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 am - Tuesday 20 October 2020

曾幾何時,我一聽到馬要「真相」,就猛起一身雞皮疙瘩!◎天地有正氣

週一 2013年08月05日, 11:3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3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遭圍嗆 馬總統:沒真相,不會了結馬總統上午說,洪仲丘下士一案,已經偵結、起訴了18個軍官、士官,案子也從不公開的偵查進入公開的審理,所有在起訴書上所提到的事情,到了法院都會接受檢驗,「就像昨天很多民眾在凱道所要求的,討真相是今天的重點,這一定要查清楚!」

馬總統說,他向家屬承諾,一定會把真相找出來,法院依照職權來調查,而修法成功的話,案子移轉到普通法院,還是可以繼續相關的調查。

曾幾何時,是一系列的文章,從曾幾何時聽馬談「改革」,曾幾何時聽馬說「愛台灣」,曾幾何時聽馬講「公平」,曾幾何時聽馬堅持「清廉」到今天聽到馬說的重點,要找「真相」。我很遺憾,馬總統只要一談啥,他就汙名化了啥,都能叫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基本上,洪案本來很單純,只有一個真相,但是要分成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我把它稱為設局:只要是542旅各種反常的行為(含軍醫院的超快速體檢),都算。

第二階段,自救:洪仲丘不是笨蛋,死前留下比尹清楓更多的蛛絲馬跡,離營座談告狀,會後具名再檢舉,電告洪媽有危險(洪媽問輔導長,輔導長說沒問題),連發五通求救簡訊(給旅長跟主任)

第三階段,虐殺:旅長對 542旅還有點人性的軍士官證實這是個抓耙仔,於是聯絡好269旅殺胖操手,這裡除陳毅勳,李念祖,現在又冒出個陳嘉祥,愈來愈有東方快車謀殺案的況味 了。接下來只消操死胖子就行了,洪仲丘這時,已經死定,這有點像電影絕地再生那個胖黑人,上到手術台割腎割到一半醒來,逃不掉被男主角看到的一幕。

第四階段叫作滅證:甚麼破壞現場,隱匿遺物,共犯串證,錄影畫面消失,插頭掉落等,都屬此類。

這個就是洪仲丘被集體虐殺的真相。但是洪仲丘案進展到這,其實還有第二個真相,這是從馬總統對洪家說他管定了開始的。馬說他對洪家表示極度哀痛與遺憾,並坦承軍中管教制度的執行有很大問題,馬英九又提到江國慶冤死案,但他不小心口誤為「江慶國」。接下來軍高檢跟桃檢就趕進度的進行第二輪串滅證似的偵查不公開,並在馬總統一聲令下,

馬英九總統接受udn tv專訪時說,他很早就要求陸軍下士洪仲丘案應「盡速結案」,他還說,此案在軍檢單位可說到了最後階段,相信很快就可以收尾;桃園地檢署正緊鑼密鼓偵辦湮滅證據的部分,「沒有人故意要拖,大家都希望快點結案。」馬總統表示,過去也有警政首長要求「限期破案」,結果後來一案兩破,造成不必要的冤案。

而我說洪仲丘案則是馬所造成”必要的”冤案!所以軍高檢就草草起訴18名小咖,這裡我解釋一下,有人說有少將ㄟ,算小咖嗎?我說,所謂的小咖,是指涉案的罪責,好比辦到後來如果沒事,起訴到馬總統也一樣是小咖,或者說是甚麼咖小?有個退將貪汙政府的印刷廠,後來無罪簽結,但是錢真的不見。還有個軍訓處長貪汙也是要動搖國本,辦到後來屁個事都沒,這些就叫做辦個什麼咖小,簡稱小咖。

我這麼說可是有所本,好比軍高檢押了四大惡軍,說他們殺人有多可惡,可是軍法官在起訴隔天,大遊行前一天,馬被嗆前兩天把這四大惡軍全放了,說他們又沒犯啥重罪,看到沒,這些全是小咖啦..

甚麼咖小?

