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 am - Thursday 13 August 2020

台灣沒有茉莉革命,因為我們有過勞死和燒炭自殺◎麻竹坑藥用植物園

週日 2013年08月11日, 3:0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0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很多人以為茉莉革命是為了反抗獨裁,而台灣已經是民主社會,所以不會有茉莉革命。這是典型的胡亂歸因,跟「腐肉生蛆」一樣地不明究理。

只要日子過得好,誰在乎是民主或獨裁?蔣經國也是獨裁,但當時有多少人巴望他長命百歲?阿根廷前總統裴隆(Juan Domingo Peron)在近乎獨裁的9年執政期間徹底搞垮了阿根廷的經濟,但是他任內胡亂調漲工資來討好選民,所以被迫流亡海外期間照樣深得民心,繼任的總統都是他的人。

獨裁不是問題,民不聊生才是問題。茉莉革命的地區都是長期以來糧價飆漲而工資不漲,以致於最低所得的廣大群眾無以維生,才會導致革命。

過去十年來台灣的經濟處境跟埃及等地頗有類似之處:所得最低的20%台灣人年所得完全沒有提升,但通貨持續膨脹,使得他們一直處於負儲蓄。吃完儲蓄而走投無路的人,理論上應該上街頭抗議,但是台灣人太善良,他們沒有上街頭抗議,也沒有人去革命,只是默默無言地燒炭自殺了。

「台灣總統」是天底下最好康的職務,因為台灣人太善良,太容易統治了。

經濟政策無效時,老闆會去剝削員工(超時上班不加薪、無薪假、沒有福利制度的派遣員工),政府不但不管還會給老闆減稅。總統無能而搞到民不聊生時,缺錢的人會自己加班加到過勞死,連抗議的時間都沒有;活不下去的會燒炭自殺,也不會有人去搞革命或組工會。

當總統真的很爽,有權無責。如果再白癡一點,死了多少人都看不出跟自己有何關連,那更是高枕無憂。這樣的日子有什麼不好?

根據商業周刊的報導(「誰偷了我的血汗錢」),過去10年來台灣人的實質GDP成長了17.5%但薪資是卻是4.3%的負成長。經濟成長的果實被誰偷走了?2008年的GDP中47%給了受雇者當薪資,5%繳稅,都遠較日、美、法、英、德等主要國家低,而企業盈餘卻吃掉了GDP的48%,遠較上述國家高。政府劫貧濟富,把錢挪給了企業主,讓受薪階級為了溫飽而被迫冒著過勞死的風險去加班,日子過不下去就燒炭。

2007年時,當過股王的聯發科稅率僅4.2%,最愛台的奇美僅5%,半導體之父坐鎮的台積電也僅9.6%,而其他產業的營業稅則高達25%。這些賺錢較難的企業反而要繳較高的稅賦,這不是在逼迫(或暗示、縱容)他們剝削員工的工時和薪水嗎?

政府偏袒高科技而罔顧中小企業,「劫貧濟富」的政策不僅表現在租稅減免,大學與工研究的研究成果主要受惠者也是高科技。因此,肥者愈肥而瘦者愈瘦。高科技早就自立有餘還可以回饋社會,卻繼續享受政府的重複補貼;中小企業亟需政府挹注資源來升級,卻被政府漠視而無力升級、轉型。然後,為了怕這些中小企業倒閉而引起高失業率,政府就縱容他們壓低工作條件(超時上班不加薪、無薪假、沒有福利制度的派遣員工)。

經建會副主委胡仲英回答商業周刊的訪問時說:中國製低價品充斥全球,國內產業升級與轉型速度不夠快,廠商只能壓低生產成本來因應,因此勞工薪資十年無法調升。問題的關鍵根本在於「產業升級與轉型速度不夠快」!

產業為何無法升級?因為:政府把資源給了不需要補貼的高科技產業,需要資源才可以升級的產業反而得不到補貼還必須要繳交較高的稅賦;然後,為了怕這些中小企業倒閉,政府就縱容他們壓低工作條件;在連鎖效應下,給了其他企業一起壓低工資與工作條件的機會;最後還被企業主勒索,降低稅賦,然後反過來叫生活艱困的受薪階級負擔73%的所得稅。

更嘔的是,白癡的經濟學者竟然上電視說:薪資反應勞動生產力,台灣人生產力低,本來就不該給高薪;公務人員的工作與生產力無關,調薪不會激勵生產力,因此也不該調薪!這樣無知的人竟然可以佔著國立大學的正教授缺?

台灣的服務業佔就業人口的六成,創造了GDP的七成。表面上的數據跟英國很像,實質的意義南轅北轍。英國的服務業產值高,國際競爭力強,而創匯能力高;台灣的服務業過去被特權壟斷而現在被法令與制度綁死,競爭力差,根本走不出國門。表面上她的產值也高達GDP的七成,其實是因為製造業的產值跟她一樣低,大家都靠著剝削勞工在過活。(以上數據皆引自商業周刊「誰偷了我的血汗錢」,論述由本人生產與自負言責)

有這樣的爛政府,台灣人為什麼寧可過勞死、燒炭自殺,就是不肯上街去革命?因為我們已經政黨輪替,找不到獨裁者來算這帳!

2000年,為了痛恨國民黨,我們把票投給了陳水扁;2008年,為了報復民進黨,我們把票投給馬英九。現在,民進黨四大天王很可能都在想:為了報復無能的馬英九,民進黨2012年的候選人躺著幹也可以當選!

藍營、綠營只要操弄一下統獨和省籍,就可以有超過30%的鐵票。只要對手夠爛,躺著幹就可以當選,哪個候選人會在選前認真弄清楚台灣的問題,誰會去認真想對策?誰會去認真委派有能力加速產業升級的官員?誰會去委派有能力突破能源困境的官員?

馬英九上任三年了,還是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反核還是擁核,是反國光還是擁國光,整天拿著記事本到處「傾聽民意」,好像國中小學生在準備要寫報告、交作業。我們真要再選一個當選後才開始瞭解台灣問題,花三年還想不清政策的人嗎?

蔡小英的部落格上貼了一堆「政見」,雖然不好意思直接罵「垃圾」,真的讓我為台大和倫敦政經學院感到丟臉:這種品質的「政見」,當作通識課的期末報告都還會被我當掉,怎麼好意思貼到一個黨主席的部落格上?蘇貞昌的布落格停格在2011年三月,只有「初選參選聲明」,我找不到相關政見。馬英九的政見到底要去哪裡找?我已經累了許多天還找不到!

政黨輪替了,我們反而冤找不到頭,債找不到主!還不如有個像格達費這樣的獨裁者,可以一路殺進他家去比較痛快!

還是說,兩個爛蘋果都不要,乾脆選個獨立候選人?畢竟,中立選民已經是最大黨(37%),還有必要再被兩黨勒索另一個四年嗎?

來源:麻竹坑藥用植物園
2013/08/11 09:52
http://tw.myblog.yahoo.com/19501119-333/article?mid=3709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0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