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4 pm - Sunday 11 April 2021

永遠的台灣人英雄—悼念科學家王敏昌先生

週五 2012年10月12日, 12:4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90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王敏昌

今天(2012年8月4日)早晨,台灣人科學家王敏昌先生在加州家裡去世了,聽到這個消息,一陣心痛!

幾年前我曾寫過一篇文章「台灣人王敏昌——挽救了無數男人的英雄」(附後),講述了這位科學家的故事,他是男子前列腺癌早期測試方法PSA的發明者,正是這項發明,使這種癌症能夠及早發現,而挽救了全世界無數男人的生命。

備註:PSA:前列腺癌早期測試方法PSA(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

但不幸的是,2009年4月,這位科學家自己卻被查出癌症,而且是很難治的膽管癌,因為那個部位幾乎無法手術。當時醫生殘酷地判決說「他可能只有兩個月(生命)」。但王敏昌沒有放棄,他跟癌症頑強搏鬥了三年零三個月,直到今天早晨。

熟悉王敏昌的很多台灣朋友說,他做人相當低調。所以即使是很多台灣人,也不知道那個挽救了無數人生命的PSA測驗法是台灣人王敏昌發明的。

每個族群都有自己的英雄,在我的眼裡,王敏昌不僅是台灣人的英雄,更是值得人類銘記的科學家。

在體育界,每有台灣人出頭,包括像林書豪那樣的父母來自台灣,是台灣後裔的美國人,也得到台灣人的歡呼和敬佩。更不要說王建民、曾雅妮等體育名將。雖說每一個領域的英雄都值得敬佩,但醫學還有不同,體育多是娛樂,而醫學是治病救人,其價值更難以估量。王敏昌是醫學界的英雄,但他的那項了不起的發明和人生價值,卻沒有被更多的台灣人認知。所以,這次王敏昌走了,真希望在美國的台灣人知識精英們,能夠組成一個全美的治喪委員會,來肯定和悼念自己的英雄,台灣人應該對自己的英雄給予一份應有的敬意。

一個族群要想站立起來,首先應該肯定、推崇自己族群裡的真正的英雄(而不是政客們),確定正向的價值,鼓舞更多的後人。尤其台灣在國際上被打壓,在奧運會上不能舉自己的國旗,不能使用「Taiwan」的名字的情況下。而在自己的家園,台灣人受到國共聯手的打壓欺辱,在這種時刻,台灣人更應該認知和宣揚自己的英雄,推崇那些「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偉大貢獻者的價值!

敏昌,我會從東岸飛過去,和朋友們一起送你最後一程,向你這位台灣人的英雄表達敬意,你是我們永遠的朋友,更是台灣人的驕傲。人類的科學史銘記你!

2012年8月4日中午匆匆寫就

附錄:

曹長青:台灣人王敏昌——挽救了無數男人的英雄!

五月的一天,像以往一樣,在晚上關電腦之前,再看一下電子信,突然發現加州柑縣FAPA副會長余哲明先生來信說,我們共同的朋友王敏昌被查出癌症,而且是晚期。趕快拿起電話,王敏昌夫人葉秀卿在電話那端,悲傷地證明他先生被查出膽管癌。

這實在是難以令人置信的。去年台灣大選時,我們還在台北一起吃飯、聊選情,一點看不出他有生病的跡象。幾個月前,秀卿電子信說敏昌消化道不舒服,稍有些緊張地做過一些檢查,結果回來沒什麽大事,有些炎症,吃點藥就可以了。於是他們出去到埃及等地旅遊,一路都很開心。怎麽現在一下子變成了癌症?膽管癌?以前從來沒聽說過這種癌症。而且是晚期,還說是急性的。誰聽說過癌症有急性、慢性的嗎?不管怎樣,這個消息令我非常傷心,和他們夫婦相識、交往的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嗆聲「尼克森圖書館」

