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 pm - Tuesday 25 February 2020

服貿「隱藏版」GDP可能更難看

週二 2013年07月30日, 3:4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9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30730154016
數字遊戲:高估進入門檻,低估影響產值

中經院提出的服貿評估報告,處處設限的假設,與精挑細選後的推估數據,才讓評估結果呈現一點點正向效益。台大教授林向愷忍不住批評,「有必要為了這一點成長犧牲台灣產業嗎?」

呂苡榕

兩岸簽署服務貿易協議,事前黑箱作業缺乏評估,讓各行各業憂心遭受衝擊,雖然事後馬政府團隊積極下鄉進行溝通,卻無法消除業者疑慮。簽署後二十四天,中華經濟研究院終於提出評估報告,只是報告內容避重就輕、假設錯誤,讓立委痛斥根本是「報喜不報憂」;且十年僅換來GDP成長○.○二五%到○.○三四%,也讓學者批評,「這麼一點產值有需要犧牲產業去交換嗎?」

心虛報告,忽略社會衝擊

根據中經院提出的評估報告,開放服務貿易十年後,台灣對中國的出口值增加約為四.○二億美元;從中國進口的服務業則約增加九千兩百萬美元,換句話說,中國進口的服務業對台灣影響有限。另外台灣的服務業總出口可望增加三.七八億美元,且由於台灣對中開放幅度不大,因此服務業的總進口值僅約增加六千一百萬至六千三百萬美元。

總體實質GDP方面,中經院推估十年內約可增加九千七百萬至一.三四億美元,成長率介於○.○二五%到○.○三四%之間。另外服務貿易所帶動的就業成長,以商品買賣業從業人員數成長最多,約可增加五千多個工作機會;總體服務業就業人數約可增加一萬一千三百八十人至一萬一千九百二十三人,就業率成長幅度約為○.一五%至○.一六%。

雖然評估結果顯示開放後呈現正面效果,但僅僅○.○二五%的成長率也讓外界質疑效益不彰。不過對於外界質疑,陸委會立即跳出來護航,強調使用的資料是二○○七年的數據,若是等今年十月最新資料出爐後重新估算,效益將更加顯著。台大經濟系教授陳添枝也強調,評估效益看起來不夠亮眼,是因為這次談判開放幅度不夠大,如果開放程度增加,將能有更好的結果。

只是雖然官方試圖護航,但中經院在評估報告中卻已率先點出研究限制,強調「本評估為『比較靜態分析法』,評估過程中假設其他條件不變……無法呈現經濟安全、人才流動、社會觀感等非經濟因素。」換句話說,這份評估報告其實忽略了開放後的社會衝擊與成本。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高仁山表示,「可見中經院自己也做得很心虛」。

就業數字,看得到吃不到

高仁山指出,中經院使用「比較靜態分析法」,也就是說它必須假設所有條件都不會變動,只有「貿易開放」做為唯一變數影響雙方經濟,「當它的前提是必須忽略其他條件波動時,它的結果勢必與實際狀況出現落差。」例如有些開放項目涉及法規,像是醫療產業開放,還關係到執照認定等問題。另外開放後將會造成產業人才流動,但是這些衝擊中經院的評估模型卻無法處理,如果把它推估出來的產值扣掉社會成本,恐怕數字將會很難看。

而且這份報告首先假設台灣處在「充分就業」的狀態,再推估開放服務貿易後所帶來的產值與工作機會。「『充分就業』就是假設今天你一個美容業的從業人員因為開放後導致失業,隔天馬上可以到軟體設計公司上班,而沒有失業的情況發生,問題是這有可能嗎?」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說,這個假設忽略了失業後的轉職門檻,「所以它雖然推估可以增加將近一萬兩千個工作機會,但是台灣勞工可能看得到吃不到呀!」

