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0 pm - Saturday 28 November 2020

洪仲丘案的偽君子與真小人

週三 2013年07月31日, 11:5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9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感覺話中有話,不知道黃大哥是不是被某單位給……………

「無罪推定原則」、「罪刑法定主義」、「不要消費案件」、「Over」、「Too Much」……

洪仲丘被虐殺案件發展至今,突然,出現了一些「正義」之聲,聽到這些聲音,讓我毛骨悚然、背脊發涼、深自反省。

這些話,我說過,很早以前就說過,而且,當時我說的時候,還是公開地說。可是,我不能大聲地說,因為,在當場我就被訕笑,有時候,還因為「梗不對」,接連幾天,請我先不要上節目。

那時,我說「憲政主義」下要有「比例原則」,「扁珍亂政」雖然貪腐可恨,但是不能把所有相關人等抄家滅族……結果,當場我就被在場佳賓怒嗆:「什麼比例原則、憲政主義,沒有人聽得懂啦!」

那時,針對所謂的「謝長廷是調查局的抓耙仔」疑雲,我說,雖然「出賣靈魂的人可惡,但是收買靈魂的那個體制也該被追究」,認為制度問題才是重點,結果,我被製作單位「很客氣」地說在「收視率」考量下,請我休息一個月。

那時,針對所謂的「軍中買官賣官案」,我說「無罪推定原則」、「罪刑法定主義」,全面清算會動搖軍中士氣,會敗壞軍隊體制,我建議「抓大放小」,結果,當場佳賓又怒嗆我說:「除惡務盡,一顆老鼠屎都不能留。」

還有所謂的「宇昌案」,我說「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國安密件」怎麼可以流出變成攻擊選舉對手的工具?這是民主之大忌,更是被嗆到說我是因癌症在身,頭腦不清楚了。

坦白說,這些過往,我很感激,因為這些體驗讓我反省,在藍綠極端對壘的現況下,「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才是王道,凡人無法去改變。

如今,這些過去我被嗆的話語,在洪仲丘案中,又被人提起,讓我「很感動」,顯然,當初嗆我的某些人,還是有把我的當時所被嗆的話語給聽進去,如今,他們也「認同」了。

就在「感激」和「感動」中,我頓悟了,原來在藍與綠的對壘中,沒有必然的黑與白,只有外星人才沒有顏色、也只有科普常識才能夠全身而退,我找到了我可以安身立命的自在場域。

其實,這種頓悟不容易,那時,我很迷惘,感謝當時還是「馬蕭競選總部發言人」的蔡詩萍前輩,在百忙中還特別撥出時間和我長談了兩次,他不針對任何特定個人評論,但在媒體翻滾多年的體悟,他告訴我,古今中外,掌握發言權的人,除了「知識分子」外,也必有「偽君子」和「真小人」參與。

「真小人」好應付也好辨認,有一分證據說十分話,他知道自己就是「表演工作者」,閱聽眾也都知道他是在「表演」;「偽君子」難以辨認,冠冕堂皇話語中,他的用心總是被遮掩,而且,自圓其說、面不改色還振振有辭反擊質問。

怎麼辦?蔡詩萍前輩告訴我說:「媒體,到頭來只是個人事業,能自持,最重要」,當媒體記者的信條永遠只有一條:「心中永遠要有一把尺,那把尺就叫作『常識』,而且永遠要相信群眾比你有智慧,主流的民意才是大趨勢。」

最近,因為洪仲丘案,看到各種發言,我同樣不針對個人加以評論,但是,對蔡詩萍前輩的提點,更有領悟了……

作者: 黃創夏 | 社會觀察 – 2013年7月31日 下午2:04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9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