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9 am - Thursday 24 June 2021

大埔禁閉室—98%的謊言

週三 2013年07月31日, 11:4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06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51f2108964d14
從一則新聞談起,國科會否認苗栗大埔徵收案,和竹科園區竹南基地,有何關係!於是故事有了開頭,也有一連串的荒謬與謊言。

【用地的謊言】

2006年,竹科竹南基地興建後,苗栗縣政府以竹南基地用地不敷所求,並且有群創等廠商需地甚急,於是增加劃設23公頃「產業專用區」,並且擴大徵收120公頃的土地,作為都市計畫的住商、公設用地。

這個根植在擴大「竹科竹南基地」的徵收案,以建設科學園區為名,取得「國家重大建設」名義,內政部營建署以「計畫對加速竹科竹南基地建設及帶動地方產業、增加當地就業機會均有正面助益,因此都委會同意計畫案過關。」

但是,至今23公頃「產業專用區」,並不是竹科竹南基地的園區,只是縣府單方面劃設的縣市級科技產業區,不享科學園區的優惠。竹科不敢畫入,在2010年檢察院報告即指出,依照產業昇級條例,科學園區土地,用地需低於60公頃以下,才能再行擴大徵收。

現今,竹科園區無用地甚急,甚至還有銅鑼基地的高度閒置,根本不想也不敢,將大埔徵地的「產業專用區」,納入科學園區。只是最糟在當時不願明說,任由苗栗縣政府以擴大科學園區的重大公共建設為名,讓營建署通過擴大徵收案,以小面積假扮科學園區的「產業專用區」,去區段徵收取得更大的農地,邊更為住商用地。

「用地的謊言」,註定整個計劃一開始的不正義,而一路知情的國科會,人都倒了!屋都拆了!先今才坦承,還一副無責狀,為何當初都審時不說,讓錯一路錯到底,看著悲劇發生!

【民意的謊言】

一開始園區開發就是個謊!一路強徵到底!面對強徵強拆風暴,苗栗縣政府總是端出計畫中98%民意都讚成,來說明該計畫多麼為民擁戴。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最早期的「竹南基地周邊擴大徵收案」,其實是300多公頃,包含公義路二側土地,但是居民嚴重抗議,縣府看吞不下,硬生生砍掉一半,只剩公義路一側的150公頃。換句話說,整個計畫的支持度,在一開始就剩50%。

腰斬剩50%民意,苗栗縣政府依舊強勢推動,過程中大埔自救會在2009年成
立,根據當時統計反對地主超過一半,支持民意又只剩25%,更荒謬是當時這些出面的反對地主,多數擁有大面積農地,土地面積超過徵收區的七成。

整個計畫只剩25%支持,土地面積更是七成反對,苗栗縣如何創造98%的支持奇蹟?

因為徵收制度,政府依賴制度為惡。縱使多數反對,縣府只想在營建署都委會取勝過關,依賴制度強行徵收,當制度走到盡頭,縣府為所有被徵收者設立專戶,將徵收費強制匯入,土地已是國家的,不支持就等強徵。

許多地主見反抗無力,紛紛含淚接受,變成縣府口中的支持者。唯獨24戶堅持不同意徵收,才會發生2010年的剷田事件,當時縣府是以「竊佔土地耕作」為名義,派出怪手剷田收地,理由就是縣府已將徵收費撥入地主帳戶,不管同意或反對,土地都是政府的。

由上所述,98%的名義,實際建立在謊言與血淚之上,當然也有不可說的利益。查閱苗栗地政的公告地價(http://land_search.miaoli.gov.tw/),在大埔段的各筆土地公告地價並不相同,甚至公告土地現值更是變化巨大,從一平方公尺4800到13000元,價差三倍。重點是大埔徵收採區段徵收,徵收價格是依公告的土地現值,公告現值地價的訂定,當然關係土地位置,同時也可能是支持、反對態度的差異。

地價的訂定,由地區組成的地價評定會議,來審查訂定地價。壓力之巨大,由一件離奇死亡案可見一斑。2011年6月,苗栗縣竹南地政事務所賴主任,在下午參加地價評定會議後,晚間就離奇的陳屍海港,留下語焉不詳的怪異遺書。死亡原因未明,不知是否因為地價評定的壓力太大,公務員擔心圖利,又害怕訂價太低讓抗爭再起,支持率下降,就此人生消失,讓一個命案以自殺作結,無法探究真正死因。

另外,所謂98%民意,隱藏著農村長期以來的問題,每次徵收,每次傷痛。在大埔徵地上,98%民意中,地主高達900多人,實際上這些地主,就是農村社會長期以來家族「共同持分」的地主。就像我們熟悉的鄉下親戚,一位親友留在鄉下守田耕作,土地卻是家族共有,越多代越多人持有,造成一塊土地上幾十位地主。

留鄉耕作的親友,當然想耕地,但是分持的親友,多半已到都市,對於土地財產,分了一小片地,也不好賣,也不見得願意買給耕作親友。長期拖著,土地不好分產,一等到有徵收,就趁機賣掉土地換取現金,造成許多想耕地農民,家族土地分割賣掉,形成無地可耕,甚至也被迫徵收。於是,一場徵收,造成許多家族絕裂,耕作者不想分地變賣,分持者藉徵收解決土地問題,老家毀,土地散,家族反目。

