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9 am - Wednesday 30 September 2020

彭博社:習近平家族財富過億,權貴精英身家幾何

週六 2013年08月03日, 6:5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11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核心提示:彭博社的這篇報導讓彭博財經網站在中國被屏蔽。這篇報導的信息均來自於公開資料,也十分謹慎地說明了巨額財富並不能追蹤到習近平、彭麗媛、習明澤,而是主要由他的姐姐齊橋橋一家和妹夫吳龍以及習遠平所有。

原文:Xi Jinping Millionaire Relations Reveal Fortunes Of Elite
來源:彭博社
發表:2012年6月29日
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參考了其他”同來源節譯”,此為全網首發完整譯文。

Inline image 1
【文中提到的習家全家福。來源:香港僑報】

習近平,這位”內定”的中國下屆主席在2004年的反腐電話會議上警告說:”管好你的配偶、子女、親屬、朋友和下級,發誓不用權力來謀私利。”

彭博社收集的公開資料表明,在習近平在黨內逐步攀升時候,他的親屬們將商業利益擴展到了礦業、房地產、手機設備等領域。

這些利益包括在總資產達$3.76億的眾多公司中的投資,包括在一家資產達到$17.3億的稀土公司的18%的間接股權;還有在一家公開上市的科技公司價值$2020萬的股票。這些數字沒有計入負債的部分,因此也不反映習氏家族的淨資產。

根據這些資料,這些資產不能追蹤到習近平本人、他的妻子或他們的女兒,習近平本月就59歲了;他的妻子彭麗媛49歲,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名歌手。沒有證據顯示習近平插手推動他的親屬們的商業交易,也未發現習近平和他的家族成員有什麼不法行為。

多家控股公司經營,政府對查看相關企業資料設限,以及某些情況下的網路審查,都使得這些投資處於公共視線之外。然而在數千頁的監管文件中,人們依舊可以找到這些投資的影子。

根據這些資料,可以查到習家在可以俯瞰南中國海的香港的山頂,有一座價值$3150萬元的別墅。連接著電線的門鈴搖搖晃晃,鄰居們說這幢房子已經空了多年。習家在香港至少還有六處房產,總價值據估計有 $2410萬元。

常委

過去三十年來,習近平在黨內穩步上升,在好幾個省都當過一把手,在2007年進入了政治局常委。這一路上,他因主政清廉而獲得好評。

根據《人民日報》的報導,他在富裕的沿海省份浙江領頭抓過一次反腐運動,2004年也是在那,他發表了那通要官員們”自我約束”的警告。而後,在一起高達37億人民幣的醜聞後他接任了上海的黨委書記。

2009年的一份美國外交電報引用習近平的一位熟人的說法說,他不腐敗,他的動力也不是錢。習近平對”無所不在的中國社會的商業化,包括與之伴隨的新富,官員腐敗,價值、尊嚴和自尊的淪喪等等感到厭惡。”這份由維基洩密透露出來的電報引述朋友的話這麼說。

美國政府的發言人拒絕就這份文件置評。

分一杯羹

人們對中國最有權勢的家族在經濟增長中謀取財富越來越厭惡,這已經形成了對中共的挑戰。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過去20年來,中國城市中的收入差距已經成為亞洲之最。

位於聖地亞哥的加州大學中國經濟方面的教授勞福頓(Barry Naughton)說:”普通中國人在聽到有些人利用政治影響力能賺數億,甚至幾十億美元的時候感到憤怒。”他並沒有特指習氏家族。

在十年一度的權力交接即將在今年下半年開始時,對官員財富的審查也加強了。習近平和下一代領導人將在本次交接後接班。三月,薄熙來,這位中國最大的城市重 慶的黨委書記遭到清洗,他被控捲入腐敗和謀殺醜聞,讓公眾對任人唯親和權錢交易深惡痛絕。中國的兩家財經刊物和微網誌上都呼籲高層官員要公開財產。四月, 彭博社曾報導,薄家積累了至少$1.36億的資產。(相關譯文可以查看《譯者合集 薄王敗局》)

革命領袖

習近平及其手足是已故的革命家習仲勳的孩子,他幫助毛澤東在1949年後控制了中國,他們曾誓言要結束數個世紀來的不平等和以權謀私。習的出身讓他成為”太子黨”中的一員,他們都是高層黨領導的孩子,在政治和商業上獲得了很大的影響力。

