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am - Wednesday 23 September 2020

「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記者 J Michael Cole

週三 2013年07月31日, 9:4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85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012062_497714536977246_553786721_n

我八年前搬到台灣擔任記者的時候,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在這個新興民主社會裡,報導越來越像是游擊戰的事件。當然,我不是指實際的地雷炸彈,或是埋伏在叢林裡的機槍兵。但是目前的人民越來越對他們的政府失望。面對著日發凶狠的行政部門以及喪失公正的立法司法部門,台灣人民正在站出來 – 上禮拜苗栗縣大埔的事件似乎點燃了導火線。

自從苗栗土匪王劉政鴻縣長上週四強行拆除四棟之前承諾不拆的民房之後,學生,藝術家,學者,非政府團體,陸陸續續爆發抗議,瞄準政府高官要員,批評他們對人民苦難的冷感,他們對加害者的放縱,以及他們多年來對人民的矇騙。不管政府高官去到哪裡,抗爭就跟隨到哪裡,而且抗爭者誓言將會持續發動抗爭直到有公正的結果為止。週末,當中國國民黨正在慶祝馬英九總統可笑的「連任」黨主席的時候,抗議著正在蛋洗國民黨中央黨部大樓,馬總統的競選活動也遭到小但尖銳的抗議。

游擊戰術好像有點效:星期一,在抗議阻擾了一個行政院長江宜樺推銷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的場合之後,江院長抱怨著他的場子被劫了,所以抗議的人是不是都要為了打擾到院長感到內疚抱歉呢。

這個早上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抗爭活動繼續,就在大量的抗暴警力和拒馬旁邊。活動中,台灣農民連線與相關團體對政府下了最後通牒,聲稱八月十八日一到(也就是拆房一個月後),如果政府還未道歉與交還被強制徵收的財產,將會發起翻天覆地的抗爭。

台灣農民連線發言人蔡培慧與一群學者一邊發言,在另一旁一名居家被拆毀的受害者彭秀春一邊拿著家裡所剩的東西 – 衣物,結婚照片,用了十幾年的飯碗 – 都是從夷為平地 的磚瓦碎片中找出,或是被拆除人員丟到空地裡的。

在凱道的記者會結束後,所有抗議者轉移陣地到新的衛生福利部,準備攔截去剪綵的馬總統與江院長。我從凱道跟過去之前,我轉過頭看了一眼總統府前的廣場,也就是上星期四我去紀錄抗議的時候,警察指揮官把我推倒,然後叫我這個外國人滾回我自己國家去,的地方。

七月十八日的抗議結束後,還發生了另外一件令人擔憂台灣現況的事。雖然我不幸的去報導了別的事情,但是這件事總算還有被錄影下來,轉貼在網路上。看錄影可以知道,警察開始詢問每一個留下來的人,要求他們出示身份證。不肯出示身份證的人馬上被警察銬走,然後被收留長達三個小時。批准這些動作的是一個新成立,不明確的「特別分局」,而且沒有人事先聽過有什麼特別分局。加上抗議場合出現越來越多便衣警察,甚至沒有官方警力徽章或任何制服的來路不明人士,這些發展令人越來越質疑政府到底在幹什麼。

之後我們搭了計程車到了塔城街,就在台北火車站不遠。警察已經把附近一帶封鎖住了。抗議者漸漸聚集在衛生福利部門口,警方開始跟抗議者衝突,然後找出面熟的學生,如林飛帆,陳為廷,洪崇晏,把他們阻攬在外。許多肢體衝突幾乎同時爆發,許多警員包圍住稀少的抗議者,或是兩個女警對上一個女抗議者。

我之後聽到了一聲大叫,我馬上跑到街上對面,然後看到洪崇晏,他的後腦開了一個大裂痕,血不斷的迸出。我當時嚇到以為用來止血的衛生紙是不是腦漿。洪在與警察拉扯之間被往後推,頭撞到路面受傷。他繼續抵抗,站了起來把布條拉開,但是還是被送醫院,在警察的監視下縫了三針。傷口縫完之後警察還強制想帶他回警局,只是後來還是被隨著洪去醫院的一個朋友阻止了。

據說,政府已經將洪崇晏列為國家安全威脅,有人說是國安局或是國安會裁決的。我一聽,禁不住想著,這個國安局對於對岸來的共黨入侵沒轍,也對中國官員來台性侵台灣女服務員不理不睬,而現在為了一個台大讀哲學的大學生,指控他威脅國家安全?(現在證實國安局確實有參與)

我照了更多抗議的照片,大多是與警方衝突,還喊著「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口號,然後跟著另外一組從別的方向的抗議者。警察馬上一窩蜂包圍過來,裡面還挾著一位凶神惡煞,穿著綠T恤可是沒有任何識別證的人,在幫忙拖人走。

我又看到國立政治大學土地經濟教授徐世榮,正在被一群警察拖著過街。徐教授參與大埔抗爭為了受害者討正義,時常可以在抗議場合看到他。警察以公共危險罪的指控逮捕了徐教授,就因為他那一天跟著學生喊口號。他被拖走的同時一群學生圍過去,喊著「濫權!」。之後的照片可以看到徐教授腋下有多處嚴重瘀青。抗議者後來查出下逮捕令的警官,但這位警官不但不出示證件,也不肯回應學生,只丟了一句「不公開偵辦」這種沒頭沒尾的話。雖然之後徐教授以缺少證據而被釋放,但是那一天的情景現在看到照片還是覺得有一種超現實的感覺。

馬與江離開現場之後,警力封鎖就像大熱天的枝仔冰一樣的融化了。警察陸續躲到蔭影下,然後跟抗議者聊了開來。我坐在林飛帆旁邊,突然發現我整天沒喝什麼水,有點頭暈。那位警察看到我一個外國人像烤豬一樣的全身是汗,應該覺得很好玩吧。那時候的氣氛有點不協調,因為幾分鐘前大家才剛在用力互相拉扯。很多警察事後說他們也只是做他們的工,也有人說他們並不清楚大家是在抗議什麼。有幾個人說如果今天不是他們值勤,他們就參加抗議 – 他們在開玩笑吧,我想。

七月 25, 2013 · by 葉介庭/Chieh-Ting Yeh
以下是記者 J Michael Cole 在他的部落格,The Far-Eastern Sweet Potato, 刊登的文章的中文翻譯。文章原文標題為 “‘Today Dapu, tomorrow the government’“, 原文點這裡。首頁照片也是來自 J Michael Cole.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85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