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5 pm - Tuesday 24 November 2020

馬英九三支箭:貪腐無能與詐騙◎天地有正氣

週五 2013年08月09日, 12:3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56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關於我們這個國家,是如何給馬總統敗到國不成國這種難堪境地的謎團,答案是愈來愈清晰了。先看一則某過氣政客的報導:

「爸爸,你趕快來救我!」

經建會前主委尹啟銘這位爸爸日前接到詐騙集團電話,誤信兒子替人作保遭擄走的「老梗」,緊張地分兩次親自交付一百廿萬元「贖金」,直到兩個小時後掛斷電話,才發現遭騙。  警查三個月逮三個高職車手。

還記得在「外慚清議不欺暗室 的馬總統很奇怪ㄟ」,尹啟銘說:

『尹啟銘昨以「無愧風雨 信心未來」為題,在經建會官網發表專文,第一小段題為「功過留青史 無愧伴丹心」,稱讚馬「展現的是一種面對勝選連任卻自我惕厲的態度,是一種外慚清議、如履薄冰的戒慎恐懼,是一種不欺暗室、光風霽月的襟懷。」尹啟銘並引用他五年前在廟中求取的籤詩,「玉石未分時,憂心轉更悲,前途通大道,花發應殘枝」。尹解釋,人民目前還分不清楚施政的成果,寒冬的枯枝,是盛開綻放的必經之路,未來「成功總在艱困盡頭處」。

馬英九聽了很高興,直說籤詩是一種非常有遠見的開示」。』

所以大家知道,尹啟銘本身就很會騙,更早以前甚麼股市上兩萬點的就不提了,如果把詐騙看成某種碎形結構,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蜉蝣生物,蜉蝣生物再吃回大魚,這樣就能解釋三個高職生,是如何騙倒過氣政客尹啟銘,或者是黃琪怎麼用塔羅牌詐了快下台的阿扁。

馬英九第一支射死台灣的箭,就叫詐騙。直到現在,菲律賓海盜殺人事件,都真相大白,是一群冷血菲律賓軍警,邊笑邊虐殺想逃跑的廣大興號,漁船上同樣有好幾個漁民,偏偏射死了躲在床艙裡的老漁民洪石城,因為這個啟發,我寫了一篇【洪仲丘三隻箭】,大家看看,連落後的菲國司法,都曉得要起訴這八名冷血的軍警殺人罪,咱台灣竟然還有人說洪仲丘案是:

明明一件「合謀凌虐、意外致死」案無論如何非要搞成「集體謀殺」(對,是有稍微美化些說是「虐殺」)否則誓不甘休的,是誰?

桃檢說插座掉下,重開機八十分鐘,可是人家菲國兩光鐵殼公務船,在海上喋血泊火,插座怎麼都不掉?我們台灣甫花完大錢修葺的監視系統黑畫面習以為常,甚至在殺人時的檔案整個不見,人家菲律賓殺人的畫面卻是完整呈現,還追加起訴三數個試圖湮滅畫面的殺人犯破壞刑事證據罪。甚至直到剛剛桃檢還說體檢單無造假,血液樣本銷毀是依正常流程..

那洪仲丘體檢單的產生,也是依正常流程囉?

所以這樣子大家懂了沒?體檢單的問題關鍵,是在產生體檢單的流程,而不是桃檢所查體檢作業的流程。鄉親啊,除了一年要花五十萬健檢的馬總統,誰不是一天之內就能做完體檢,甚麼量身高體重測血壓,驗血驗尿照X光的?

原本,打算把前國防部長楊念祖六天下台的抄襲醜聞,列為詐騙,不過這要類比到把經濟墜谷的尹啟銘或馬總統身上,楊念祖真是天真善良像是隻誤入叢林的小白兔。有個國小數學題問,一隻小白兔,前面一個人,後面一個人,請問總共是幾個人..

是..是三個人嗎?