據彭博社的研究,習家的大部分資產都可以追蹤到習的姐姐,63歲的齊橋橋;她的丈夫鄧家貴61歲;他們的女兒張燕南,33歲。

截止6月8日的時候,鄧家貴還擁有江西稀土和稀有金屬鎢業有限公司18%的間接股份。這種可以用於風力渦輪和美國的智慧型炸彈中的金屬因為中國收緊了供應而價格飆升。

遠為集團

2011年12月的記錄顯示,齊和鄧在深圳遠為投資有限公司持股共值18.3億元(2億8800萬美元),這是深圳市一家經營房地產的多元化控股公司。遠為旗下有其他幾家公司完全由這對夫婦所擁有,總價值至少有5.393億元(8480萬美元)。

張燕南在北京合康億盛變頻科技有限公司(Hiconics Drive Technology Co 300048)投資了317萬元,從2009年至今增值了40倍,按照深圳股市昨日的收盤價,已經達到1.284億萬元(2020萬美元)。

彭博社聯繫到鄧家貴的手機,鄧稱他已經退休了。當問及他的妻子,女兒和全國各地的生意時,他說:”不方便跟你就此說太多。”彭博社試圖通過電話和傳真到齊和張的公司找到他們,但無果,我們試圖按照註冊的地址去找,也不成功。

新郵通信

習近平的妹夫吳龍開了一家名叫”新郵通信設備有限公司”的通信公司。根據公開資料和對該公司的一名註冊所有人的採訪,到5月28日時,這家公司仍由吳的親戚——他弟弟的妻子所有。

根據北京諮詢公司”博達克(BDA)(中國)有限公司”的說法,”新郵通信設備有限公司”從國營的中國移動通信公司贏得了數億元的合同。按用戶人數計算的話,中移動是全球最大的電話公司。BDA為多家技術公司提供諮詢服務。

因為這一話題的敏感性,彭博社在過去兩個月中聯絡的數十人都不願就習家置評。我們在聯絡了習近平的侄女和她的英國丈夫之後,介紹這兩人的網頁隨即被刪掉。

習近平親屬所擁有公司的總資產可以看出他們商業運作的廣度,但不代表其盈利程度。香港房產價值是根據與其可比房產最近的交易價格來估算的。

身份證

彭博社只計算了在文件中是由習家家人擁有的可以被明確計算的資產、房產和持股。根據公開商業記錄、採訪熟人、香港和中國的身份證可以追蹤到的資產。

如果習家人用的是不同於在大陸和香港的名字的話,彭博社是與那些見過他們的人談話,並通過不同的公司文件上所顯示的相同的名字和住址來查證。

彭博社提供了一張列有習家資產的單子給中國的外交部。政府方面沒有回應。

2000年10月,習仲勳的家人在他87歲生日時,在深圳的一個國賓館聚會,這位開國元勛在兩年後去世。深圳毗鄰香港,現已成為中國最富的城市之一,這應部分歸功於習仲勳,是他說服鄧小平將這個漁村變成了開放市場的試驗田。

家族照片

在這張照片中,習仲勳穿一件紅色毛衣,拄著枴杖,坐在輪椅中。他的左邊是女兒齊橋橋,右邊是孫子,他旁邊挨著齊心,習仲勳的妻子。後面是齊橋橋的丈夫鄧家貴;她的哥哥習遠平及習近平,旁邊是齊安安和她的丈夫吳龍。

官方媒體把習仲勳描繪成有原則、有道德的領袖,根據報導習仲勳常向自己的孩子灌輸革命精神。家人們在採訪中回憶說他讓孩子們都穿打補丁的哥哥姐姐傳下來的衣服。

根據一本習仲勳的傳記所說,習仲勳還拒絕讓橋橋在北京上最好的中學,那時她的考分不夠但是學校還是願意招收她。後來,她以母姓上了另一所學校,這樣同學們都不知道她的背景。橋橋和安安有時也用父姓。

黨校

在今年三月一日,北京的中央黨校,習近平對2200名幹部說有些人入黨因為認為這是通往財富的快捷之路。”要保持黨的純潔性更困難了,但也比以往更重要了。”一本官方的雜誌這樣記錄了他的演講。

他的女兒習明澤則避免曝光。她在麻省劍橋的哈佛大學讀書,用的是化名。

習近平將被提升到接替胡錦濤成為中國的最高領導人還沒有最終確定。他必須在18大上成為中共的總書記,然後才能在明年三月的人大會議上成為國家主席。

鄧小平

對執政精英們利用政治權力來獲取個人財富的不滿,從30年前鄧小平的經濟改革開始時就已經存在了,當時他說”要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後帶動其他人共同富裕”。

