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9 pm - Saturday 15 May 2021

7000萬嫁女山西柳林首富一屁股債 負債率逼近100%

週四 2013年08月08日, 11:25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02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2年3月19日,三亞,山西柳林首富、聯盛集團董事長邢利斌 在三亞麗思卡爾頓酒店為女兒舉辦大型婚禮,婚禮現場展示了女方嫁妝六輛法拉利。歌手范瑋琪在婚禮現場表演。婚禮演唱會請來了諸多明星助陣,朱軍、周濤主 持,王力宏、蕭亞軒、陳佩斯、朱時茂、韓紅、范瑋琪、周傑倫、飛輪海等現身表演。

據了解,婚禮總費用超過7000萬,專門花費數千萬元從北京請了專業的婚禮策劃公司策劃,包下麗思卡爾頓、希爾頓幾家頂級五星級酒店,還租了3架飛機載親友到三亞參加婚禮。

7000萬嫁女煤老闆日子不好過:負債率逼近100%

2013-08-02 21世紀經濟報導

邢利斌,這位山西本地曾經堪稱首富級別的巨鱷,一手運作著山西省最大的民營煤炭能源集團聯盛集團,曾在去年3月,因被捲入“7000萬嫁女”風波逐漸出現在公眾視野,但他的日子現在卻不好過,據接近聯盛集團的金融人士透露,目前集團負債率已逼近100%。

僅僅時隔一年,邢利斌身上的標籤便出現了180度的大轉變。

這位山西本地曾經堪稱首富級別的巨鱷,一手運作著山西省最大的民營煤炭能源集團聯盛集團,曾在去年3月,因被捲入“7000萬嫁女”風波逐漸出現在公眾視野,“炫富”、“奢靡”成了外界對其最直​​接的認知。

而就在一年後,聯盛集團發家地山西柳林縣煤炭工業局局長杜彥斌卻公開對媒體表示,柳林眾多煤企中,聯盛集團的日子最不好過,甚至直言“它從2011年7月開始欠發工資,目前工資只發到2012年7月”。

而據記者調查了解到,儘管目前並沒有明顯跡象顯示聯盛集團出現流動性問題,但其採用 極高槓桿維持併購及日常運營的資金需求確是不爭事實。作為當地的產業龍頭,聯盛集團也是諸多金融機構的常客,除國開行提供大筆貸款之外,為其提供融資的商 業銀行及農信社名單更是冗長。此外,聯盛集團在信託融資方面也可謂長袖善舞,包括中投信託、吉林信託等至少5家信託公司與其有過深入合作。

但值得提醒的是,據接近聯盛集團的金融人士透露,目前集團負債率已逼近100%。而其原本計劃與平安信託合作的100億項目,目前也面臨胎死腹中的危險。

負債率持續飆高

邢利斌於1990年從中陽承包鐵廠起步,第一桶金來源於租賃經營的柳林縣金家莊鄉辦 煤礦,邢利斌對該礦進行了重大技改,使其生產能力由租賃初的10萬噸提高到目前的60萬噸以上。此後一系列併購鋪天蓋地的展開,邢利斌及其一手打造的聯盛 集團旗下資產規模迅速膨脹,並躍升柳林首富,其資產規模在整個山西省也首屈一指。

一直聲稱要打造煤焦企業“航空母艦”的聯盛集團,擴張腳步從未停息。2002年後, 他先後以參股、併購和租售等方式,接下了柳林一半左右的地方和集體煤礦。而這一連串的擴張背後則需要大規模源源不斷的資金支持,在邢利斌的理念中,依靠負 債來撬動資金盤活資產無疑是一條非常可行的路徑。而煤炭重組的機遇也讓聯盛集團在各大金融機構中顯得炙手可熱,於是我們看到諸多銀行、信用社的名字出現在 了聯盛集團的合作名單中。

據記者調查了解到,目前為聯盛集團提供過貸款支持的金融機構中,比較突出的即為國開行,其他包括晉商銀行、交通銀行、招商銀行股份太原并州路支行、華夏銀行太原五一路支行、深發行天津濱海支行、莊上信用社、柳林信用社等都為聯盛集團提供過短期貸款。

國開行、招商銀行、柳林信用社、呂梁市離石區城北農村信用合作社等還為其提供了數額 不等的大額長期借款,而據記者獲得的不完整債務信息顯示,2015年12月22日,聯盛集團將有國開行的21.5億長期貸款到期。2016年2月27日, 將有招商銀行的12億貸款到期,其他包括農信社等機構的貸款還有長長一串名單。

據山西某股份制銀行公司業務人士表示,聯盛集團在當地金融機構間目前來看還是有一定的吸引力,儘管行業景氣度較差,但行業龍頭的資金周轉能力還屬於優良,基本也都能夠按時兌現本息,但是確實負債規模很大,值得引起注意。