錯!又騙到你了吧,答案是兩個人..和一隻小白兔。

我想把楊念祖歸在無能這一項下,反正馬總統的無能是通世界皆知,不用再找如何驚天地泣鬼神的例子。

 

左傳,襄公二十一年。魯國國境內有很多大偷小盜,魯國的總管季孫跟管治安的武仲說,你怎麼都不把治安管一管呢? 武仲回答的很乾脆:「我管不了,也不知道怎麼管。」季孫聽完上火了:「把國家管好,是我的責任,把治安管好,是你的責任,你怎麼能一推二五六,說你管不了 呢?」武仲說:「你召來的都是大強盜,大土匪,很多還從國外召來,你對他們好得要命,這完全是在獎勵盜賊,一邊自己封賞盜賊,一邊叫我去除盜賊,豈不是自 相矛盾?」(左傳「季孫召盜」)

馬總統把楊念祖找來要他負責國防,楊念祖說我幹不來?馬總統說把國家看管好不掉是我的責任,把國軍顧好是你的責任,你怎能一推二五六說你幹不來呢? 楊部長說,你搞賣台服貿協議,把國家敗光,這完全是在亡國的行為,一邊左手拼命滅國亡國,一邊卻要我顧好國軍,豈不是自相矛盾?

無能,是射死台灣的第二支箭。第三支箭,當然就是貪腐囉,有關貪腐的碎形結構,我說得夠多了,還曾編出一個人越貪,那話兒就越長,官就當愈大的異色笑話,這裡要拿左傳另一篇故事來談,

春秋左傳有一個故事說..

陳轅頗出奔鄭,初轅頗為司徒,賦封田,以嫁公女.有餘,以為己大器,國人逐之!故出道渴.其族轅咺,進稻醴,粱糗,腶脯焉.喜曰:「何其給也?」對曰:「器成而具!」曰:「何不吾諫.」對曰:「懼先行!」

這段故事很有趣,值得一提再提,它是說一開始,鏡頭先帶到往鄭國逃亡的陳國大臣轅頗身上,然後開始倒敘,這個轅頗為什麼這麼倉皇的出逃呢?原來他本來是陳國的司徒,專門幫國君跟老百姓徵稅抽田賦的,這年他以國君要嫁女兒為名,又跟老百姓抽了很多稅,給國君嫁完女兒後,還剩下一大筆,轅頗就把這筆錢貪汙了,結果被老百姓知道,就被趕下台,流放外國去。接著畫面回到轅頗跟他族弟轅咺的對話,這時的轅頗逃亡的又餓又渴,轅咺竟不知從哪兒弄來一大堆好料,美食美酒,給轅頗享用,轅頗好奇的問,

ㄟ,你這些好料是怎麼來的?

大哥,實不相瞞,您在貪污國君嫁女兒的公款時,我也從您那貪了一小筆,當時我想,這筆贓款終有一天準派上用場。您貪污完國君,我也跟著貪污完您了。

奇怪ㄟ,你那時就想到我會有今天,當時怎麼不勸勸我?

大哥,我會怕..

怕啥?

怕我要是勸您別貪,恐怕當時我就被您殺了,那就沒今天的我,給您送上好吃好料了。

鄉親呀,看清了沒,這個就叫上之所好,下必甚焉,上下交相賊。有愛詐騙的總統,就有愛詐騙的經建大官。有很無能的三軍統帥,就真能累死 三軍,七天換下兩個無能的國防部長。有絕對權力造成絕對貪腐的總統,就有底下一窩老鼠般貪腐的贓官汙吏。而且,最後都不免再繞回頭,蜉蝣吃大魚。就如黃琪 騙阿扁,高職生騙尹啟銘,返照回馬總統自己的身上,只不過當馬總統左一個又被騙了,又一個被部下的無能害到,到最後辛苦貪腐去的錢財,也都守不住,又給騙 光貪光,晚景淒涼,流落在香港時,

給他這三支箭射穿的台灣,又會是怎樣的慘況呢?

2013/08/08 10:02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56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