自五、六年前開始,我時常在美國的台灣人社團做一些演講,和台灣朋友們一起探討台灣前途。每次在加州洛杉磯以及附近城市的演講中,總能看到一位非常紳士的先生,在漂亮的太太陪伴下坐在觀眾席中。有一次講完大家在一起聊天,不知一個什麽話題引起我和妻子談起了我們非常欣賞的美國作家安.蘭德(Ayn Rand)。以往的朋友中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在美國人中非常著名,但由於被學界排擠,在華人中卻很少有人瞭解的作家;但畢業於台大外文系的秀卿不僅知道安.蘭德,而且讀過她的名著《源泉》,很喜歡。於是我們的談話越發投機。交談中我妻子談到安.蘭德研究所就在離洛杉磯不遠的Irvine,一直想去看一看。秀卿說她家就離Irvine不太遠,於是後來敏昌夫婦陪我們夫婦一起去拜訪了安.蘭德研究所,一了妻子多年的心願。隨後敏昌夫婦又介紹尼克森圖書館就在他們住的Yorba Linda市,於是我們又一起參觀了尼克森圖書館。其中一個小插曲還頗有意思。

在參觀尼克森圖書館時,有一位館員問我們是從哪里來的。秀卿說,他們倆來自中國,我們倆來自台灣。這位館員很瞭解所謂尼克森打開了中國大門之說,也知道台海兩岸的隔閡。他對我們這兩對來自兩岸的夫婦能和睦相處,一起參觀尼克森圖書館感到很高興,並討好我們說,中國和台灣一定會統一。不料秀卿馬上反駁說,台灣不會和中國統一,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會獨立!

●挽救了無數男人的生命

秀卿善言談,卻對沉默寡言的敏昌頂禮膜拜。交往多了,才知道這個從來不張狂、不多言語的王敏昌是個了不起的科學家,他挽救了無數男人的生命!因為著名的檢測男性前列腺癌的PSA,就是他的發明。

前列腺癌是男性最常見的癌症之一,在美國,據加州癌症基金會的報告,約六分之一的男性都會被診斷患有前列腺癌。但在所有癌症中,前列腺癌相對來說不那麽讓人嚇得半死,主要就是因為靠王敏昌發明的PSA,可以早期發現,其準確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點九九。人們能隨口叫出的很多美國名人,都得過前列腺癌,多年過去了,人還活得好好的,皆因PSA的早期發現。像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前美國國務卿鮑威爾,領導美軍打贏了伊拉克戰爭的史瓦茲克夫將軍、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鮑博.杜爾等等等等。

王敏昌的發明之路,甘苦寸心知。他是高雄鳳山人,1961年畢業於台大農化系,後到加拿大的阿爾巴達 (Alberta) 大學留學,在知名癌症專家 Patterson 教授的指導下,專攻癌症化療藥物,拿到博士後,被導師推薦到美國頂尖的Roswell Park癌症研究所及醫院當研究員。他主持PSA的研究,一做就是十年,終於成央A並在1984年獲得專利。

●造福人類和健康最重要

但即使在台灣人社會,也很少有人知道,這項挽救了無數男人生命的PSA測試是台灣人王敏昌發明的。一是因為敏昌向來低調,保持著台灣人那種憨厚、誠實、不誇張矯飾的本色。二是他雖為主要研究和發明者,但他花費大量時間和苦心撰寫出的「研究基金申請書」,卻被用其上司(系主任)之名去申請,好在申請專利時,美國專利局規定申請者必須是「創意」(new idea)的提出者,或是真正「做實驗」的人,專利證書上才有了王敏昌的名字;但同時卻又被加進一個上司的博士學生。敏昌表示,這個博士只做了很少的PSA研發工作,但這個上司和博士卻搶左妣滅Y,拿獎牌。面對這些不公平,敏昌都不去爭、不去奪,他說,反正同僚們都知道,這是他的研究心血結晶。他是那種不善於爭奪、也不熱衷宣揚自己的科學家。全世界有那麽多病人得益於這項發明,他就滿足了。他說,榮華富貴,都是過眼雲煙,造福人類和健康最重要。

