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pm - Thursday 28 May 2020

何榮幸:第一次網路公民運動?

週三 2013年08月07日, 12:0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8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公民1985行動聯盟」在八月三日晚上的最後演講,我深受感動,非常肯定這群網路鄉民對於台灣社會的深刻關懷。但是,我對該聯盟強調的「第一次網路公民運動就上手」不以為然,這種說法,置之前網路公民運動的努力於何地?

根據報導,1985聯盟起初有39人,後來擴充到60多人。無論人數多寡,只要完整聆聽這場以「公民覺醒」為名的最後演講,你會發現,這群從頭到尾都以網路鄉民自居的年輕人,很有能力以深入淺出的語言談論民主、鼓舞人心,他們展現的正義感、行動能量與論述能力,在在讓人對年輕世代充滿希望。

令人欣喜的是,1985聯盟不只聚焦洪仲丘案,他們還關懷大埔四戶迫遷、核四存廢、兩岸服貿協議。他們強調:「我們就是一群公民,我們不是專職的社運分子,我們要說,世界上沒有什麼人叫做社運分子,唯一有區別的只有關心社會與不關心社會的人兩種。」這樣的聲音,比藍綠兩黨的政治動員更具穿透力量,讓飽受藍綠兩極撕裂的台灣社會,重新點燃關懷公共事務的熱情。

此外,1985聯盟並沒有忘記所有社運團體的長期努力,他們甚至在最後演講中呼籲:「同時我也要向所有社運團體說,這個公民社會,欠你們一份支持和鼓勵。剛剛我們提到大埔拆屋事件,大家覺得那件事情有正義嗎?那你們有多少人站出來了?」以此對前人的貢獻表達敬意。

正因為如此,我對於1985聯盟在演講一開始就強調:「這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不由任何政治人物或名人領導,單純由公民發起,公民策畫,公民參與的一場公民活動」感到納悶。如果八三活動可以如此自我詮釋,近年從樂生院保存運動、野草莓學運、反圈地運動、反中科四期運動、反國光石化運動、反士林王家拆除、反華光社區拆除到大埔四戶抗議活動,這麼多不是由政治人物或名人領導的公民活動(名人頂多是後期參與聲援),又該如何定位?

尤有甚者,八三活動落幕後,1985聯盟在回應各方問題時,竟再度表示:「我們也會努力寫出一本『第一次網路公民運動就上手』,版權沒有,翻印不究,甚至可以讓每個人公開編輯。我們希望把這段時間的經驗留下紀錄給以後網路世代的公民。」同樣的道理,如果八三活動是台灣第一次網路公民運動,那麼之前已經出現的各項大小網路公民運動(前述社運中,就有多項是網路公民運動)是否應該自動消失?

其實,從1985聯盟演講中出現前台大法律系教授林山田(一00行動聯盟召集人,當年致力於廢除刑法一百條內亂外患罪)的名字與見解,就可以得知,該聯盟中不乏具有歷史感的參與者,才能從林山田教授來談是非與正義觀念。

但是,「第一次不由政治人物或名人領導的公民活動」、「第一次網路公民運動就上手」云云,卻又如此明顯缺乏歷史觀,彷彿是在真空中為八三活動做出歷史定位,因而顯得過度自我膨脹與抹殺前人努力成果。

比較合理的解釋,應該是1985聯盟採取合議制,最後演講及綜合回應都是「集體創作」的結果,因此才會出現有的地方具有歷史感,有的地方卻像是得了失憶症的自我矛盾景像。

無論如何,1985聯盟的表現瑕不掩瑜,我對該聯盟倉促成軍卻能成功舉辦25萬人抗議活動(這點該聯盟很中肯地歸功於洪仲丘媽媽、姊姊的動人召喚,以及馬英九總統令人無比失望的無能處理),並一舉促成軍事審判制度回歸司法偵察的修法,始終抱持高度評價。

而對於不少第一次上街頭抗議,乃至第一次關心公共事務的民眾,1985聯盟已在他們心中埋下公民意識的種子,讓他們未來對於這片土地不再冷漠,這也將是1985聯盟與八三活動所產生的深遠影響。

2013/08/07 天下雜誌 獨立評論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8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