其他高層領導的親屬們也有商業活動,溫家寶的兒子與他人共同成立了一傢俬募基金。溫家寶的前任朱鎔基的兒子則是中國的一家投資銀行的老總。

亞洲開發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萬廣華說:”我真正擔心的是金權掛鉤,使貪污腐敗和不平等愈演愈烈,持久不消。”

政府官員炫富引起日益激烈的公開批評。前海關總署署長去年被發現配戴勞力士金表,網民們表示不齒。前總理李鵬的女兒李小琳今年3月出席政協會議,也有人譏嘲她身穿的一套國際名牌,價值12000元,足以讓200個貧困兒童穿上暖和的衣服。

“不平等”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中國學者林培瑞(Perry Link)說:”民眾很憤怒,因為賺錢途徑不平等,成果被少數人掠奪,大眾利益照顧得不夠。”

溫家寶在3月26日的國務院會議上說權力必須”在陽光下運行”,以打擊腐敗。雖然中國官員必須向有關當局申報收入和財產,以及直系親屬的私人資料,可是這些資料並不公開。

由於缺乏透明,更加助長在中國要發財得靠”關係”的想法。這種情況說明了沒有正式職務的太子黨何以勢力這麼大,或者像中國俗語說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上面有人”

研究中國精英政治的哈佛大學教授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說,”如果你是中國某個要人的手足,人家會認為你可能是潛在的權力代理人,拚命巴結你,希望與權貴搭上關係。”

政治權力和財富之間的結盟並非中國獨有。根據總統圖書館的介紹,1927年,約翰遜(Lyndon B Johnson)早年很窮,他是靠借來的$75元上了西南德州師範學校。但1964年(他的第一屆總統任期期滿時)生活雜誌上的數據顯示,就在競選成功後 的30年,到了1964年,他和他的家族在媒體和房地產的控股價值達到$1400萬。

紐約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Orville Schell)說,在任何國家都可能發現金權勾結,可是以中國為最,只要屬於這些家族成員,就佔很大的便宜。

對習不公平

退休的政府研究學者姚堅復呼籲領導人更多地公開財產,但這樣把習近平和他的家族的生意聯繫起來不一定是正確的。

姚在電話訪談中說:”如果家族的其他成員是獨立的商業代表,我認為這樣把習家的財富算作是習近平的就不公平了。”

習氏家族的關係並非總是優勢。習仲勳在1962年被毛澤東清洗。和許多其他的”太子黨”一樣,在文革中,習家的孩子被趕到了農村。齊橋橋和其他500名年輕人在內蒙古種田,有5元錢就感覺像發財了,她在接受清華大學的訪談時這麼說。

1976年毛死後,習家重新興旺,習近平的姐姐齊橋橋到軍隊開始工作,成為了武警的一名指導員。1990年父親退休,她便辭職在家照顧父親,她在上述的訪談中這樣說到。

購置房產

一年後,她在當時的英屬地香港以300萬港幣的價格買了一套公寓——當時這一價格相當於普通中國工人年收入的900倍。地產登記記錄顯示,這一位於香港寶馬山的寶馬山花園的一套物業仍在她的名下。

根據文件記錄,1997年,齊和鄧在後來成為深圳市遠為實業公司的企業中投資1530萬元。這家公司的資產不能公開交易。但是其中的一個子公司深圳亞偉投 資名下的資產到2010年底時為18.5億元。根據一家股票公司2011年的文件顯示,這對夫婦擁有這家公司的99%股份。

在那次清華訪談中,到了2002年,習仲勳去世後,齊橋橋才決定進入商界。2006年,她獲得清華經管學院的MBA學位,並成立了一家民間鼓樂隊,這是習仲勳的老家陝西省的民樂。

文件追蹤

過去20年,齊橋橋、鄧家貴、張燕南的名字,以股東、董事或法人代表(也就是董事長等公司負責人)的名義,出現在中國和香港至少25家公司申報的文件中。

在一些文件中,齊還使用了Chai Lin-hing的名字。可以確認這是她因為中國公司的一份文件中的生日等特徵信息和其他以齊橋橋的名義公開訪談一致。Chai Lin-hing 在香港和鄧家貴還擁有數家公司和一處物業。

2005年,張燕南開始在香港的文件中出現,那時齊橋橋和鄧家貴把一家物業控股公司的99.98%轉移給了她。這家公司名下有一處物業,位於Park的Regent的一個單元,估值有5400萬港元。

淺水灣別墅

土地登記紀錄顯示,張燕南2009年以1.5億港元在香港淺水灣麗景道購買一幢別墅,而自那時以來當地房價上漲大約六成。

她的香港身份證號碼出現在一份銷售文件上,與在她和母親、鄧家貴所擁有的Special Joy投資有限公司上所用的身份證號碼一致。五月十二日的登記文件顯示,三個人共享了同一個香港地址。

