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5 am - Thursday 26 November 2020

十二年國教能「解放兒童」嗎?

週二 2013年08月06日, 10:5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2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當社會為實施十二年國教吵嚷不休之際,重讀加拿大非政府組織「解放兒童(Free the Children)」創辦人魁格.柯柏格(Craig Kielburger)所著《解放兒童》一書,從年僅十二歲的魁格對兒童人權的關懷,以及加拿大教育體系和公民社會提供的發展空間,能帶給台灣多少反思和啟示?

27c3e83bbde27edbe3715b8cc075beab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一九九五年四月,魁格在報紙上讀到一則巴基斯坦童工,每天工作十二小時,月薪不到一美元。這名童工挺身抵抗不公義,最後被殺身亡。這是《解放兒童》的發端,寫的是魁格的南亞人權之旅,記錄他走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南亞國家和城市,探訪童工生活與受剝削的悲慘景況,真實描述南亞各國童工的人權哀歌。

「童軍團是我生活中的重頭戲。在學校我的課外活動沒有停下來,踢足球、上教會、玩曲棍球,還有閒暇可以讀點好書。」這是魁格描述的小學生活。相對於此,台灣的小學生又是怎樣的一幅景象?書包塞滿教科書,補不完的習,加上寫不完的作業,升學主義始終主導著教育走向,教小學生怎能不沈重。再加上近年來,受少子化影響,父母過度保護和溺愛的結果,台灣的兒童反而逐漸喪失獨立自主的能力。

正是由於學校教育提供自主性空間,魁格才得以基於「愛與瞭解」,號召同齡學童共同參與一項從無到有的全球性關懷運動,也基於這樣的信念,親身前往南亞各國瞭解童工實際情況,對童工悲慘的境遇作第一手觀察報導。台灣高中以下的學生,在五育並進的教育體系下,是有對弱勢族群付出關懷和行動,但卻是鳳毛麟角。實施十二年國教後,當志工服務時數也列入超額比序,學生為比序而志願服務的偏差現象就會不斷出現。

95ce50914a3752fce117668b5600084b
圖片由作者提供

事實上,魁格在南亞諸城市的旅程,看見的不只是兒童人權問題,在婦女人權、環境權也有所體驗。「等男生都吃完了,女人們才坐在我們的位子上,吃著剩下的菜肴。」;以此對照吳念真拍攝的《台灣女人》短片,母親站著吃剩下的魚尾巴,男童還天真的對母親說:「我長大會買魚尾巴給你」。這是受傳統男性沙文主義所扭曲的「男尊女卑」人權觀,也是侵犯婦女人權的根源。

針對泰國充斥兒童性侵害(童妓)問題,通過書中簡單的對話,點出問題徵結。軍、警與業者三方的共犯結構,造就泰國童妓市場存在的事實和無政府狀態。威權體制下的台灣,「特權」觀念深植人心,提供警察有擴權的機會、民代關說的空間過度膨脹,以及業者的打通「關節」後的有恃無恐,這三者串連的共犯結構生態錬,也曾經一度腐蝕台灣的社會正義,周人參電玩案即為共犯結構的顯例。

魁格也在書裡寫下對南亞水資源的觀察。「在加拿大,我們視乾淨的水為理所當然。但對這個地方的人來說,水是一項恩賜,與生命一樣珍貴。」水資源對台灣也是上帝的恩賜,但或許是長期水費計價偏低造成用水浪費,民眾習以為常的結果,節約用水很難在社會落實,每遇枯水期,政府只能祭出分區供水或階段性限水措施,一旦獲得充沛雨量停止限水後,用水惡習又回到原點,民眾還是沒得到教訓。

魁格.柯柏格因關懷全球兒童的行動,不僅獲得羅斯福自由勳章、加拿大總督功勳獎和世界青年獎,更三度被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十二年國教實施後,魁格的經驗應該可以提供老師和家長不同的思考角度,讓學生在適性學習環境裡,發展獨立、自主的性格,在讀書升學之餘,能夠投入更多社會關懷的行動。

陳清泉 Jul 6, 2013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2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