化妝品調查:走私貨和高仿品的黑色鏈條

2013-07-27 21世紀經濟報導

網購產品一向以低價著稱。然而,低價是否能夠帶來所謂的“正品”?此次消費者報告以 大牌雲集的美妝品類作為切入點,對多個電商網站的化妝品來源進行檢驗和回溯調查,結果顯示,未獲授權的走私貨和高仿化妝品正佔據了美妝電商的絕大多數。而 這只是品類眾多的電商銷售的冰山一角。

一款原價630元的15ml雅詩蘭黛即時修護眼霜產品,在聚美優品、樂蜂網、京東商城等網站上只賣到原價的4-5折,而在淘寶上甚至只賣100多元,是原價的六分之一。

這樣的折扣無疑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當你在林林總總的購物信息中搜索到它,再點下“付款”鍵到最終從快遞手中接過這份所謂“如假包換、假一賠三”的產品時,你能有多確定你手中的這份“正品”就是真的?

可以肯定的是,網購商家許下假一賠三、店鋪保證金賠付、專櫃驗貨、免費退換貨等等承諾,想盡了一切辦法讓你相信,你購買的化妝品此前經過的生產、營銷、物流、售後檢測等每一個環節都精準無誤。

但包括雅詩蘭黛、倩碧、蘭蔻、碧歐泉、歐舒丹、貝玲妃、茵芙莎等十多個知名跨國化妝品牌的品牌方向本報確認,上述網站並沒有獲得其產品銷售的授權,所售產品出現問題品牌方將不會承擔任何責任。

本報記者以大牌雲集的美妝品類作為切入點,對上述多個電商網站售賣的化妝品身份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未獲授權的走私貨和完全假冒的高仿化妝品已經形成一整套侵權營銷、製假售假的“黑色鏈條”。

雅詩蘭黛遭遇“李鬼”

記者在電商購買的兩件雅詩蘭黛產品得到的品牌方反饋是:均不是屬於公司正規進口的真貨渠道,出處不明

7月中旬,本報記者在某知名美妝電商網站上分別購買了Estee Lauder雅詩蘭黛紅石榴潔面乳(125ml)、雅詩蘭黛(Estee Lauder)青春抗皺滋潤霜SPF15(15ml)、法國嬌蘭(Guerlain)純淨奧秘蓮花潔面乳霜(50ml)等六款護膚品。

其中,雅詩蘭黛(Estee Lauder)青春抗皺滋潤霜SPF15(15ml)標註的售價為59.9元,僅為正價234元的2.5折。上述嬌蘭以及雅詩蘭黛的另一款產品的折扣也分 別在3.8折和7.4折。所購買商品中,最低折扣來自歐萊雅集團旗下Lancome蘭蔻立體塑顏晚霜(15ml),僅為正價的2.2折。

在這家化妝品電商網站的顯著位置,“100%正品採購流程”字樣清晰可見,並列出了包括雅詩蘭黛、DHC、蘭蔻等國內外知名品牌。靠著“100%正品”的口號和每天網站都有多件產品限時低價搶購的策略,這家網站吸引了眾多化妝品消費者。

但將上述兩件雅詩蘭黛產品送往雅詩蘭黛中國公司進行檢驗後,本報記者得到的反饋卻是:這兩件產品均不是屬於公司正規進口的真貨渠道,出處不明。

“青春抗皺滋潤霜SPF15(15ml)這款產品公司在中國區壓根就沒有銷售,整個中國市場就沒有雅詩蘭黛正規渠道的SPF15面霜在賣。” 雅詩蘭黛方面表示。

而另一件紅石榴潔面乳的瓶底標示則讓品牌方更為驚訝。該產品在底部貼有美國百貨公司Bloomingdale’s的退貨標籤,與雅詩蘭黛在華銷售的標籤完全不符。

雅詩蘭黛中國提供的送檢樣品與正品對比圖中可以明顯看到,紅石榴潔面乳的外盒包裝標 籤明顯不同。該電商所售的這款產品標籤底色為銀色,僅標註有含量、原產地、生產批號、經銷商地址等五六個信息,甚至連貨號信息都不包含。而雅詩蘭黛官方出 具的標籤則是底色為暗黃色,標註信息除了貨號以外,還有逾百字的產品介紹、詳細化學成分錶以及生產批號、經銷商地址等基本信息。

