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 pm - Thursday 02 July 2020

軍檢報告暴露的官官相護問題

週六 2013年08月03日, 1:3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3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檢察官的角色是代表公權力尋找犯罪的證據,可是承辦洪仲丘被虐死案的軍事檢察官卻似嫌犯的辯護律師。

 洪仲丘下士的虐死案自從七月三日發生後至今剛滿一個月,討論依舊沸沸揚揚,而當八月一日軍事檢察官的起訴書一公布後,更是燃起台灣民眾的滿天怒火,今天白衫軍再上凱道抗議要求真相,從現在沸騰的社會情緒來看,規模恐比先前的包圍國防部更大上許多。

 洪案會引起社會這麼大的反響,與軍方從頭至今都以十分粗暴的方式拒絕公開真相,甚至對於資訊透明的要求也置之不理。根據洪下士家屬透露,期間還出現疑似來自軍方散佈軍方曾向洪家提出願意賠償一億元,但被拒的訊息,若干現身的關係人也聲稱受到跟監恐嚇等。由於台灣實施義務役,因此有一半人有軍旅經驗,對於軍方可能使用的手段自然心裏有數,因此當這些指控頻遭軍方否認時,由於違反多數入伍當兵經驗人士的一般認知,當然引發台灣社會的普遍反彈。

 在這個氛圍中於八月一日公布的軍檢起訴書,帶給社會的不是真相的查明與正義的伸張,反而讓大眾對軍方欲蓋彌彰與官官相護有更強烈的印象。如果軍檢單位還一意孤行,不深自反省並改弦更張,軍隊的公信力將會徹底消失!

 軍檢起訴書最大的問題,在於其內容不是站在受害者立場,為受害者討公道的立足點出發,而是站在加害者為何想虐待受害者的角度來處理。如果是為了受害者討公道,會追問為何會出現種種不符合程序常規的現象?為何明明只是關兵的禁閉室也會將士官送進去,而不同單位的禁閉室也會收?為何監視器畫面會黑掉關鍵的八十分鐘,而當時戰情室為何沒有相應處理?為何對於即將退伍的士官帶了有照相功能手機就要用這種不合比例方式懲罰等問題。這些都會觸及軍隊的體制問題,更是追求真相的基本工作。

 但如果起訴的立場是站在加害者為何想要虐待受害者,自然會將重點放在受害者與加害者的關係,特別是受害者是否有出現若干言行挑激加害者「導致」加害者心生不滿而報復,但對於過程中所出現種種不合理的現象,因與認定的加害者無直接關係,自然不予理會。這當然會造成軍檢的起訴書中會去強調洪仲丘與連上士官長及其直屬長官相處的問題,使得整本起訴書不像是在為洪仲丘討公道,反而像是在指責就是因為洪仲丘下士刁蠻不服管教,也不會與長官相處,才會導致長官心生不滿而挾怨報復。難怪這本起訴書會被洪家人認為是刻意利用洪仲丘無法為自己辯護的現況,對已經死亡的洪仲丘進行二次傷害。講直白一點,這與不問責強暴犯,反而怪罪女生長太好看「引誘對方犯罪」的道理是一樣的。

 就是這種基本上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做法,自然面對這個案件只會將最直接的關係人找出,並在先確立誰是加害者,誰是受害者後,再找出加害者為何要施暴受害者的理由。難怪軍檢會對於一杯飲料可以換到一張體檢表的說法嗤之以鼻,絲毫沒去追問那位護士與其中一位士官長的親密關係,更甭提去發現一個小護士可以超跑出體檢表所暴露出之軍醫體系的管理問題。而軍檢官在被爆料後的反應,竟然不是反省自己沒盡到遍歷所有證據為受害者討公道的責任,反而是公開抱怨自己被受害者家屬「偷襲」。世界上大概只有馬政府的領導下,才會有這種與受害者高度對立,但對加害者多方體諒的檢察體系吧。

 由於在台灣幾乎有一半人口有服役經驗,因此軍檢體系做為所受到關注自然會更密切,而隨之的檢視也自然會變得更為銳利,如果軍方以為可以用在軍隊中幹譙義務役官士兵、咒罵死老百姓的方式呼嚨過去,或是馬政府以為只要撐過八月,白衫軍在九月學校開學後自然就會消逝,這些做法除了強化對立,馬英九也很有可能會在這個總統任期還沒結束前就被迫下台!

http://www.twtimes.com.tw/index.php?page=news&nid=347434
發佈日期: 2013-08-03 00:10:00 台灣時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3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