張在香港會景閣擁有另外四戶豪華單位,該處房產毗鄰君悅酒店,可以看到港島全景。

自從1997年從英國回歸中國治下,香港一直實行自治,擁有自己的立法和銀行系統。據中原地產統計,大約1/3的新豪宅的購買來自中國大陸的買家。

在中國大陸,齊橋橋和鄧家貴的開發項目是一個名為”觀緣”的豪華複式住宅,靠近北京的金融區,廣告號稱其擁有精心修整的花園以及重現北京城歷史宅院風貌的灰磚外牆。因為北京限制了對公司的查詢,開發商的融資細節難以獲知。

北京項目

在2006年的一次採訪中,他們告訴《成功營銷》雜誌,為了給開發提供融資,夫妻倆從朋友和銀行那裡借款,目標是吸引國有公司的官員和管理人員。官方數據顯示,首都的房價在隨後的四年中上漲了79%。

根據北京市土地資源局的數據,該項目的開發商——齊和鄧的遠為公司擁有70%的份額——在2004年以9560萬元獲得了超過1萬平方米的土地,用於開發觀緣。

6月,觀緣一套189平方米(2034平方英呎)的三室公寓在網上的掛牌價格是1500萬元。每平方米售價79365元,比中國的年度人均GDP的兩倍還要多。

公眾對飆升的住宅成本非常惱怒,使得房地產對於中國領導人而言成了一個特別敏感的問題。溫家寶總理3月份表示,房價”遠遠超過了合理水平”。

“競爭環境”

缺少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難以承受的房價,意味著”你只能遠離中國夢”,專注於中國政治研究的波士頓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主任傅士卓(Joseph Fewsmith)如是表示”如果靠此類不公平的機會來取得發展,中國的崛起能夠持續嗎?”

國立新加坡大學東亞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薄智躍表示,那些找對了人脈的人能夠獲得政府控制的資產。

他說:”他們所需要的一切只不過是比其他人更先一步加入遊戲,然後他們就能夠獲得巨大的收益。”薄並不是特指習氏家族成員的投資。

鄧家貴另外一起投資的時機也把握得非常好,是在一家國有公司中投資稀土金屬。

稀土

一份債券說明書顯示,2008年,鄧家貴的上海王朝投資公司以4.5億元(7100萬美元)購買了江西稀土30%的股權。

鄧在上海王朝中持股60%。在公司的登記文件中,有一張鄧的中國身份證的複印件,與在原位分支機構文件中發現的身份證相同。文件顯示,原位集團相關的管理層同時擔任江西稀土的副董事長和首席財務官之職。

中國在稀土金屬的生產上近乎擁有壟斷地位,而這筆投資恰發生在中國正在收緊控制稀土的生產和出口之時。該政策導致部分稀土金屬的價格在2011年飆升了4倍。

在位於南昌的江西稀土,總裁辦公室的一位女性接聽了電話,說她無法提供財務信息,因為公司並沒有在交易所上市。她拒絕談論上海王朝的投資,說這太敏感了。

合康億盛變頻

齊橋橋的女兒張燕南在合康億盛投資317萬元,三年後這家總部位於北京的電氣設備製造商於2010年公開上市。根據合康億盛的創始人劉錦成在清華網站上的資料,他和齊橋橋曾就讀於同一個EMBA班。

公司董事會秘書王東沒有對傳真的問題和要求評論的電話作出回覆。

齊和鄧的商業利益可能更為廣泛:他們的名字是位於北京和深圳至少11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兩個城市都對獲取公司的文件信息都設限,很難判斷公司的所有權或者資產的價值。

大連萬達

例如,鄧家貴是一家總部位於北京的公司的法人代表,在2009年的一次私人配售中,該公司以3000萬元購買了中國最大的開發商之一大連萬達商業地產集團0.8%的股權。大連萬達商業去年的銷售額是953億元(150億美元)。

大連萬達商業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表示”不就私人交易進行評論”。

一家官方網站和公司記錄顯示,鄧也是一家獲得政府10億元(1.57億美元)橋樑建設合同的公司的法人代表,該項目位於中國中部的湖北省。

研究中國金融和政治的史宗翰(Victor Shih)是位於伊利諾斯州埃文斯頓市的西北大學的一名教授,他說複雜的所有權結構在中國很常見。史宗翰表示,太子黨任用他們信任的人,通常是遠系家族的成員,代表他們開設公司、從國有企業競標合同。他並非特指習氏家族。