某接近聯盛集團的金融機構人士透露,目前聯盛集團的資產負債率已超過90%,此數據雖未能得到聯盛方面的確認,但其高負債的運營現狀確實可見一斑。

83億信託融資起底

除了通過銀行獲取貸款,聯盛集團在信託融資方面也表現活躍。

據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山西聯盛能源近年來通過信託融規模達83.61億,其中北京信託達48.72億(包含劣後部分),山西信託、中投信託、吉林信託分別為10億、9.97億、5億。

山西信託5億融資剛於7月28日到期,而最大一筆北京信託近50億的融資也將於不久後的9月15日到期,而吉林信託5億融資則將於明年7月28月到期。

此前的2010年12月29日至2011年2月25日,山西聯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曾通過華融信託設立集合資金信託計劃1-3期,分別向山西聯盛發放4.98億、1.93億和3億元信託貸​​款,該系列信託均於2012年12月29日到期清算。

而山西聯盛目前最大一筆融資來自北京信託,“聯盛能源產業投資集合信託計 劃”2010年9月成立,首期募集A類信託(優先級)資金15億,隨後又擴募5億A類信託規模,整個信託B類(劣後級)規模為28.82億,信託總規模達 48.72億。該信託資金用於受讓山西聯盛轉讓的特定資產收益權,通過信託期限內因享有該特定資產受益權而獲得的投資目標收益實現信託收益。

上述信託優先級期限為2年,但山西聯盛在2012年6月根據《信託合同》約定向北京信託提交《延期申請函》,申請延期支付投資目標收益差額款項,北京信託也同意延期申請,該信託計劃優先級預定期限延長不超過一年,將於2013年9月15日到期。

北京信託最新發布的公告顯示,該項目運行正常,“尚未發現影響項目運行的重大風險因素,各特定資產收益權主體財務狀況良好,生產經營正常,信託計劃項下抵押質押及擔保資產正常”。

無獨有偶,山西聯盛通過山西信託的5億信託融資也進行了延期。在2011年6月發行 5億規模的山西聯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權益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一期)後,山西信託於2011年7月28日再次發行5億二期信託計劃,產品期限為18+6 個月,即“成立滿一年半,融資方有權選擇延期半年”。2013年1月9日,山西信託公告稱,按照《信託合同》約定,上述信託計劃二期延長6個月期限,至 2013年7月28日到期。

兩款信託相繼延期後,從還款節奏來看,山西聯盛近期的還款壓力不小,除去劣後規模, 還有25億信託融資剛剛到期或即將到期。此外,記者掌握的聯盛集團債務明細顯示,山西聯盛向吉林信託的融資也將於2014年7月28日到期,總規模5億 元,但信託計劃的詳細信息暫無公開信息披露,不排除單一資金信託的可能。

另據知情人士透露,聯盛集團不久前還與平安信託接洽了100億的融資項目,然而因為一些特殊原因,這筆合作很可能無法進行,而這筆巨額融資一旦懸空,也會對聯盛集團產生一定的資金周轉壓力。

併購融資信託樣本

除了利用集合資金信託籌集流動資金,在公開信息難以觸及的部分,山西聯盛集團還有巨額的融資通過單一信託的方式實現,難言具體規模。

其中一個值得參考的案例是,2011年8月12日,山西離柳集團有限公司和山西青鳥 聯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聯盛能源控股90%)簽定《山西離柳集團集團有限公司增資擴股框架合同》,雙方擬共同組建新離柳集團,初步確定離柳集團持股 51%、青鳥聯盛以增資形式持股49%。青鳥聯盛將支付總價為40億元的對價收購49%股權,目前已經支付現金19億元,2011年11月前需支付剩餘約 21億元的對價款。

為支付上述剩餘併購款項,山西聯盛能源有限公司曾計劃以其持有的柳林縣聯山煤化有限 公司35%的股權、山西樓俊礦業集團有限公司70%的股權、樓俊礦業所屬三個煤礦70%股權為質押物進行單一信託融資,融資總金額20億元。聯盛能源、聯 盛投資、離柳集團、樓俊礦業提供擔保,同時邢利斌夫婦提供個人無限連帶責任擔保。

而上述併購款項將由晉商銀行提供,具體操作方式為,晉商銀行將20億資金以同業存款 形式存入A銀行,此時A銀行扮演的角色為代持行角色,佔用風險資產,中投信託發行三個信託產品,分別為4億元、8億元、8億元;另一個扮演過橋銀行角色的 B銀行,定向購買中投信託發行的信託產品,並在當天將信託產品轉賣給A銀行。

