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 am - Wednesday 02 December 2020

再見另類國防-民進黨兩岸戰略系列七

週二 2013年08月06日, 10:4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0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30多年來,美國涉台官員過得最窩囊鬰卒的應該是2003到2008間的5年。那鬰悶比起1960年代力推以一中一台或雙重代表方式讓台灣留在聯合國卻被蔣介石夫婦全力杯葛而失敗,或1977處理美台斷交,在台北被蛋洗兩件事恐怕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長程定翼反潛機(P3C)。圖片來源:尖端科技軍事資料庫

這期間,美國既持續地為執政的陳水扁迷航外交、大選公投搞得火冒三丈,又為國民黨契而不捨地全力杯葛軍購預而惱怒。儘管2006美國就警告官員台灣若不願在自我防衛上投資,2008年新政府就等著接收一個美台關係螺旋下降的爛攤子,國民黨並不在乎。

2009年AIT台北辦事處署長楊甦棣在卸任離台記者會中忍不住透露,國民黨黨團高層向他坦承過去反對軍購純粹是為了政爭:「我們是不應該的,當初那麼做,是因為『政治就這麼在玩』!」

一句話足夠氣死人。

當時溫文儒雅馬英九主席也支持杯葛軍購預算,2007自豪說「三年前民進黨提出6108億軍購預算,我們在程序委員會擋了50幾次,夠不夠強悍?」但他和立委黨團不同,他的強悍並不是為反對而反對而假出來的,而是認同國民黨智庫國安小組負責人蘇起「防禦型防禦戰略」的觀點,認為民進黨政府根據「攻勢嚇阻」戰略規劃的武器採購計劃是錯的,不應該支持。

這一來就很離奇了,既然幾乎所有國民黨立委其實真正認同的戰備觀點和民進黨政府一樣,那豈不是民進黨政府的戰略觀是主流的,反而馬、蘇兩人的戰略觀是主流之外的「另類」異端。

的確是,蘇起提倡的防禦戰略觀在西方國家正好叫作「另類防禦」(alternative defense)。

1990年代,美國聯中制蘇時代結束,對台軍售大幅解凍,號稱進入台灣向美國軍購乃至加強實質軍事合作的黃金時機 ;台灣也全力強化海空軍軍備,結束大陸軍時代,1990年至2000年台灣共向美國採購了210億多美元的軍備,其中反登陸相關裝備才34億,佔總額的16.6%,制空、制海相關裝備則高達83.3%,所以名義上的戰略是從「攻守一體」轉向強調守勢-「防衛固守, 有效嚇阻」,反登陸重於制空制海;但實質戰略內涵己從固守,決戰灘頭轉向嚇阻戰略。

這時,積極進行研發射程1000以上的中程飛彈;軍購方面,除F16C/D戰機外更規劃了柴電潛艦與愛國者三型飛彈(PAC3)、長程定翼反潛機(P3C)「三大軍購案」。2000後,建軍戰略更加清晰:決戰境外,以海空戰力阻敵於彼岸,殲敵於海渡,滅敵於灘岸來保障台灣島上不被戰火摧殘,在這樣的戰略想定下,三大軍購案予以延續。

三大軍購案,1999美國只批准愛國者三型飛彈,2001年小布希上台改變全球戰略,界定中美為戰略競爭關係,批准對台出售柴電潛艦、長程定翼反潛機。

台灣2000年以來的積極防衛戰略和小布希攻勢現實主義作風蘇起全不以為然,認為都和他鍾情的守勢國防理念不合,對軍購計劃全面杯葛。台灣自製飛彈方面,則蘇起不只反對中程飛彈,連短程飛彈雄二E飛彈都反對,認為雄二E會讓陳總統可以掌握12到14枚足以攻擊中國上海、南京、武昌等城市的武器,他很奇怪地說雄二E飛彈是「保扁彈」。他還擔心台灣飛彈量產後,會又有核武。