新郵通信

拿習近平的妹夫吳龍來說,廣州開發區網站的兩份報告(一份2009年,一份2010年)可以證實他是新郵通信的董事長。

新郵通信在網站上沒有提供管理層名單。在中國的搜尋引擎百度上用”吳龍”和”新郵通信”搜尋,會引發一個中文的警告:”搜尋結果可能不符合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未予顯示。”

資料顯示,新郵通信由兩位名為耿敏華(音)和華豐(音)的人擁有。在公司的文件中,他們的地址指向北京一座數十年樓齡的9層混凝土建築物,耿年老的母親住在那裡,在她的客廳牆上釘著她女兒的手機號碼。

6月6日通過電話聯繫,耿證實她和兒子華豐擁有新郵通信,她的女兒嫁給了吳龍的弟弟吳明(音)。耿說吳龍負責公司,她不參與公司管理。

另外的所有者

在6月27日一份6頁的聲明中,新郵通信證實另外兩個人洪英(音)和馬文彪(音)為公司所有人,並表示公司的頭是一個叫劉然(音)的人。公司沒有對我們再一次提出解釋所有人不同的要求作出回覆。我們未能聯繫到吳龍和他的妻子齊安安進行評論。

新郵通信是一家從國家合同中受益的初創公司。它的專業領域是政府強制的、由中國移動部署的家用3G移動電話標準。據BDA的消息,2007年它擊敗了摩托羅拉等眾多的資深競爭者,獲得一份手提終端的供貨合同。

BDA董事長鄧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說:”他們原本籍籍無名,突然一下子冒了出來。人們本來認為摩托羅拉在設備合同中會獲得很大份額,然後一家無名的公司就一下出現在了榜首。”

新郵通信在聲明中說,2007年,中國的移動標準仍在發展中,很多大競爭者在袖手旁觀,讓公司獲得了很大的市場份額。

習遠平

去年從摩托羅拉分拆出來的摩托羅拉移動被Google有限公司收購,其在北京的發言人威廉·莫斯(William Moss)拒絕對任何單獨競標的細節發表評論。中國移動公司的發言人張璇(音)在電子郵件中表示,中國移動”一貫堅持公開、公平、公正和可信的競標原則”。

習近平的弟弟習遠平創建了一家名為國際節能環保協會的能源諮詢機構,並任主席。據一位拒絕透露身份的僱員說,他在該機構中並未充當積極角色。

習近平的一位侄女擁有豐富資歷。去年,齊安安與吳龍的女兒吳雅凝(Hiu Ng)及其35歲的丈夫Daniel Foa被列為一個網路座談會的發言人,與英國億萬富翁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和女演員達里爾·漢娜(Daryl Hannah)一起代言馬爾代夫的可持續旅遊。

哈德森清潔能源

吳雅凝最近開始與哈德森清潔能源合夥公司合作,幫助其在中國尋找投資機會,該公司在美國管理著一個超過10億美元的基金。

在彭博社記者聯繫這對夫妻之後,他們的細節被從網際網路資料中刪除。Foa在電話中說不能就他們2007年建立的清潔能源公司FairKlima資本發表評論。吳雅凝沒有對要求採訪的電子郵件作出回應。

在FairKlima的網站上,兩人都不再被提及。6月3日一個”聯繫我們”的緩存頁面上,在”高管團隊”的標題下還包括有吳和Foa的簡歷。

6月8日在吳的Linkedln資料中提及她曾在新郵通信工作過,此後被刪除,同時被刪的還有她的”哈德森清潔能源合夥中國公司副董事長”的頭銜。

總部位於新澤西的私人股權投資公司Teaneck創始歐尼爾(Neil Auerbach)說他曾與吳雅凝共事,因為吳對可持續性長期以來都有興趣。

在6月13日的採訪中,歐尼爾說:”我們瞭解她的政治關係,但她的關注點是可持續投資,那就是目的。我們很樂於與她共事。”

 習近平家族擁有資產

  ─大陸─

江西稀土稀有金屬鎢業集團18%股權

鄧家貴持有

大連萬達商業地產0.8%股權

鄧家貴持有

深圳遠威投資

齊橋橋、鄧家貴持有

北京合康億盛變頻科技

張燕南持有

新郵通信設備

吳龍持有

  ─香港

北角寶馬山花園單位

深圳遠威投資持有

堅尼地道御花園單位

張燕南持有

淺水灣麗景道別墅

張燕南持有

四個灣仔會景閣單位

張燕南持有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11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