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従日本看台灣 – 多倫多世界台灣同郷會講演(原文中文)


台灣研究論壇會長 永山英樹

我知道各位很不喜歓中國、我也是一様。但是我不會講台灣話,也不會講英文,我與各位共通的語言只有中文、請原諒我用中文講。

●野蠻的中國人與文明的台灣人

 1986年,當時我在中國的西安留學。有一天我的女朋友,也就是我現在的太太來找我,[女也]說:「我在広州所看到的中國人都非常野蠻、實在很受不了。獨獨有一次、我遇到了一群既理性而又有禮貌的人,我覺得他們不像中國人,反而比較像日本人。他們讓我覺得很有親近感。到底他們是従[口那]裡來的[口尼]?」我馬上斷定:「那絶対不是中國人。」但是我太太卻說:「可是他們講中國話阿」。這対當時的我們両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1988年,我們倆第一次到台灣觀光,便把那個疑問給解開了。原來那一群人是台灣人。但就在同時卻又產生了一個新的疑問,那就是擁有高度文明又與中國那麼不同的台灣、為什麼還繼続用「Republic of China」(支那共和國)這個名字[口尼]?

 我到台灣觀光後,台灣的風景與台灣人的精神都令我感動,於是我就開始研究台灣的文化與歴史。之後,我才発現台灣竟然是這麼重要。台灣位處重要的戰略地位、可以說是完全掌握了日本的生命線。身為一個日本人、我感到幸運的是,台灣人與中國人完全不同,台灣人與日本人的価値觀很接近,很容易互相理解。但是當時的大多數日本人關心的是中國而不是台灣,日本人対台灣的印象就是那是一個「被國民黨佔拠的孤島」而已。従那時起、我開始向日本社會訴求台灣的重要性,也積極展開増進日台關係的活動。

 我接觸越多的台灣人,瞭解越多台灣歴史與困難的現狀後,我対台灣越有感情,台灣是一個我引以為傲的國家。今天我就以一個対台灣抱有「愛國心」的日本人,來跟各位進行演講。

●只有民主與自由的理念不足以建國

 台灣是一個不隸屬於中國的主権獨立國家,而維持、防衛此國家現狀的,正是台灣圧倒性的民意。台灣人向國際社會大力宣傳,強調台灣是個與中國不同的民主自由的國家。這個挙動相當有効,因為如果沒這麼做的話,也許便得不到今日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這般的支持。

 以往対台灣漠不關心的日本人,在1996年的総統直選後,也対台灣這個民主的國家開始關心並抱持善意。連最親近中國的媒體・朝日新聞也曾刊載「台灣的將來應由台灣人來決定」的評論。

 但是台灣今後要繼続以主権國家走下去,光靠民主與自由的理念是不[多句]的。現在幾乎所有的台灣人都反対跟中國統一,但是問他們反対的理由後,往往得到的答案是因為中國沒有自由,或中國的経濟狀況比台灣差等等。那這是不是表示說,如果中國的経濟與自由度発展到跟台灣一様或以上的話,要統一也可以的意思[口馬]?

 如果只是論民主與自由,那在中國的「一國両制」下也可以得到充分的保障。但如果要守護住台灣這個國家體制的話,則必須要讓國民擁有堅定不移的國民意識−−也就是台灣意識,然後還必須把台灣意識昇華到台灣民族意識才行。

●台灣體制是與中國統一為前提的國家體制

 雖然現在的台灣意識看起來好像很高漲,但以我外國人的眼光來看的話,那還不[多句]堅固。例如台灣還允許主張投降中國或主張與中國統一的政黨跟媒體存在,而且還讓他們為所欲為,橫行無阻。這様是無法守住台灣的。

 所謂民主,就是指民眾為國家的経営者。既已擁有國家之實,卻還存在願被野蠻國家統治、或願與野蠻國家合併的主張,這不能稱之為真正的民主主義,也不能稱之為完全的主権國家。為什麼我會這麼說,是因為台灣還存在著台灣體制。而台灣體制,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將來是要與中國大陸統一為大前提的中國人國家體制。

 只要這種既是中國又是台灣的曖昧體制存在一天,台灣人就不可能擁有堅定不移的愛國心及國民意識。但可惜的是,台灣人自己不太清楚這一點。若是日本的話,即使戰後被台灣佔領,現在也一定早就以日本國獨立了。而台灣,也許是因為400年來都沒有自己的國家,所以才沒辧法做到這一點的。此外,台灣人自己無法完全消除中國人意識,更是允許台灣體制存在的一大原因。

