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9 pm - Saturday 31 October 2020

洪仲丘附身,告訴我真相!◎天地有正氣

週一 2013年08月05日, 11:42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2 Comments
  • 171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所謂真相,其實只是一種眾人同意並以為真,原本是種幻象的幻象。

洪仲丘案的真相,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就是被人集體虐殺。而軍高檢跟桃檢,則是把洪仲丘慘遭虐殺案變成冤案的真相。隨便舉個例子,軍高檢說洪仲丘懶得揹值星,犯眾怒才被集體虐殺,可是鄉親啊,大家不會用眼睛自己看嗎?撇開黑畫面與不能公開單獨狠操洪的畫面,桃檢所公開洪仲丘與其他禁閉生共同操課的畫面,他不是明明都做不動了,還是死命跟上,做到到位,比其他禁閉生還頂真,其他人還有摸魚休息的時刻,洪仲丘從頭到尾,哪有一時一刻是在休息的,他這麼頂真刻苦耐勞,寧可把自己活活操死,都不肯偷摸魚打混一下,

這樣子是哪裡有躲懶?汙衊洪仲丘的軍高檢,踹共!

桃檢則是證明軍方果然有滅證的說成沒滅證,桃檢說269旅禁閉室的錄影畫面變黑本來就是正常到習以為常。可是偏偏在要錄范佐憲進到禁閉室探望洪仲丘 的7/1與7/3關鍵畫面,卻極不尋常派資訊兵進行錄影畫面電源供應的插拔作業八十分鐘,所謂反常必有妖,難怪桃檢欲言又止噤若寒蟬。又謂凡事不近禁閉室正常搞黑畫面而讓小兵插拔插頭之常情者..

必有大姦慝!

插播一下今天一早,我把全家送去遊樂場後,自己回家騎單車,結果把鑰匙掉了,回到家約九點,想到家裡還有個老爺子,平日這時應該都還在睡覺,就拿起 我放在隨身包的一本克莉絲蒂所寫「東方快車謀殺案」來翻讀,這時日頭愈來愈大,所帶的一瓶水很快就喝完,猛按電鈴,老爺子卻毫無反應,我就這樣邊進行站立 蹲下一上二下的基本教練..一,一邊如關公割股療傷還讀偵探小說,很快的,就產生了類中暑的反應,我的體溫很高,而且開始暈眩,口乾舌燥,我沒帶手機也沒 帶錶,隨口問一下路人,已經11點了。我的視野愈來愈狹隘,望出去也是矇矓一片,此時我當機立斷,去五百公尺外跟友人求救,借了兩百塊,再緊急去超商灌進 兩罐可樂,吹了一小時冷氣,此時才看到我家老爺子,撐了把傘,施施然從外來。

爸,你快把我洪仲丘了。

啥?肚子餓,幹嘛不去買便當?

算了,我家老爺子身體強健,高齡九十三,有點耳背,九點以前外出運動,12點半才回家,幾乎把我操成人乾,我要是多肥上一點,只怕小命不保。不過, 我也把這本「東方快車謀殺案」重讀完了。感覺上,有點少年PI的影子,有12個人因為私仇,在這列快車上,屏除其他乘客,殺了撕票兒童卻逃過法律制裁的凶 犯。而赫丘里白羅就在車上,於是受鐵道公司主管之託,開始調查,最精彩的部分是這12個乘客的證詞,某甲可以蓋過乙,某乙又蓋過丙,人人看似都不認識,職 業也各不同。鐵道公司主管說,他依照這些乘客證詞,依發生的時間序及有無動機,有無不在場證明,列出了一張表。白羅說:這張表沒用。然後列出白羅的關鍵十問,

第一,體檢單是誰幹的?

第二,禁閉令是少將下的還是副旅長?

第三,黑畫面拍到誰?

第四,誰下令拔插插頭?

第五,胖子可不可以當瘦子操?

第六,軍高檢可不可以與人民為敵?

第七,殺人重罪軍法因何胡亂交保?

第八,洪仲丘到底懶還是不懶?

第九,馬英九為何非要軍法來辦?

第十,馬英九有把洪仲丘當人看,把台灣人當人看沒?