在和敏昌的交往中,他從未談過自己的「偉大發明」,是秀卿為自己的丈夫感到驕傲,給我們做過介紹。敏昌談起的,從來都是台灣。作為台灣人,敏昌夫婦雖然多年生活在美國,但仍非常關心台灣。我每到南加州演講,他們夫婦不僅都來聽,還熱情地說,他們來做「司機」,有好幾次都是他們夫婦機場接送。敏昌駕車,就像他的為人和科研一樣,謹嚴、穩當、認真,而且從來都很守時。

●不能「只看近利,不看遠禍」

五月中旬我到加州柑縣演講,本來說好他們夫婦來機場接,沒有想到他卻突然接到了這晴天霹靂般的診斷。他本人是癌症專家,比平常人更清楚這種惡性腫瘤的後果。

到了洛杉磯機場,朋友Jenny駕車,帶我直奔王敏昌的家。看到敏昌,一陣心酸。他明顯消瘦了,身上插著導管,懷裡抱著水袋。但他精神仍好,竟跟我談了好久。談二二八他父親被抓,談他初中時就「覺醒」,知道國民黨獨裁,因中學老師被關,蔣介石到當地的陸軍官校視察,到處都戒嚴,他們這些孩子都不准出門,更不能到山上去玩。他說,中學時雖被灌輸「三民主義」,但他是個「很會想的人」。

本來以為見到他,會談些有關健康的問題,但敏昌卻一直談台灣。看到他很費力地講話,真是很不忍,但他那些語重心長的心裡話,真可謂是給台灣人、給所有人敲一記警鐘。他強調說∶馬英九上台後,明顯傾中,台灣的前途岌岌可危。可有些台灣人,看到近利,沒有看到遠利;看到近利,沒有看到遠禍。這就像抽煙致癌一樣,不管有怎樣的警告,有些人照抽,因為不會馬上死。癌症是積累二、三十年才發生的。

●生死關頭,仍牽掛著台灣

自1996年台灣首次總統直選,每次大選,敏昌夫婦都回去投票,全是投綠營的候選人。敏昌對目前台灣的局勢憂心地說,國民黨有錢,有組織,綠營又不團結,假如馬英九聯共,台灣被中共拿去,對台灣是災難,對中國人也不好,因為台灣繼續民主,對中國人是個啟示,台灣可以,為什麽中國不可以?

看著這個虛弱、講一會就要休息一下的人,在生命的如此階段,還這麽關心台灣,關心那塊他生長的家園,真是讓人感慨。一個發明了癌症測試方法,挽救了無數病患的人,今天,自己卻進入生死關頭。他仍牽掛著台灣的前途,牽掛著他的牽手、與他共同度過四十多年風風雨雨的妻子秀卿。在打電話向秀卿詢問敏昌的病情時,秀卿就一直說,敏昌是天下最好的男人,最好的丈夫,最有善心的人。而敏昌談到自己的妻子,也是讚不絕口,說秀卿是最漂亮,最能幹的太太。當然秀卿不僅是人長得漂亮,為人熱情坦率,更是持家能手,他們家幾乎一塵不染,每一個地方的糧],都可看出女主人的匠心和細心。熟悉他們的朋友,都知道他們倆幾乎形影不離,總是出雙入對,是一對典型的恩愛夫婦。

●給台灣爭光的科學家

敏昌在一天天消瘦,而在聽到病情的消息不到十天,秀卿也瘦下去好幾磅。但愛的力量,在支撐他們走下去,面對一切。

敏昌是幸福的,他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兒子和女兒,一個是麻醉科醫師,一個是金融專家,都學有所長。全家人都在給敏昌鼓勁,支持他度過生命的難關。更有他的台灣人教授協會以及FAPA的朋友們,都來看望他,向這位挽救了無數男人的生命、給台灣人爭光的科學家英雄,獻上最大的敬意和安慰。