而在兩款產品的實際包裝正反面、底面的產品信息標註上,雅詩蘭黛出具的正品與該網站 所售的產品也有較大差別。“可以明確肯定的是,該網站上銷售的所有雅詩蘭黛集團旗下的品牌商品(雅詩蘭黛、倩碧、海藍之謎等等)均是侵權違規的。”雅詩蘭 黛中國指出。由此看來,其中是否有假冒偽劣產品也暫時無法排除。

本報記者在樂蜂、淘寶、京東、亞馬遜等多個網站也都發現雅詩蘭黛產品被以2-6折不等的價格出售。京東的入駐商家客服和淘寶店鋪都對本報記者反復強調,產品為正品,可以專櫃驗貨。

但雅詩蘭黛中國聲明,目前在電商領域銷售正品只有其雅詩蘭黛官網、絲芙蘭(Sephora)官網,其餘渠道均為未授權的違規銷售,不會提供任何驗貨或售後服務。

遭遇侵權銷售的化妝品牌不止雅詩蘭黛一家。歐萊雅集團奢侈品部、貝玲妃電商部門、歐 舒丹中國、資生堂旗下茵芙莎(IPSA)品牌部都向本報記者確認,知名電商網站聚美優品、樂蜂、京東、天貓、淘寶、亞馬遜、噹噹等都沒有獲得其產品銷售的 授權,消費者從這些網站購買的產品如出現質量問題,品牌方都不承擔任何責任,線下專櫃也不會接受消費者前去驗貨。

其中,受到侵權銷售的品牌最多的是歐萊雅集團奢侈品部,旗下擁有蘭蔻、碧歐泉、植村 秀、科顏氏、HR等8個知名化妝品品牌。其部門負責人向本報介紹,歐萊雅集團的化妝品分為大眾化妝品和奢侈品兩個部門,前者負責“巴黎歐萊雅”品牌,多數 知名電商網站獲得的僅僅是巴黎歐萊雅這一大眾品牌的銷售授權。

由於各個品牌授權的網絡銷售渠道各有不同,加上電商誇大宣傳,消費者要分清哪些是授 權渠道並非易事。茵芙莎確認只有官網和銀泰網是授權銷售,歐舒丹則要加上絲芙蘭官網。在這三家之外,歐萊雅集團奢侈品部的授權渠道還包括奢研美、百盛官網 和王府井百貨官網。LVHM集團下屬化妝品牌貝玲妃則還要加上中友百貨電商。

水客走私:“正品”的秘密

隱藏在電商身後的倒貨客,利用自身之便在香港購買免稅產品後違規攜帶進內地後轉銷.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所有化妝品品牌方都強調,經他們授權的網站所有產品售價都和線下維持一致,不可能存在僅專櫃原價一半甚至二三折的銷售價格。

但在聚美優品、京東、淘寶等網站上,幾乎所有商家都以網店省去了租金、人工成本為由,向消費者灌輸其“比專櫃便宜五六成”的合理性。

大多數電商網站都反復強調其進貨渠道可靠。以聚美優品為例,其進貨渠道一欄給出的解釋是從渠道上游直接供貨(如一級代理、地區總代甚至廠商直銷),免去額外的渠道費用,從而降低10%~12 %的採購成本,同時加以採購額大的優勢壓低進價,再省去10%~12%的成本。

聚美優品CEO陳歐曾回應稱,“現在(與聚美)合作的有40多家品牌商,談判不成的只能從國內專櫃進貨。”