好的,依循白羅的思路,我隨手列出這十問,這是破解洪仲丘被一個幕後集團,集體設局謀害虐殺,尋找真相最好的辦法了。在「東」案裡,這12個人,人人都戳了死者一刀,都是共犯,如果學那個鐵道公司主管,保證把這些殺人犯的證詞列完後,就會辦成了冤案。

聯網異言堂臥虎藏龍,遠來的和尚會念經,有個萊因堂主在上一篇【已經冤了洪下士,還要再冤陳中士?】和這篇【從洪案的社會異象,到受害者家屬心態】以及台灣阿Q格主說【告別洪仲丘,大家如釋重負!】,這裡一起談一談,基本上,這就是孔子所說鄉愿型的評論,

萬章曰:「一鄉皆稱原人焉,無所往而不為原人;孔子以為德之賊,何哉?」曰:「非之無舉也,刺之無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潔;眾皆悅之,自以為是;而不可與入堯、舜之道,故曰德之賊也。」

在金庸小說飛狐外傳,胡斐看鳳天南殺人搶地皮,還逼瘋鐘四嫂,要幫鐘家出頭,抓著鳳天南獨子說要去北帝廟剖腹查找胡斐被偷的鳳凰肉,此時就有圓團團的鄉紳說:「大俠,使不得呀,一刀剖開人就會沒命呀。」胡斐罵:「怎麼鐘四嬸要剖小四子肚皮找鳳家被偷的鵝肉,你不阻止。」這時又來個笑容滿面的富家翁說:「欸,鐘四嬸要學會放下啦,人家德國有個普方老太,都是這樣幹的咧」

而台灣阿Q的如釋重負說,要請大家看一則鄉野傳奇,

有一個據說是真實的故事,在中國的貴州,一台行駛於山路的破舊老巴,由一個貌美的女司機駕駛,正穿越重重高山與深嶺,就在車子開到一處較平的坡路 時,有三個流氓怪叫要司機停車,司機停好車,三個流氓就驅前說:「姑娘,陪我們下車玩玩吧!」臉上還露出邪惡的表情。女司機不肯,奮力掙扎,有個瘦小男子 此時挺身而出:「你們這是做甚麼,快放開。」兩個流氓生氣的痛扁該男子一頓,打到牙齒斷了,眼鏡破了,打趴在地上,半晌爬不起來。此時滿車的乘客,裝睡的 裝睡,聊天的繼續聊天,有爸媽帶著小孩的,就把小孩的眼矇起來。女司機終於被帶下車去,良久…三個流氓笑嘻嘻的回來了,女司機衣冠整齊的,跟在後頭回 來,感覺好像剛哭過。「下車!」啥!瘦小又受傷的男子不敢置信。「我叫你下車!」女司機加重語氣,不露表情。『我…我剛幫你抵擋惡人,妳怎麼叫我下 車。』女司機說:「你救到了嗎?你不下車,我就不開車。」此時車上打瞌睡的醒了,聊天的也停止聊天。「我說老兄您就幫幫忙,我們還趕著路呢!」「對啊,難道要我們扔你下車嗎?」男 子終於被扔下車去,公車也加足馬力,絕塵而去。男子在山路上哭了一陣,怪老天不睜眼,花了兩三天,一拐一拐的走回省城,找個旅館療傷。過了兩天,男子在店 裡吃早餐,看到電視上的新聞快報:『本台消息,在某山區,發現一台公車墜崖,車上數十男女老少含一個女司機,無一倖免。』男子看完,忍不住大哭了起來,店 裡的其他客人沒人曉得他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

有人說:「哇,好可怕的故事。」公車上通常有四種人,司機、壞人、乘客、和見義勇為挨揍的 男子。在台灣的公車上,有個壞人坐在博愛座上,有個男子,是個年老體衰剛看完病的老先生,見義勇為叫該壞人讓座,這裡我們暫不討論老先生是不是自己要坐。 其他裝睡的,看壞人打人閃得老遠的,繼續聊天的,都跟貴州山裡與壞人一同送葬的其他乘客一樣。這些人不是壞人,本身也沒有毛病,沒有缺點,很守規矩,可是 真正要他在是非善惡之間,下一個定論時,他卻沒有定論,表面上又很有道德的樣子。在台灣,就是不坐博愛座,冷眼看著壞人毆擊老人的乘客;在中國,就是流氓 欺侮司機時,噤聲不語,卻在女司機要瘦小男下車時,冷言冷語:「小孩肚子痛。」「趕著要進城。」再聯手把該瘦小男扔下車去。試想,瘦小男如果仍在車上,女 司機未必衝落山谷,讓全車同歸於盡。(按:請參【公車鄉野傳說  花博政治奇譚】)

台灣阿Q說大家如釋重負,就是說著那些在車上打瞌睡的醒了,聊天的也停止聊天的大家:「我說老兄您就幫幫忙,我們還趕著路呢!」「對啊,難道要我們扔你下車嗎?」

只是接下來,台灣這一整輛車被民怨載著馬總統開向斷崖,不知道要換誰哭喔。

.

後記:至於某人說的連人類都聽不懂的話,就留給有正義感的格友去評了(請參「侮辱洪仲丘 譴責銀正雄」)


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 2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716 views

2 Comments

Comments -49 - 0 of 2First« PrevNext »Last
  1. 分享

  2. 分享

Comments -49 - 0 of 2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