那麼馬總統會如何給洪仲丘案找真相呢?我告訴大家,我們之所以跟馬總統不同,原因之一是馬總統有嚴重的「藍染失智症」。這是一種醫學上新發現,在馬總統參訪苗栗實作藍染,與隨行共五人一起實作,老師染出成品後給馬總統挑出自己的作品。馬總統看了半天,覺得事態非常嚴重,要用哈佛學來一輩子靠此安身立命的訴訟強辯技巧..就是負面表列。於是馬千挑萬選,挑中了一件作品,然後說,

我肯定這一件不是我染的。

報..報告總統,這一件正是你剛剛染好的。

馬總統有失智失憶的毛病,他可以不識洪舅,忘了江慶國實為江國慶。而我們不但沒有失智症,只是常被馬當成白癡耍,甚麼插個插頭要八十分鐘這類..還 能善用GOOGLE,旁徵博引推論事情的真相。那麼我們要如何幫馬總統找還他所湮滅洪案的真相呢?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就拿馬忘了是慶國還是國慶的江家冤 案來看。一開始,江案重查,馬說六個月給真相給平反,並查出江是先被陳肇敏等凌虐取供,再送軍檢軍法官判死槍斃的。於是特偵組把陳肇敏等趕在六個月前不起訴..

沒錯,是不起訴。特偵組說因為強制罪只有十年追訴,已經逾期了。

可..可是若不知道江是冤死,哪來強制罪,怎麼才剛發現,就過追訴期?還有,怎麼不改用20年追訴期的凌虐致死罪?

阿不然咧?不服氣,再告呀。

於是江媽改告去北檢,說陳肇敏等凌虐致死。北檢說,這個凌虐致死也過追訴期了,免訴。

怎..怎麼可能。去年過十年,今年就過20年?

阿不然咧?不服氣,還可以再上訴呀。

於是江媽告去高檢署,發回北檢重查,北檢很快查好,答案跟上趟一模一樣,

檢方及江國慶母親聲請再議,高等法院檢察署去年7月將全案發回北檢續查,要求北檢追查陳肇敏等人是否觸犯殺人罪。北檢上午偵結,認為陳肇敏等人涉嫌私行拘禁致死及濫權追訴致死罪部分,已逾追訴期。

阿不然咧?阿不然咧?阿不然咧?

我請大家看看江國慶案的冤,不就是還要再加上馬總統說要真相要平反的冤上加冤嗎。江媽可以一直上訴,但是北檢更能不停偵結免訴,把江媽當敵人活活整死。原本二十年才逾的追訴期,北檢說已逾就是已逾,阿不然江媽能咬人嗎?真相雖然很難堪,但是卻很真實,洪仲丘案的真相,在馬總統出來做完秀,就會展開一連串江慶國..江國慶..whatever,冤案化的SOP標準作業流程,這也就是馬所預示,

他向家屬承諾,一定會把真相找出來,法院依照職權來調查,而修法成功的話,案子移轉到普通法院,還是可以繼續相關的調查。

翻成白話,這就像馬總統說他一定要抓貪官的貪污財產來源不明罪一樣,有一個前提,叫做涉貪。我打了一個比方,就好比江湖郎中賣殺蚤藥,婦人買回家用跳蚤都不死,回頭質問郎中,朗中曰:

這位太太,你是怎麼使用的?

咦,不是遍灑於跳蚤出沒之處嗎?

錯了!這位太太,我的殺蚤藥要這樣用,就是先抓到跳蚤,再掰開嘴,把這藥灌進去,跳蚤如果不死?那我就..他馬的,不叫馬英九。

而依照馬的說法,把全案打包不切割成瞎子摸馬的整個移出去,再依照馬給他們國民黨開的法院殺跳蚤藥般職權的前提是:

法院不能調查不利被告(殺人犯)的證據。

可是軍高檢的起訴書,說的卻是洪仲丘太肥太懶,跟江國慶是姦殺女童死有餘辜一樣,被虐活該。敢問這還要法院調查甚麼?是調查洪仲丘是不是真的偽造體 測成績,還不揹值星嗎?那有甚麼好說,難不成真要查出洪仲丘死有餘辜,要洪仲丘這個死人活回來給馬的法院判死,然後再給軍方虐死一趟麼?

(嗯,這裡看到案子移轉到普通法院..所以前面講的是軍事法院,真是夠了,這種軍事法院不就是草菅人命判死江國慶用的法院嗎?馬總統到底懂不懂軍事法院跟正常法院的不同呀?)