1980 年代初, 因對核威脅、攻勢嚇阻戰略所維持的「恐怖和平」的高度不安,進步的、左翼的人士在和平及反核運動激盪下提出了「守勢國防」、「非攻擊性國防」、 「非挑釁國防」等理念,這就是蘇起「防禦型防禦戰略」觀念的來源,這理念黨主席馬英九全力支持。2008馬一上台就讓他當國安會秘書長以便施展新戰略。

正好,2008夏馬總統就職時,美國《海軍戰院評論》 刊出美國海軍退役軍官莫瑞(William S. Murray) 寫的〈臺灣防衛戰略再檢討〉,主張臺灣不必擁有飛彈防禦、反潛機、柴電潛艦等「昂貴而缺乏效用」的軍備,而應採用可以持續忍受初期突襲、擊退入侵及長期忍受封鎖的防禦武器系統,以強大的專業化陸軍擊退可能的入侵, 不擁有「入侵性」武器也比較不會刺激中國,是為「豪豬戰略」,(Porcupine Strategy)這戰略蘇起十分佩服,認為可以和他的守勢國防銜接,於是馬英九規定軍事官員必讀這篇文章,接著,國安會邀請莫瑞來台演講。

馬蘇鍾愛的這一套戰備構想,軍方的反應很有趣,國防部軍事發言人池玉蘭說,國防部樂於參考新思維。「新思維」三個字很客氣也很清楚地指出自己長官喜歡的這一套是另類,非主流。
從此,國安國防兩個系統進行戰略選擇的角力。

1992年國防部出版「國防報告書」中指出,台灣地區防衛作戰首重制空、制海,但仍認為地面決戰為勝敗的關鍵。

2003出版的國防報告書中指出,台灣的防衛作戰構想為本「有效嚇阻、防衛固守」之戰略構想。

到了馬總統上任,只談守勢戰略,把「有效嚇阻,防衛固守」的國防政策再改回「防衛固守,有效嚇阻」,9月國防部宣布雄二 E 巡弋飛彈不再精進射程;對美軍購則一再推遲提出清單;漢光演習取消實彈而且總統閃人……,這一切無非都是蘇起戰略觀的體現。

但2009年海軍上將林鎮夷接替陸軍出身霍守業任參謀總長,2009雙十節後馬英九秘密視察中程導彈試射,2010年2月1日蘇起去職,接著馬總統在就職三年後重新向美國提出採購潛艦的意願;今年消息透露明年布署中程飛彈;總統首度親導恢復實彈的漢光演習等等都說明,在軍方主流堅持下,蘇起主導的另類國防戰略迅速落幕,蜜月期十分短暫。

值得一提的是歐洲左翼政黨固然有在野時呼應防禦戰略觀的但一旦執政仍然走的是攻勢防禦的軌道,馬總統也是一樣。
不過,呼應防禦戰略觀的,在歐洲,基本上是左翼人士,馬總統、蘇起從來是右翼,馬總統在哈佛唸書時更是極右派,右翼人士採取左翼國防觀念,兩人成了另類戰略陣營中的另類人士。

基本上蘇起倡導另類國防不是基於左翼和平價值觀,反而弔詭的,正是從右翼的,他自稱的現實主義出發,服從他相信的「霸權轉移」已在進行中的態勢,馬在他建議下取消漢光的實彈,總統在漢光中快閃,就是彰顯對霸權轉移順應的儀式性演出。

事實上,從軍事上看,豪豬戰略雖屬守勢戰略,但戰術上仍可多取攻勢,這樣,和攻勢防禦的優劣便仍爭辯空間,只是在蘇起構想下,豪豬戰略還必須進一步依他霸權轉移下的和平政略作整合,似乎是連戰術上的攻勢都要極力避免了。豪豬戰略甚至被認為難脫美國「棄台論」(【華山論劍】蘇起的信仰:美國棄台論-民進黨兩岸戰略系列五)的背景,或者是大陸軍主義的再現。

無論如何,蘇起戰略被放棄並不只是純軍事戰略原因,還涉及到原先配套的整體國家發展戰略出了問題,這是得進一步探討的。

林濁水 Aug 6, 2013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0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