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9 pm - Sunday 27 September 2020

中國官方正史多寫神話,外史更能一窺真相

週六 2013年08月10日, 3:5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30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圖片與本文無關

書名:被埋葬的中國共產黨史:國民黨不提起的那些事,如何改變了中(華民)國的命運?
作者:譚璐美
譯者:潘承瑤
出版社:大是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08月01日

「政府為團結抗日,允其(中共)所請,將陝北之殘共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旋改稱第十八集團軍),潛伏江南之殘共,編為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共軍改編後,初計三萬人,表面服從政府,暗中擴張勢力。羽毛既豐,故態復萌,竊據地盤,襲擊國軍。民國二十九年十月,軍事委員會命令新四軍調往江北,不惟不理,反而襲擊國軍……」

這是舊版國立編譯館所編的《高級中學歷史教科書》第三冊中的描述。

「中日戰爭以一九三七年七月的『盧溝橋事變』為開端全面爆發,日本軍以勢如破竹的態勢進攻;相對的,國民政府軍的最高司令官蔣介石卻只把共產黨軍送往前線,把國民黨軍部署在後方、努力保存勢力。儘管如此,懼於日本軍猛烈攻勢的國民黨軍卻喪失士氣,不斷出現戰前逃脫者,因此,日本軍十分輕鬆地掌握了廣大的區域。」

這是本書第一八五頁的描述。

內容看起來是完全相反的兩段文字,而海峽兩岸的華人,各自被迫相信其中之一。大家心中多半知道這些記載並非真相──至少不是全部的真相,現代中國關於國共之間的歷史,猶如迷濛濃霧中的景象,只有一些模糊的輪廓,似乎誰也說不清楚。

其實,不止中國國民黨不談這些事,其中的許多部分,中國共產黨也不談。

嚴格說來,本書不是一本書寫嚴謹的歷史著作,也並未解決很多問題,但是它很好看。好看的地方在於:在充滿了迷霧的歷史氛圍下,海峽兩岸的著作都充滿了意識形態,即使沒有刻意扭曲,卻也不至於誠實書寫,因此,每當有什麼「揭祕」、「真相」、「祕辛」,或者是大人物的書信、日記、傳記出版時,往往大受歡迎,而且,更令人覺得諷刺的地方在於,人們通常認為這些出版品的內容,比官方正史更可信。

本書便具有這樣的特質。

譚平山和譚天度在台灣的知名度極低,只有極少數研究現代史的學者,曾經在某些討論中國共產黨或國共衝突的著作中,看過這兩個名字,不過恐怕沒有人會認為他們有什麼特殊的歷史地位。這當然是受到傳統歷史著作觀念的影響所致,人們通常會相信,一個先知式的英雄,才是歷史發展的關鍵,他們的睿智與決心帶領人們走出災難、迎向光明——英明的蔣總統與偉大的毛主席,就曾在海峽兩岸長期扮演這個角色。當然,在偉大先知的領導下,會有一群忠誠的追隨者,於是就形成了大家熟悉的「歷史神話體系」,而這種神話,正是我們的正統歷史教科書中的基本架構,不止在中國如此,在其他國家或文化中,同樣如此。

揭露歷史真相的,往往是小事件

然而,真正推動歷史發展的,是無數的小人物及小事件,而這些「揭祕」、「真相」、「祕辛」之類的著作,所揭露的也正是這些小事件。當然其中有些想要推翻舊權威而另建新權威,例如近年來在中國出現關於周恩來、劉少奇等人的重新評價,甚至直接動搖了偉大毛主席的歷史地位。但藉著這些小小的事件,歷史的輪廓漸漸地變得清晰,我們也比以往更可能看到一些歷史的真相。

譚平山和譚天度所代表的,是中國現代史上一個壯闊無比的救國運動,面對長期積弱的中國,面對清末以來從來未曾減削的苦難與恥辱,在各地都有這種知識青年奮起救國圖存,他們組織社團、發動宣傳、訓練演講員、介紹新思潮、聯絡有共同理想的同志共同努力。他們彼此的理念未必相同,手段亦各異其趣,但目標則是一致的。

作者以宛如懸疑小說般的筆調,描述一群共產主義的信仰者,如何在面對國民黨掌握大權、全面捕殺的情況下,努力爭取生存的空間,如何利用國內外的局勢發展自己的勢力,如何在對抗國民黨的同時,還得遭受來自蘇聯的干涉。

當然,譚平山與譚天度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無疑被刻意地強調,不過,本書的寫作目的正是在補充(或是糾正)原本歷史寫作對他們的不公。連帶的,由於周恩來對譚平山的一貫肯定態度,對照毛澤東的冷漠(作者甚至暗示毛可能曾做出對不起譚天度的行為),書中始終對周保持高度的肯定與推崇,對毛則負面得多。而書中談到譚天度那段離奇的婚姻及結果時,那種淡淡的無奈與哀傷,可能是本書最具詩意的一段文字。

作者終究沒有能夠讓那段模糊的歷史變得清晰,甚至其本人的史觀,明顯具有中國與日本觀點的雙重性,但藉著描述兩個具有一定影響力的人物,我們可以更貼近地看到一些事情。

撇開國民黨與共產黨宿命般的對立性觀點,我不禁想到民國六十四年念高中的時候,衡陽路騎樓下那個私下販賣禁書的老頭。那是一個熾熱的午後,讀夜間部的我習慣性地在上學途中繞經那個攤子,看看有沒有「好看的」書。

老頭那天一如既往的對我眨眨眼,四下看了看,確保沒有危險後,從一疊雜誌底下拿出一本書——是香港出版的吧,我記得。綠色的封面,到現在我都還記得當時心中的疑惑與震撼。書名是《周佛海日記》,封面上印著一行大字:「其實,他們也想救中國」。

周志宇 Aug 10, 2013
建國中學退休歷史教師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0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