這些土地分持者,佔贊成者的大多數,他們分持的小片土地,就是徵收區裡許多土地仲介公司的目標,像收購股票子一般,一小片一小片收購,集合成大面積,再以高價變賣財團去換取配地,財團再以興建大樓的容積率,賺取更高的利益,土地被炒過一遍。土地炒作,犧牲的是農地,以及想務農的農民,這些「土地分持」的農戶無力抵抗,最後也被歸類為無聲的支持者。

98%的民意支持,一直是一個笑話,地方縣府胡謅,府院也跟著喊,實情他們知之甚詳,也不願更動制度,去修正「農地持分」的鄉村老問題,讓想務農的保有農地,永遠利用家族土地財產分配的矛盾,玩起徵收裡的98%支持者遊戲。

【安全的謊言】

到現在,誠心相信劉政鴻那句「我和彭秀春、大埔四戶無冤無仇!」真的,縣長講真心話,因為該騙的已騙過,該分配的利益也分妥,四戶中除了柯家、黃家一丁點地的利益,拆了張家、朱家,其實一點好處都沒!

劉政鴻沒想拆張、朱兩家,從到台北被押著道歉後,回到縣市劃出7公頃農業區來農地集中,已經是停損點,甚至將農業區巧妙的變做綠帶,成為工業區與住商區法定的隔離綠帶,對於整個開發面積並未減損,甚至土地利益還是保住,面子掛不住,裡子還是沒損失。

所以從2010年12月3日縣府的第226次都審會議,到2011年12月營建署召開的746次都審會議,都傾向黃福記所有建物及基地保留,並且要求自行負擔農水路建設,朱樹、張森文家以特殊截角方式保留,決議「酌以採納」。這期間,地方、中央皆同意贊成,縣長劉政鴻表現真的無冤無仇。

但是,冤仇在2012年5月,大埔里里長與居民52人連署,堅持要拆彭秀春家與朱樹的屋柱,理由是彭秀春家側牆有廣告利益,以及她家有其他房子,還有交通危險。這些理由相當滑稽,有無廣告利益,有無房子,怎會是拆屋的道理,甚至交通安全為由,早經專家指出,設置號誌就能解決,不必動到拆屋。

真正要拆屋的原因,只有一個「鄰里相逼」,無論是因同行相爭、關係不好或擋到視線,當鄰里關係惡劣,又碰上徵收強拆,於是壞關係不是不說話、不往來,而是藉由公權力來拆家園。地方政府原本和居民無冤無仇,但是為了樁角利益,為了民代施壓,縣府寧可強拆四戶,也不願得罪地方民意。問題是,只有居民意見,沒有專業審議,多人贊成就可以作為拆屋理由?對人民權益是多大的侵害!是否各地可以依此辦理?那全國公投來拆劉政鴻老家?

28日,怪手來了!編了一個「交通安全」的謊言,圓了鄰里相逼的恨意,我相信劉政鴻說的無冤無仇,更相信他說的因為民意要求,所以他出動600警力、怪手成群,拆了四戶,去創造一個無法估計的社會風暴。

【制度的謊言】

大埔拆屋案,其實和洪仲丘虐殺案很相似,四戶像是被關苗栗禁閉室凌虐,過程不是只有一個兇手。當有一個利益、恨意動機作為起頭,制度相配合,加上層層縱容的參與、相助者,於是一個生命消失,一個家園毀棄。更相似的樣子,就是事發後,從上到下一眛坦護,不是急著抓兇手、改制度,而是忙著圓謊,進行政治危機公關。差別是,洪仲丘案社會憤怒,總統出面裝可憐,大埔案還在升溫,就請警察先壓制。

這是政府,一錯再錯,永不知錯,用謊言治理國家,用謊言掩飾過錯,賭媒體會轉向,人民會遺忘,然後繼續謊言執政。

大埔徵地,一開始就是一個謊言,無關科學園區,無關工業發展,就是農地變建地的炒地利益,一路民眾群起反對,就來切割一半,徵收相逼,甚至利誘分持,創造暗夜哭泣的98%支持率,一路行騙地方、中央與媒體,最後無冤無仇拆四戶,滿足鄰里相逼的險惡。

人行惡,不恐怖,但是一旦制度相助,就是駭人。爛人惡政,或是野獸裝火砲,已經成為台灣行政最大問題,威逼的法律、制度,用在軍中操死人,用在徵收強拆屋,用在警力濫逮捕。圖利財團、仗勢權貴、迫害人民,就是謊言制度的真實場景。

政府在說謊!最可悲是有人還相信這個謊!

人死了,房子拆了!一連串突顯的事實,發現整個悲劇,有惡人,還有縱容惡人的爛體制。因此,抗爭,不只平復正義,更是不願再有下一個受害者,甚至我們的後代子孫,還得生活在爛體制,朝朝日日和惡人周旋。

抗爭吧!權力是拼來的!為現在,為未來,為媽媽的愛,為不該恐懼受欺的未來!

munch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14:02:45 | ◎繆思物語◎
http://blog.yam.com/BlogIndex.php?BLOG_ID=munch&CATEGORY_ID=632078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06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