而據了解,這款原本已經設計完全的20億單一信託計劃,最終並未成行,此後,這一項目又輾轉多家信託,最後是否有信託公司接手操作,因單一信託無公開信息披露資料而無從考證。

民間借貸規模難解

除了上述金融機構融資,聯盛集團還背負著巨額的民間借貸。

聯盛集團的發家地,也是邢利斌的故鄉,山西柳林縣實為山西省民間借貸極為發達的地區 之一。柳林曾一度是國定貧困縣,因煤炭儲量豐富開始逐漸活躍起來,然而在柳林縣大力發展煤炭產業帶動一批煤老闆暴富之後,高利貸的陰霾開始籠罩在這個不大 的縣城,在煤炭市場未見頹靡的時候,高額利息

能夠及時到賬,民間融資產業鏈不斷擴張。

而高利貸的風靡也成為了目前困擾柳林的最大難題之一,隨著煤炭行業景氣度不斷刷新下限,高利貸成為壓倒諸多煤老闆的最後一根稻草。諸多“老高”被警方控制,民間借貸陷入崩盤風險,但柳林縣官方始終未公開當地高利貸案的詳細情況。

一個值得一提的細節是,2012年春節後,被稱為“王行長”的王鳳連涉嫌非法吸收公 眾存款被柳林縣公安局刑事拘留,隨後被批捕。有消息指此案涉及近百億元民間借貸資金,遠超溫州吳英、鄂爾多斯蘇葉女等。王鳳連案之後,更多高利貸參與方被 爆出,牽涉眾多當地知名煤炭企業老闆。

而據媒體報導稱,王鳳連被警方控制後,柳林警方根據舉報在薛村鎮一座橋下查獲滿滿一 編織袋的銀行打款收據,其中還包括聯盛能源給王鳳連打的四張欠條,總額為22.6億元。此消息雖為坊間傳聞未能證實,但在柳林發家的聯盛集團,在當地涉及 大筆民間借貸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具體規模不詳。

此前陷入30億煤炭信託風波的中誠信託項目方振富集團則也發家自柳林,在煤炭生意如火如荼之際,實際控制人王於鎖、王平彥父子開始染指當地“火熱”的民間借貸,並從此一發而不可收,29億元高利貸讓振富集團不堪重負,曾經叱吒風雲的煤老闆也因此遭到警方控制。

“聯盛們”的困境

2011年以來,因市場需求不斷下滑,煤價縮水嚴重,山西大量煤企銷售不暢,資金鍊 周轉困難。而此前依靠高槓桿模式運作的煤炭企業此時則面臨更大的資金壓力,一方面金融機構​​對於煤炭企業的融資項目趨於謹慎,獲取融資的難度和成本都在 提高,一旦集中斷貸後果不堪設想;另一方面此前的融資也為回款困難的煤炭企業帶來了很大的財務成本壓力,儘管許多運營困難,大規模的貸款還是每天都在生成 巨額利息,而儘管作為山西民營煤炭企業的龍頭,聯盛集團依然也不可避免遭遇上述難題。

據調查了解到,山西聯盛能源集團經營領域頗為廣泛,參股控股公司主要涉及到煤炭、焦炭、電力和房地產四個板塊。煤炭板塊業務毋庸置疑是該集團的主要收益來源,共控股或參股柳林聯盛能源、山西聯盛能源等五大煤炭企業。

山西聯盛在焦炭板塊由柳林縣浩博煤焦有限公司和山西福龍煤化公司兩家公司構成,前者 由該集團控股80%,後者僅參股15.38%,另外84.62%股份則由邢利斌控制的福龍能源有限公司(香港)控制;電力板塊中與山西國際能源集團共同設 立宏光發電有限公司, 山西聯盛集團持股49%,公司設立總裝機容量600兆瓦的二台發電機組,目前還投資30億建立可為山西聯盛煤炭板塊消化中煤、泥煤291萬噸的煤矸石發電 廠。

除上述傳統業務外,聯盛集團也開始嘗試多元化運營,房地產板塊中由山西榮佳森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呂梁煜盛怡苑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及三亞萬聯置業有限公司構成。除此之外,山西聯盛經營領域還涉及到酒店、農業開發等領域。

而聯盛名下到底有多少資產?這是個誰也無法準確回答的問題,多位接受采訪的金融業人士認為,保守估計,聯盛集團的資產現在至少在400億以上。

儘管進行了多元化經營的嘗試,但不得不承認,聯盛集團依然面臨巨大的資金壓力,旗下多座煤礦需要改造建設,僅此一項所需資金數便達十億元。

和聯盛集團相似的是,柳林多家煤炭生產企業面臨資金難題。當地坊間盛傳煤老闆們不惜月息5分舉債高利貸欲渡難關。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02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