這是一個台灣人的故事,這更是一個似乎默默無聞,卻是真正為人類做出了不起貢獻的、真正的英雄的故事。敏昌,所有做過PSA測試的男人都感激你,所有愛那些男人的女人們,還有他們的子女們,都感激你。你的名字將永遠留在科學家的歷史中,在台灣人的記憶中,更在那些因為你的發明而延長了生命的倖存者的感激中┅

——原載美洲《台灣日報》2009年7月14日

2012-08-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作者與王敏昌夫婦合影

王敏昌寫給老婆的一封信

生生世世緣 天國再相見

◎ 王敏昌

秀卿吾妻吾愛:

最近我飽受病苦。除應付癌,還得對付心律不整,腳水腫,胃腸不適及時而發生的痛風。我一人戰數敵,漸感不支,覺生命正一點一滴地消失,我將不久人世。

年輕時你不計我只是一個前途茫茫、將來收入也不豐的生物化學系研究生,為愛之故和我結縭。婚後46年,一路牽手走來,同甘共苦,相親相愛,互相勉勵,安慰及扶助。雖然如同其他夫妻,我們也有齟齬的時候,但是靠我們的教養和智慧,在爭執中化解爭端,平息不渝。我們也不忘我們婚禮時,在加拿大Edmonton的教堂裡,在Smith牧師面前,向神的誓言:“For better,for worse,till death do us part” 。是以,我們的婚姻能平穩而快樂。我們必須感謝Smith牧師當年明知我們不是基督教徒,仍主持我們的婚禮,並且給了我們祝福及寶貴的教誨,使我們終生受益。或許他預知我們這一對年輕人終將成為上帝的子女。

因為你的能幹,你的理家有序,教子有方,使我能專心致力於研究工作,取得一些成就,也使我們的孩子們如今都事業有成,我真感激你。我今身罹絕症,將先走,奈何?我知無人長生不老,無人能永生在世。聖經上說 “All the days ordained for me were written in your book before one of them came to be” (Psalm139:16),上主給我的壽命是一定的,時間到了,我必須走。遠處的青山永遠在,山上的白雪來了又去,年復一年,可是人的生命不可能永續,一旦辭世,永遠不回。明年春天,當小鳥回到吾家後院,快樂地啼鳴築巢,山坡上開滿花朵的時候,或許我已不在了。

我一直以為我們可以相依再十幾年,真想不到我己走到人生道途的盡頭,永別在即,想來傷感。我們的一生,有許多美好的回憶:和孩子們去採櫻桃、蘋果、葡萄、露營及旅遊;在湖邊古木參天的森林中和朋友野餐;去看孩子們的球賽,聽孩子們的樂隊演奏及合唱;秋天去看紅葉,冬天去玩雪橇;參加Earl的MD及Lauren的MBA學位授與典禮,一家人團聚歡樂;乘火車幾晝夜往東部見Earl、Barbara和我們可愛的孫女Amelia,途中窩在火車上的小套房裡觀賞窗外的雨景、雪景、荒漠、良田、牧場、積雪山中的森林和動物,幽谷中蜿蜓而流的溪水,道旁的崢嶸奇岩;牽手走在歐洲古老小鎮的石板道上,浸浴在法國南部Provance的陽光裡;在遊輪房間的陽台上看蔚藍大海和遠方的覆雪青山,讓海風輕拂我們的臉,或在溫暖的房間裡隔著玻璃門看南極的那一片白色世界和漂浮海中的龐然冰山;和朋友們在黃昏的海濱散步,聽陣陣驚濤拍岸之聲,觀賞落日和滿天的晚霞;和摯友們聚餐談笑‧‧‧我們一生也有不少刻骨銘心的創痛:喪失至愛的父母和親友;對某幾個朋友忠心耿耿,卻受他們的欺騙、利用,甚至侮辱;我的學術生涯在我應得榮譽的時候卻因人際關係,在最不利我的時機下不得不中止;我的失業及帶來的惶恐‧‧‧回顧我們的一生,有歡樂有痛苦,有若乘雲霄車,有起有落,值得回味。我們編織了不少美夢,有些實現,有些破碎,到了年老終於悟出“你不能總是贏”這句美國諺言的道理,坦然接受人生中總會有的遺憾;我也了解到,人生若無遺憾,怎知人生平順時的可貴。想像我去了以後,你在夜闌人靜的時候孤獨地回憶我們在一起生活時的點點滴滴,所經歷一切,我不禁潸然淚下。