但多個化妝品品牌方強調,他們每年都會對授權渠道進行審核並決定是否次年繼續合作,以杜絕線下代理商長期把持銷售渠道後私下向電商走貨,“即使是王府井、銀泰百貨這些線下的合作方要上網銷售,我們也會和他們單獨再簽署一份網絡銷售的授權書”。

歐舒丹和茵芙莎則透露,他們在中國並沒有授權的線下代理商,產品產地也都在國外,因此大陸的線下貨物不可能流到未經授權的電商網站。

對於美妝電商強調的“只從品牌方、代理商、國內外專櫃等正規渠道採購。所有供應商均對公司的資質進行嚴格審核,確保供應商品牌授權資質”的口號,上述知名美妝電商代理商梁月向記者直言“名不副實”。

梁月告訴記者,目前國內化妝品專櫃的折扣價格體系基本固定且相當透明,線上線下的參 與者都十分清楚。“護膚品一次交易金額做到​​五萬,就給打六八折。而香水類的產品折扣低一些,基本做到兩千起就打七折,做到相當的量才會有更大的優惠。 如果比這個折扣還要再便宜有二十塊以上,可以保證基本都是假的或者有問題的。”

深諳化妝品價格體系、手中握有貨源的美妝產品供應商成為了電商企業不可見光的“地下供給方”。梁月自稱是香港知名實體美妝零售商卓悅的供貨商,從蘭蔻、雅詩蘭黛、倩碧這樣的護膚品到香奈兒、紀梵希、迪奧這樣的彩妝都可以拿到貨。

長期以來,由於課稅較低加之匯率差的客觀原因,香港地區總體化妝品、奢侈品的售價都 低出中國內地不少,因而萌生倒貨念頭的供應商始終未絕,甚至大有愈演愈烈之勢。其中,售價不菲、需求旺盛、攜帶方便的美妝產品漸漸成為一大熱門。一家銷售 雅詩蘭黛產品的淘寶店鋪就對本報記者稱,他們的貨品是來自於香港美容院,隨發貨寄出的票據也是來自香港。

“與聚美優品等電商的合作基本是單一大批量的給貨,價格稍微便宜一點,我們沒太多利潤。合作方式無非兩個,基本都是我們有了新貨就報給他,或者對方偶爾來向我們預定。”

化妝品代理商朱宏也是倒貨大軍中的一員。這些隱藏在電商身後的倒貨客,利用自身之便往返於香港與內地之間,在香港購買免稅產品後違規攜帶進內地後轉銷。

看慣香港內地兩岸化妝品價格體系的她告訴記者,“有的網站上面很多護膚品動不動三四折的,我們能給出的成本價都沒這麼低,肯定是真假參半的,業內人沒多少相信那些網站都是真的。”

“這些美妝產品在各大香港商場都可採購得到,因此貨源供應完全不成問題。進貨週期大 概是2個月,但可以隨時接受訂貨。買家一般實體也有,網銷也有。”朱宏對於騰挪轉手的流程已經十分熟稔,她告訴記者:“一般進口到中國大陸的報關時都要相 關美妝公司的衛生檢驗許可,但如果每筆都報關哪裡還有賺錢的空間。若要報關則要加錢,價格跟國內差價不大,很不划算,因此只有大批量的時候才會偶爾報關, 基本都是靠水客帶進來的。”

高仿假貨產業鏈:低價殺手鐧

中國國內化妝品兩大造假基地,一個是廣州地區,另一個在蘇州一帶,仿冒相對低端,精仿則以越南和台灣貨居多

如果說走私貨還有從海外正規渠道拿貨的可能,流傳網絡的另一種“高仿化妝品”則完全和正品沾不上關係。

今年年初,美國彩妝品牌玫琳凱曾特別委託第三方檢驗鑑定機構,對多個購物網站上售賣的玫琳凱產品進行抽樣購買和檢驗,結果顯示49%為假冒產品。

上述化妝品代理商介紹,國內化妝品兩大造假基地,一個是廣州地區,另一個在蘇州一帶,這些產品的仿冒相對低端,“有些假貨的進價低的恐怖,連正品1/10都不到。”而精仿的則以來自越南和台灣的貨居多,比較難看出問題。