 即使是陳水扁総統,我認為他也沒有百分之百的台灣意識。所以他才會過度考慮在野黨及敵國中國的反應,而維持著台灣體制。他所強調的「台灣就是台灣、台灣就是台灣」的說法、在國際上完全沒有說服力、因為台灣在法理上的領土包括了中國與蒙古。這種說法是屈服在政治力學之下的妥協、是放棄建國的理想。這種說法得不到日本人的尊敬、當然也得不到任何支持。如果一個美國総統說「美國就是大英帝國、大英帝國就是美國」的話、他一定是神経有問題。

●台灣體制是中國醤缸文化所[才弁]湊起來的體制

 台灣體制是由中國的政治文化,也就是醤缸文化所[才弁]湊起來的,現在的民進黨的貪汚案件等,也正因為他們擁抱台灣體制而染上了中國的醤缸文化,錯把貪汚當成了従政者的特権。

 但是台灣人絶対不能忘記,在接觸台灣體制前的台灣人曾経是清廉而正直的。台灣人常會感嘆說:「台灣社會真亂!」但那絶大多數是後天性的因素造成的,不是原本就是這様。這只要讀一讀在二次大戰結束後,聯合國派遣到台灣的美國人George.H.Kerr所寫的『被出賣的台灣』或紐西蘭人Allan Shackleton寫的『福爾摩沙的呼喚』就可知道,當時的台灣人是多麼地有秩序且清廉正直。

 台灣戰後的最大悲劇在於,因前近代的中國人意識大挙入侵,造成了早已有近代社會人意識的台灣人思想行為被汚染。甚至更令人遺憾的是,許多台灣人還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場悲劇。

 這種無法完全抹殺的中國人意識,正是強化台灣意識最大的障礙。不將「台灣體制」消滅、建國為「台灣國」的話,就絶対無法消除這個障礙。

●陳水扁政権最大的失敗不是來自野黨的圧力、而是在擁抱台灣體制

 陳水扁受到建設台灣新國家的強大期望,在6年前就任総統。但他的政策推行卻很不順利,有相當的原因是統派在野黨及統派媒體的[才止]後腿所致。而中國的圧力與日美的態度,也対陳水扁政権形成了相當大的障礙。也就因為這様,民進黨的支持者為了擁護陳水扁,說這都是國民黨留下的爛攤子。

 但以一個日本人的観點來看、台灣最大的危機是陳水扁擁抱台灣體制、這不只讓民進黨失去其核心価値、而導致道徳淪喪。也讓支持者開始混亂而喪失了方向感。2000年以前要打倒的體制、在2000年以後竟是要努力防衛的體制。為了政権忘了建國的目標、這是理想喪失的開始、也是腐敗的開始。這等於是為了栄華富貴而把児子送給敵人當養子一様、怎麼可能得到國際社會的尊敬與真正的成功?

 我認為與敵國中國眉來眼去的國民黨是應該批評,但光光批評國民黨情況並無法好轉、因為國民黨本來就是要把台灣送給中國、批評無法改変國民黨的本質。與其批評國民黨,與権力無任何瓜葛的海外台灣人倒不如強烈要求陳水扁脫離台灣體制,並強化其獨立建國的意志。各位如果真的是陳水扁的支持者,應理所當然地要求節節後退的陳水扁「前進」、而不是幇他找後退的理由。

 台灣國民常講:「因為陳水扁他現在情勢不好…」而意志消沈,但這看在我日本人的眼中,不過是藉口罷了。追隨権力者的意向,是只有殖民地時代才有的事情,現在已経不是那種時代了,國民必須站起來,讓為政者追隨才行。到現在如果還有那種「等陳水扁改心革面、回到建國路線」的心態的話,是會被敵人給簡單地解決掉的。

 以上這些,是海外各位台灣獨立運動先驅者,所知道的再簡單不過的事。問題在於許多台灣人認為政権得來不易、而縦容陳水扁放棄建國路線、這點我深深地覚得遺憾。我希望対台灣政治有強大影響力的各位,能対台灣人民宣導何謂國家、何謂國民。因為除了打倒台灣、建立台灣國之外,台灣沒有任何退路。

●台灣體制正當化統一的主張

 戰後的台灣,雖脫離了日本的統治,卻不曾成為台灣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這是有法律根據的。台灣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宣稱日本在1945年10月25日將台灣「還給」中國,但是如果真的曾経進行過這種領土割讓的事實的話,中國人應該將日中両國締結的條約展示出來才対,問題是根本沒有這條約的存在。這是因為當時的日本被聯合國所佔領,因此沒有締結條約的能力。在1945年10月25日所挙行的,不過是在台灣的日本軍向聯合國所派遣的台灣軍投降的典禮而已。