我有兩件顯現我們夫妻深厚感情之事,迄今沒對你說過,因為我們台灣人保守,夫妻之情是盡在不言中,以行為表現,而不把愛你愛我這類話老是掛在嘴上。我現在就把這兩件事講給你聽:多年前NATPA在San Diego開會,程孟郎教授會前帶我們幾個人去爬山,走到半山腰你累了,不想再走,於是在半山腰等我。教授們和我爬到山頂,飽覽四周的美景後,就走下山。走到你等我的地點,卻不見你,我一時惶恐,不知你發生了什麼事,後悔先前不該丟下你。繼續爬山,讓你孤單一人在荒山等我。當時我應該放棄爬山陪你一起下山才對。還好我終於看到你,心一陣欣喜。這件事使我頓悟我對你的關愛是根深蒂固的。另一件事也是發生在多年前。有一晚我作了一個惡夢,在夢裡你死了,我卻不接受這個事實,去屋裡每一個角落尋找你,當我最後尋找樓下客人套房而不見你時,我心感一陣淒然,確知你已死,知道從此我必須過著沒有你,沒有愛的單調生活。我醒來後,在心中不斷地喊佳哉佳哉,只是惡夢而已。這個惡夢也讓我知曉我愛你之深。是神藉夢在提醒我必須珍惜你嗎?

我自三年前信靠主耶穌以來深覺我自生到老,都受上主特別的眷顧和垂愛。我一生中數度面臨死亡,卻奇蹟地存活,誠如聖經詩篇(Psalm103:3-4)所言:“who (the LORD) forgives all your sins and heals all your diseases,who redeems your life from the pit and crowns you with love and compassion”。我自覺是一個平平凡凡的人,這世上和我同樣才幹或比我頭腦更好的人比比皆是,我卻有機會,有運氣,脫穎而出,做出一些在醫學上重要的貢獻。回想我的人生道途,不全同於我年輕時的規劃,我總覺得上主在冥冥之中引導我走上成功之道,每一次人生道上的轉折,皆非我所預計,甚至非我所願,初看似挫敗,卻導致更豐盛的結果,也使我們能在晚年享受安穩豐裕的生活。真感謝主。我也感謝由於陳黃義敏牧師和謝堯洋教授的引導,使我們認識了慈愛的天父,有幸做祂的兒女。

自從我發病以來,你憂心忡忡,身心交瘁,以致健康大受影響,每每在窗前見你忍著肚痛駕車去買菜、取藥,我心感疼惜不忍,我心至感抱歉。我們廝守一生,如今將永別,我心難過。我們可愛的孫子們,遠住美國東部,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以往我們可隨時去看他們,我發病以後就不能去見他們了,真遺憾,真捨不得永遠離開他們。我離開大家後,希望你堅強勇敢地生活下去。你要保重,終有一天我們會在天國上主的殿堂,庭院裡和你再聚。我走了以後,你要每日祈禱,時時感謝上主對我們的恩賜。

我感謝上主賜給我像你如此聰明、美麗、開朗的妻子,使我快樂地渡過一生。願你永浴在神的榮光,慈愛及平安裡。願我們仁慈,寬恕,施恩和萬能的神永遠祝福你,保佑你。

敏昌

2012-05-31

轉載自太平洋時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90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