本報記者以電商客戶的身份接觸了蘇州、上海、廣州等地的多家聲稱可以仿造雅詩蘭黛、DHC、蘭蔻等知名品牌化妝品的企業,並以考察生產能力的名義前往上海市奉賢區,希望了解高仿化妝品的生產流程。

奉賢區是上海的工廠區之一,數十家化妝品生產企業坐落於此,其中有少數品牌方授權的正規生產企​​業,更多的則是默默無名的小型化妝品廠家。

上海錦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位於奉賢區。這家企業在阿里巴巴上是“誠信會員”,其公 司網頁上直接標註了可以做DHC化妝水加工。本報記者稱希望做DHC卸妝油、雅詩蘭黛即時修護眼部精華露、蘭蔻眼部精華水三款品牌的暢銷產品,這家公司的 總經理劉明勝很快表示,無論化妝水還是面霜、眼霜,其公司都可以做料體(即半成品)。

劉介紹,由於產品的生產成本和生產工藝不一,不同化妝產品也有不同的價格。“卸妝油50公斤起做,霜膏100公斤起。卸妝油料體價格為95元/公斤,眼霜22元/公斤。如果以50公斤起訂的話,一個星期就可以交貨,我這邊有各種尺寸的乳化鍋。”

廣州一家叫康顏化妝品有限公司的企業也表示能夠做料體,但不提供包材。這家公司位於廣州白雲區人和鎮,市場部負責人吳振明稱,他們可以用進口原料做,與正品能夠達到90%的相似度。

劉和吳都對本報記者表示,光做料體是合法的,因為料體上也不會有品牌的名字,“公安來了也查不出來”。

吳振明聲稱其可以拿到巴斯夫等知名化工原料廠的產品作為原料,但卻要根據客戶的需求才能給出報價。“客戶可以對產品的滋潤度、膚感和精華添加量提出不同要求。比如蝸牛霜不加料的話是95元/公斤,要加所謂蝸牛精華添加物就需要300元/公斤。”

康顏公司平常以做電商授權的電商專供化妝品和傳統的國產中小品牌化妝品代工為主,不需涉及有違法風險的高仿領域。但吳表示,要是客戶能夠提供雅詩蘭黛眼霜、DHC卸妝油的外包裝,也可以代為灌裝,只需15-20天時間。

上海嬌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位於奉賢區,這家企業不僅表示可以做料體,甚至可以做產品包裝。在公司營銷部副總張晨的辦公室,他向記者出示了幾款歐萊雅產品,稱是之前為其他廠家所生產。

在此前的聯絡中,張向本報記者出示了嬌然生物科技的《全國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 《化妝品衛生科許可證》和該公司今年4月的一份《海關進口貨物報關單》,以證明他們是正規廠家。這份蓋有海關檢驗章的單據顯示,今年四月嬌然生物科技進口 了12件5700多公斤的玫瑰純露和玫瑰精油。

本報記者在嬌然生物公司三樓的化妝品生產車間看到,一層樓車間被分割成不同的房間, 分別是大桶原料堆放地、化妝品包裝瓶清潔車間、有傳送帶的無菌成品包裝間和原料包材儲藏室。一條連接各個房間的通道上也雜亂地堆放著物品。記者被要求像工 人一樣穿著白色操作服、戴上頭套進入工廠。

引導記者進入車間的王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由於生產高仿產品違法,這一車間只能生產料體,涉及到包材的灌裝和儲存都要更換地方,“可能在附近的倉庫”。

張晨向記者介紹了兩種“合作方式”:一是和錦旭生物科技一樣,只做料體,以公斤計算 價格,DHC卸妝油200元/公斤,蘭蔻精華液1200元/公斤,而雅詩蘭黛精華露210元/公斤;二是做成品,以瓶為單位計算價格,2000瓶起 訂,DHC卸妝油50元起,蘭蔻80元起,雅詩蘭黛95元/瓶。