所以我認為,馬總統如果真的想要給洪家,給人民一個真相,那就把全案含偵查跟起訴,通通移交檢方或特偵組,軍方及軍高檢不得再插手,並在全民的監督下透明的偵查。先辦軍高檢的串供滅證汙衊死者誹謗等罪,而人員設備果然老舊不堪,一般人開機三十秒,桃檢那個肥胖的老檢察官竟然要到八十分鐘,連吃威爾剛都怕是無效喔,這也太不行了吧。然後順藤摸瓜,依照我昨天險些中暑,被洪仲丘附身看出「東方快車謀殺案」全案破案的關鍵,就是別傻得像個白癡似的,把這一群集體虐殺的殺人共犯證詞拿來當成證據,還依照時間序造表列冊,阿哈..

某甲果然可以解釋某乙,某乙又成功隱匿了某丙..連著18個,把所有共犯都保庇到。他們可以是違法的辦成疏失,蓄意的當偶然,消失的證據是陰錯陽差,洪仲丘死亡是自己該死,喔,加上一連串巧合的錯誤。

真要找出真相,幕後集團現有的設備人員皆不可靠,唯一可用的,是那種真正曾跟頂頭上司對幹,偵破政府醜聞大案並將相關犯嫌一一繩之以法,一個也沒漏掉的。我推薦三個人,第一個,已經死了,第二個還沒出生,第三個,

開甚麼玩笑?我們這個總統有絕對權力,早就把國家腐化殆盡的爛法治假民主國家,從來不曾出現這號人物啦。

但是即便如此,我還是要告訴大家,永遠別放棄希望,我認為就算是跨出小小一步,也是好的。這個洪案冤案的真相調查委員會,最該的夢幻黃金組合,就是 中天新聞龍捲風,在野黨委員,以及剛考上還沒受國民黨訓練過的年輕檢調,他們還有點社會的良心與沒被沾汙到的正義,他們的同儕或朋友,很多也還在服役或正 要服役,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小孩,他們的將來,全看他們今天是如何的偵辦洪家的冤案,是為了別人,更是為了自己,就算是再冷血,再沒同理心,只要想到自己的 小孩也可能會這樣被人活活虐殺,

那麼他們就會努力認真的辦…就跟洪仲丘死前最後那段被人凌虐狠操,卻用盡身上最後幾滴精力,爆著血液一樣,真拼了命也要做完。

.

後記:有位格主胡比亂比,拿王昊被大人集體虐殺來比,說三歲的王昊才是冤枉無辜,請參「洪家阿姐,不要太民進黨哦!」。這是真正好笑,把那幾個虐殺犯比洪案的虐殺犯,最大的不同是檢方態度。法務部的檢方依「殺人罪」求處死刑,而國防部的軍高檢則是一刀切兩半,左一半求處「職權妨害自由」罪,右一半則是「凌虐致死」罪,這些都是輕罪。左一半就像陳肇敏等當年冤殺江國慶特偵組起訴的法條「強制罪」,追訴期才只十年,輕到不能再輕,嘿,還連這條罪也用不上,逾期無效咧。而右一半軍法官說是輕罪,不必擔心串證逃亡,15萬交保。

更大的不同是法務部檢方說虐死犯主嫌該死,但軍高檢則說洪仲丘才該死,虐死剛好而已。把軍高檢抓來辦王昊的案子,大家知道,死人是不會說話的,三歲的王昊,欸,搞不好還正在牙牙學語,連通簡訊都不會傳,軍高檢只好問去虐殺王昊的主嫌與共犯,大家猜猜這些殺人犯會說些甚麼?

難道他們會說王昊就是好天真,好可愛,「越抱越開心,愛不釋手」,然後才要把人家的娃兒活活虐死嗎?

我是知道有種極厲害的殺人犯會這樣說,好被法官當成神經病,逃過一死。

欸,他們哪個不是看被他們殺的人,不管是大人或小孩,都是愈看愈討厭,大的就是懶,癡肥,愛作弊,不揹值星,小的則是..愛哭,愛拉撒,不愛乾淨, 愈虐他哭愈大聲,愈愛哭,再虐再哭,到最後活活虐死。欸,看看虐死王昊的,把他送醫時,那個著急的畫面,好像又重回「越抱越開心,愛不釋手」的時候,法官 說,由此看出虐死王昊的主嫌良心未泯,且未有殺人犯意,無期徒刑定讞。

而洪仲丘呢,看看電視畫面,要是他也能這麼被送,說不定還能救得回…

2013/08/05 09:04 天地有正氣
http://blog.udn.com/jun5238/8080090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3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