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控 - https://www.taiwancon.com -

我看台語片:歷史高點反倒扁

2006年,民主進步黨政府鄭文燦局長主政的行政院新聞局主辦「台灣國際影視博覽會」,「慶祝台語電影50週年」為其系列活動之一,由國家電影資料館承辦,在全台各地舉行巡迴影展,持續至隔年2007年3月。

當年影展所呈現的,是國家電影資料館搶救流行於1950、60年代老台語片的成果。總產出千餘部的台語片,目前國家電影資料館典藏200部左右,1989到1997年任館長的井迎瑞教授為搶救要角,其任教的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與影像維護研究所於日前又從垃圾堆中救出一部1962年出品、梁哲夫(1920-1992)導演的台語片《媽媽為著你》,彌足珍貴。

2006年11月中,我在台北西門町真善美戲院台語電影50週年影展,一連觀賞了《王哥柳哥遊台灣》(1959)、《舊情綿綿》(1962)、《龍山寺之戀》(1962)、《安平追想曲》(1965)、《地獄新娘》(1965)、《溫泉鄉的吉他》(1966)等等多部台語片。

這當然是一次開了眼界的觀影經驗,大銀幕上連篇台語的黑白故事影像,比大學時代以來看過的許多國內外文青藝術電影還能喚起意識、洗滌人心,在中華黨國意識教化下的「國語」主流社會裡,那是台語人最親切的陌生國度。

另一個在地異國風,當年也堂皇上演,天龍國紅潮倒扁大戲高潮乍逝,遍地開花行動南下台南高雄屏東遭到當地民眾強力抵制,紅衫軍終於走不出台北城,隨著北高直轄市長選舉白熱化,反倒扁運動成為綠營台派政治主軸。

YouTube Preview Image [1]

遭反倒扁運動反撲而身陷市長特別費弊案的馬英九,檢察官以貪汙罪嫌起訴,最後法院判決無罪。然而,就像紅衫軍在凱道放了個屁(字)告終一樣,乘著紅火屁風登上大位者,「起訴選總統,水庫沖馬統,落屎暫借問,或恐是同香」,全民公幹,不堪聞問,可為註腳。

紅衫狂舞之後,我不再著紅衣,紅花政權第6年的盛夏夜晚,和家人來到凱道,身上的白衣比紅色還鮮豔,未竟的遍地開花,終究開出了好大一朵,白花。

而傳唱的歌曲,也從軟綿無謂的華語《紅花雨》,換成了激越興革的台語《你敢有聽著咱的歌》。

2006年9月16日,台灣社在凱道舉辦「我們在向陽的地方」反倒扁大會,黃國倫演唱台語歌曲《天光》,同樣的20餘萬滿溢人潮聚集,反制黨國復辟前導的偽公民運動,政治色彩鮮明,其重要性難道會低於任何一場所謂去政治、非政治、不政治的公民行動?

紅衫軍屁化以來,台派行動可以說不外是廣義的反倒扁運動,這或許不是全然挺陳前總統本人,挺的是連陳前總統不折不扣的國家元首身份與高度,反的是台北次文化極致演出,反的是台北主流的政經媒體觀點立場。

反倒扁行動對抗黨國復辟勢力,延續台灣民主命脈,進行「民主內戰」,對於陳前總統開疆闢土但不乏執政缺陷的民主功績,自有其肯定與批判的積極力量,而不同於在陳前總統已遭全面污名化並已關押多年導致身心多殘的狀況下,部份綠營仍堅持「檢討功過」、仍執著於「道歉認錯」的蛋頭思維。

陳前總統在台灣社會所樹立的某種邪惡形象,究其實是「藍綠共業」,是藍營裡大多數反扁仇扁者和綠營裡一部分反扁仇扁者合力打造的。反台獨者本就視其為台獨魔王,而所謂「穩健台獨派」或「溫和理性者」,視其為褻瀆台獨聖界的墮落者。

林濁水自稱用整本書跟陳水扁抬槓的《歷史劇場──痛苦執政八年》,於2009年出版,時任教新竹清華大學外語系的廖炳惠教授,在序言裡提到英國文學家彌爾頓所著《復得樂園》(Paradise Regained, 1671)裡「靜以應變」、「明哲保身」的耶穌,相對的是台灣選舉政治及媒體文化底下不少「自詡為彌賽亞的撒旦」。


圖說:918「我們在向陽的地方」運動。(來源:網路)

然而,若論文學史上的經典,榮光非屬《復得樂園》,而是以本為天使魯西弗的撒旦為主角的彌爾頓前著《失樂園》(Paradise Lost,1667),美國文學評論家哈洛卜倫(Harold Bloom)教授於其名著《西方正典》(Western Canon,
1994),指出其中心角色撒旦是「幾乎所有學院派詮釋者鞭笞的對象」,卻是「這部詩作最耀眼的光芒」,即使最終被擊垮,但「這種挫敗是辯證性的,我們得看看是誰控制了讀者的觀感。」

在所謂「痛苦執政八年」的台灣之子失樂園裡,被擊垮卻控制了台灣民眾觀感的,同樣不是等不到的台獨彌賽亞,而是那如今身繫囹圄、被許許多多藍綠反扁仇扁者鞭笞的對象。

名著《失樂園》擁有文學史上的美學榮光,反觀台灣之子失樂園,遭紅藍天空掩蔽的歷史光芒,何時復現?

中國國民黨政權把所謂台灣「空轉八年」、「黑暗的八年」掛在嘴上,一口抹銷陳前總統和民主進步黨八年執政,面對如此持續以「倒扁」為業的黨國勢力,台灣人所致力的,其實是另一階段的反倒扁運動,陳前總統必須平反與回復聲譽,不是檢討功過,不是道歉認錯。

前新聞局長鄭文燦在台語片50週年影展小冊序言說,「台語電影逐漸沒落,甚至在歷史的書寫上,亦已逐漸褪色,正當我們警醒到此問題時,也僅能亡羊補牢…目的不在將台語電影置放在一個歷史高點崇拜,而是再現其應有的風華。」

台語電影,其實就是在一個歷史的高點,陳前總統,亦復如是,展現其應有的風華,也就是強化台灣人總體的文化與政治力量,在馬政權治國亂世中,彌足珍貴,喚起陳前總統執政最親切的陌生世界,亡羊補牢,猶未晚也。

Ko Tsì-jîn Aug 9,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