 雖然台灣曾利用所謂「戰勝國」的絶大権力,趁戰後紛擾之際対毫無抵抗的日本軍司令官逼迫其簽署將台灣移讓給台灣的命令書,但是卻不為聯合國所承認。唯一正式處分戰前日本領土・台灣的國際條約,是在1951年所簽訂的舊金山和約。該條約只講到台灣脫離日本的統治下,卻沒有提及之後的法律定位;簡單的說,就是台灣並沒有成為中國的領土!這事實連蔣介石的台灣政府自己在1953年簽訂的日華和約第二條中也有明確的追認。

 那麼話說回來,台灣應該帰屬於[口那]一國?根據國際法上「住民自決原則」的大原則,台灣之帰屬應由台灣人民來做決定。屬於中國的台灣體制之於台灣是於法無據的,但是絶大多數的台灣人卻不知道這個事實,這有頼各位先進來努力宣導。台灣人死守這種於法無據的外來殖民地體制下去,怎麼可能會有未來?而且,只要這種殖民地體制一日不廢,那些舊殖民地統治者的中國人再次取回執政権,走回一個中國路線的危險性就越大。因此,早日揚棄台灣體制,以住民自決的方式建立台灣國,已是刻不容緩的了。

●台灣人有比中國人更優越的民族性

 除此之外,還必須宣導台灣人的優越的民族性。我曾経聽過台灣人無法完全捨去中國人意識,是因為対中國抱有歴史及文化的自卑感,我覺得這真是豈有此理!我反而想問說:「中國的文化,有什麼贏得了台灣?」台灣人比中國人文明太多了。由於海外各位的努力,台灣社會早已進行了民主改革,民主主義也已相當滲透在台灣社會當中。為何能達到如此程度?這是因為台灣人有中國人所沒有的公徳心。例如921大地震的時候,台灣人不分[イ尓]我,團結一致,発揮了無私的公徳心及同胞愛。我在日本聽到這事情時,感動到眼涙都掉下來了,也因此我対台灣人是打従心裡的尊敬。如果在其他國家,相信難以看到如此光景。若是在中國,可能早已変成搶奪搜括的地獄了。我曾経跟前往台灣救災的救援隊長対談過,他対台灣人無私而高尚的行為至今仍感銘在心。光看這一點,台灣人就贏中國人太多了。

 成為先進國家的條件之一,便是法治社會。台灣在被台灣軍事接收之前,是當時世界屈指可數的法治社會。相対的,不管中國誇耀它歴史多悠久,到現在還是無法實現法治社會。像眾所周知的228事件,簡單講就是法治社會跟人治社會的衝突。

 現在的國民黨或年輕一輩的台灣人,一聽到228事件就說「要和解」而簡單地將事情帶過去。馬英九也曽軽描淡寫地対犧牲者的家族道歉,還說「國民黨會誠實地面対過去」。但是身為一個台灣人,必須対這台灣與中國両個不同文明的衝突,要有更深的省察才行。也必須更深刻地思考,什麼是台灣文明,什麼是中國文明。如果不做如此深思的話,恐怕會有再次像228事件那様的文明衝突事件発生。

 不,應該說類似的衝突最近就已経発生過了。2004年3月的総統大選後,在総統府前発生了暴動,這令一直認為台灣人的民主性相當高的日本人驚愕不已。但是,那其實不是台灣人的暴動,而是中國人的暴動。我當時看到陳水扁政権[才並]命地対那些野蠻的暴民釋出善意,我只有揺頭嘆気。従文明人的観點來看,那種反文明的行為是不該原諒的。遺憾的是,許多台灣人仍繼続讓反文明集團的國民黨存在,而且還給予支持。

 対台灣人來說,充分瞭解自己是與中國人完全不同的文明人,可說是當務之急。如果台灣人能建立「文明自信心」的話,就可以建設一個偉大的新國家。也會開始拒絶與中國統一,也不會認為中國人是所謂的同胞。之後也會逐漸形成一個完全與中國民族相異的台灣民族。

 但是,不曽在海外生活過的台灣人卻難以瞭解台灣民族的優越性。我常常為此而憂心。所以我希望各位海外的先進,能従海外的觀點來讓台灣人知道台灣的文明比中國優秀。我毎次去台灣都會対台灣人強調這些,並給他們鼓勵,同時我也會不斷地問台灣人、「到底要遵守中國人的台灣體制到什麼時候?」

●日本人喜歓台灣人的李登輝、厭悪中國人的馬英九

 去年,到台灣觀光的日本人超過100萬人次,今年應該會更多。也就是說,対台灣關心或抱持善意的日本人逐漸地在増加。而去過台灣的人,許多都変成了「哈台族」,那這是為什麼[口尼]?這是因為日本人所看到的台灣人,真的是一群値得信頼的人。