兩種“合作方式”價格差距巨大。蘇承認,這是因為做成品是違法的,有很高的風險,一旦被查到後果將非常嚴重,因此開出的價格中還包括了風險成本。

當本報記者詢問化妝品產品的包材來源時,張晨表示料體可以自己做,但包材來自於台灣,因為在國內做太危險,“一旦查到工廠都要封”。

混入電商渠道的奧妙

“剛進駐網上時可以先做正品,而且你又有線下的文件,審核很容易通過的。之後你就可以真貨高仿摻著賣了”

除了料體,單做包材本身也有仿冒空間。廣東汕頭的一家好夥伴包裝工藝有限公司在網上 聲稱可以提供高仿包裝,並列出和知名化妝品牌包裝相似樣品的圖片。該公司一位市場部的人士向本報記者表示,他們可以提供蘭蔻和雅詩蘭黛的產品包裝,也可以 承接瓶身印刷,單個瓶子的價格為2.65元。

對於產品質量,上述高仿企業都信心滿滿。張晨也向本報記者反復強調其研發力量;我們的(化妝品研發)工程師已經30多歲,2002年就開始做化妝品了,我們自己也有研究室。

吳振明稱,要是不要求進口原料,部分原料用國產的也能達到相似的效果。“甘油、等離子水這些本身就是很基礎的化學成分,國產和進口的質量差距不大”。

劉明勝的兄弟、錦旭的註冊法人代表劉爭胜對本報記者介紹,現在要仿化妝品,最大的難度在於香型。“很多品牌都是複合香型,要調製出來要找專門的香型公司去做。”

上述料體和包材廠家都向記者承諾,簽合作協議之前可以提供樣品,簽合作協議後也可以先付定金後驗貨。“你可以拿去和正品比較,要是料體、包裝不行不收錢的。”

但這卻並不能打消疑惑:這些產品沒有驗證報告,如何能通過電商渠道的審核?按照絕大多數電商的要求,化妝品的供應商和入駐商家都需要提交樣品、銷售授權書和第三方質量檢驗報告等文件證明自己是正規線下渠道,並且商品來源合法。

劉爭勝向記者強調,他們的高仿產品的配方是經過測試的,“我們生產的半成品是拿到上海市質量檢驗技術研究中心去做的”。但他承認,檢驗品名和包裝不可能含有DHC品牌。

他們向記者建議的方式是,可以先做線下代理,這樣可以拿到銷售授權和質檢報告。本報記者以入駐京東的名義聯繫一家杭州的商城入駐代辦公司,後者表示甚至不需要有線下代理經驗,只需要將營業執照的姓名掃描下來發過去,“成功入駐京東商城後再收費”。

“剛進駐網上時可以先做正品,而且你又有線下的文件,審核很容易通過的。” 劉明勝表示,“之後你就可以真貨高仿摻著賣了。”

如何真假摻著賣同樣有學問。劉明勝稱,真貨和高仿的倉儲一定要分開,發貨的時候要在兩者之間選擇性地發貨。

“大家都想做這個(高仿)生意,你銷量越大越危險。” 劉明勝不諱言做高仿生意的風險。

他還提醒:品牌商每個月都會做市場統計,要是在網上看到你們一個月賣那麼多貨,對比人家自己的進貨量,很容易就懷疑到你頭上來了。之前在我們這裡進貨的廣州商家的對策是隔幾個月進一次貨,慢慢消化庫存,這樣體現在電商的銷量不會太大,也不會引起懷疑。

高仿行業本身亦是江湖。當本報記者提到其價格為什麼比其他高仿企業價格報價更高時,吳振明抱怨:都是那些小廠家把市場搞亂了。

來源:http://blog.udn.com/kalaok/8039639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0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