約當關稅,高估進入門檻

另外評估報告使用「多國貿易分析模型」(GTAP Model),但是這個模型原始設計是用在貨品貿易上,推估產業向前與向後關聯會出現的波動。而商品貿易與服務業貿易最大的不同在於關稅門檻,「一項商品進出口會有關稅問題,但是服務業並沒有關稅,你去剪個頭髮不會被課關稅嘛」,高仁山解釋,要量化服務業開放後造成的影響,必須把服務業進出口的門檻假設為關稅,也就是「約當關稅」。

為了定下「約當關稅」的數值,中經院使用中國與香港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下服務貿易的「約當關稅」,做為這次兩岸服貿中,中國對台的推估指標。另外卻使用台灣對日、韓、美、歐等主要貿易夥伴的約當關稅平均值,做為台灣對中國的關稅降幅指標。

這個假設最大問題就在於,中經院在中對台方面使用香港的數據,台對中卻用其他國家的數據。但是台灣對日本或歐洲開放服務業貿易,會遇到文化、語言等障礙,「換句話說,就算我們開放幅度大,但是台灣的服務業市場對於歐洲國家來講吸引力並不大,因為門檻太高。」林向愷說道。

中國與這些國家不同的地方在於,語言、文化上中國與台灣的差異相對較小,因此中國的服務業在進入台灣遭遇的門檻相對低,林向愷表示,「拿美、歐國家的約當關稅去比擬台灣與中國間的貿易障礙,其實是過於高估進入門檻。也因為門檻被高估,因此實際上中國進口到台灣的服務業產值實際上被低估了。」

設立據點,人才資金外流

林向愷批評,中經院會拿日、韓、歐、美的約當關稅來推估,「大概是因為其他的數字套用後,出來的結果都很差。只有套用這個數字,出來的結果才是唯一能看的。」但即使是最好的評估結果,都只能增加微幅的GDP與就業率,林向愷質疑,「有必要為了這一點成長犧牲台灣產業嗎?」

另外雖然政府一再強調中國讓利較多,但實際卻沒有區分這些開放項目的開放類型。林向愷指出,服務貿易有四種開放狀態,分別是「跨境提供服務」、「境外消費」、「商業據點呈現」和「自然人呈現」。在這次開放項目中,中國對於「跨境服務」的開放項目相對較少,反而多是「商業據點呈現」。

也就是說,台灣的服務業無法在台灣跨境提供中國那邊所需要的服務,而是得要台灣的企業前往中國透過合資方式設立商業據點。林向愷解釋,「這樣等於台灣的資金與人才將會外流,而且技術同時也輸出到中國去,產業外移也將造成另一波失業問題」,另一方面,台灣對中國開放二十五項無法「跨境服務」的服務,等於容許中國產業大舉來台,許多產業將會被取代,「政府說中國對台開放很多,但這根本是一個不對等的開放狀態!」

產業被取代,將衝擊個別產業間的相互服務關係。高仁山解釋,例如家庭理髮的從業人員,會去雜貨店消費或是需要電信服務,但若是整個相互服務鏈中某一個產業受到衝擊,從業人員因此失業、無力消費其他服務,連帶會導致其他產業市場萎縮。高仁山憂心,服務業開放的結果,反而是提高別人的就業和自己的失業。

產業衝擊,打破供需鏈結

服務貿易開放造成巨大影響,雖然在野黨立委強調要逐條審查、逐條表決,但林向愷認為,以目前立院生態來說,逐條審查也不一定有用,「自己的產業自己救,業者還是去包圍立法院,讓民意壓過黨意吧!」

至於年底可能洽談的「兩岸貨品協議」,林向愷坦言目前還未看到政府進行產業衝擊評估,「但若是開放,對於農業與製造業的衝擊將會相當大!」林向愷建議,政府必須趕緊建立談判過程透明化的制度,讓國內有監督的能力,同時對於產業的補救也應該法治化,讓補償經費能穩定編列,「否則政府隨口說要編九百多億補助產業,到時卻說沒錢,那這些產業該怎麼辦?」●

2013-07-30 12:30新新聞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91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