 日本人跟台灣人很合得來。曽経留學或住過中國的日本人,幾乎沒有例外都討厭中國、変成「反中派」;但住過台灣或去台灣留過學的日本人,都會喜歓上台灣、変成「親台派」。這當中也有許多人受到了李登輝先生或黃文雄先生寫的書本的影響,而能深刻地瞭解並支持台灣邁向新國家的建設。

 就像日本人擁有日本國一様,台灣人建設台灣國也是理所當然之事。所以我無法容忍的百般阻撓台灣人建國的中國跟台灣的國民黨。我常常対日本人講台灣及台灣人的事,許多人也因此開始關心台灣。我常說:「台灣是日本的兄弟之邦!」,他們便會很感動的說:「日本竟然也有如同兄弟的國家!」

 雖然有許多日本人並不太清楚台灣的現狀,但是只要他們聽過一次我所說的台灣,他們都會対台灣寄予同情,並給予支持。這是我自己在日本的實際経驗。

 這個月馬英九來日本訪問,在東京挙辧了中國外記者會。馬英九說他自己是和平的使者,想獲得日本人的支持。而我們就在會場外的大廈前挙行街頭演講,対記者以及行人高呼:「不要被馬英九騙了!」「中國害怕日台真正的友好關係,而馬英九只是要來建構中國所偏好的日台關係而已!」當我們対著路上的行人開始大聲喊:「守護日台關係!」的時候,也有人対我們說:「說的対!」這證明日本人越來越關心台灣問題。

 所以,我想說的是,日本人沒那麼簡單就被馬英九騙去!跟馬英九進行會談的親台派國會議員們也対馬英九說,[イ尓]是一個不受日本及台灣歓迎的人。台灣的媒體報導說馬英九的日本行比預想的還成功,我說那完全是亂寫,馬英九的日本行根本就是徹底的失敗。因為日本很清楚、馬英九親中國、反日本也反台灣。

 而相対的、日本人對李登輝先生的態度則完全不同於馬英九。李登輝先生曾経在2001年跟2005年造訪日本。我跟在日台灣同郷會的人們一起去機場迎接李先生,両次都聚集了數百位日本人跟台灣人。我真的非常想給各位看看當時的盛況,大家揮舞著手上的日本旗或台灣旗,喊著「台灣萬歳!」也有人感動得哭了。接下來在李登輝先生所住的大阪帝國飯店,飯店寛広的LOBBY幾乎被歓迎李登輝先生來訪的日本人給完全佔據,大家齊聲高呼「萬歳!」,令飯店的工作人員不知如何是好。

 換句話說,日本人與其說歓迎李登輝先生個人,倒不如說是歓迎代表台灣的台灣象徴・李登輝先生的來訪。也就是說日本人対台灣是打従心底的歓迎。因為中國政府的打壓、日本政府一直対台灣都冷淡以対,所以當李登輝先生終於可以成功來訪,那感激的心情是無法言喩的。

●勇敢拋棄台灣體制才能得到國際社會真正的尊敬

 為什麼日本人對馬英九與對李登輝先生有如此不一様的態度。最主要的是因為自稱中國人的馬英九主張堅持一個中國的台灣體制、而台灣之父李登輝則明確地指出爐灣根本已不存在、而往建國之路邁進。一個虛偽、一個誠実。日本人當然討厭虛偽而喜歓誠実。

 我們親台灣派的日本人,常対政府及國民訴說:「台灣並非中國的領土」,但卻常被反駁說:「台灣自己不也自稱自己是China[口馬]?」這點常常讓我們覚得很難過。因為就像我前面說的,只要台灣繼続稱自己為台灣,那國際社會就永遠會把台灣看做中國的一部[イ分],只會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擁有台灣的主権」之主張正當化。不管台灣再怎麼說「不武不獨」,中國是不可能會停止並呑台灣的腳歩的。

 因此我最後必須再度強調、不要只是想如何贏得選挙的勝利、而是應該考慮如何打破在法理上把台灣定位在中國之內的台灣體制。尤其是在海外的台灣人、應該沒有任何利害関系、可以更大聲地要求台灣的本土勢力不要只是緊抱政権不放、而該往建國的路邁進。

 我在這裡可以斷言,如果台灣能自己拋棄台灣體制,建立台灣國的話,日本的輿論絶対會給予支持。只要日本政府一旦知道台灣人勇敢主張台灣並非中國的領土,那就必須給予承認。因為日本政府根本不願意把自己頼以生存的生命線−−台灣,被中國並呑。這才是日本政府與國民真正的心聲。

 多謝大家! 共同為台灣來打[才弁]!

『台灣の聲』  http://www.emaga.com/info/3407.html
『日本之聲』  http://groups.yahoo.com/group/nihonnokoe  (Big5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