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1 pm - Tuesday 25 June 2019

軍法官「曹金生們」公然說謊!◎徐名駒、李屏生

週日 2013年08月11日, 3:1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6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 徐名駒、李屏生

「這批有罪的人卻在軍事法庭上被認為無辜。這兩個月來,我們會密切注視著這起悲慘事件的每一段情節。」—左拉:我控訴。

北部地區軍事法院的原班人馬,歷經一晝夜的審理,終於在軍法日落前最後的「自由心證」下,作出裁定,讓洪案三名被告再度交保,令我們憤怒的是:軍事法院公然說謊,欺瞞大眾;而且還表明基於維護「國軍領導統御及至於戰力」,認為縱然洪仲丘移送「禁閉」,行政程序上固然有錯,但是否因「非法」構成妨害自由罪等,採取所謂「保留」的見解,公然對抗將來的移審普通法院。作為法律人,我們要說:如果本案不立即移轉普通司法體系,立刻成立「專股專案」全面重起調查,洪仲丘將永遠冤屈在九泉之下。

依據「陸海空軍懲罰法」第一條適用範圍,對現役軍人之過犯,懲罰依據本法行之,第六條規定「士官」的懲罰種類,第七條則規定「士兵」的懲罰種類,「士官」的懲罰的七種項目中根本沒有所謂的「禁閉」,只有在「士兵」的懲罰種類中第四項有「禁閉」的項目,「法律上明示其一,當然排除其他」,這是基本的法律常識。洪仲丘案送懲罰的公文,根據新聞媒體向國防部查證,從頭到尾的移送公文都是用「禁閉」作為懲罰項目,根本不是「悔過」!「悔過」那需要送「禁閉室」﹖立法之初,為了維護士官的尊嚴,對士官才沒有「禁閉」的項目,難道洪仲丘的上級長官們在懲罰部屬時,可以不遵守總統頒布的 「陸海空軍懲罰法」? 「法律」主官不是應該遵守上級的「紀律」嗎?這批軍事法院的審判官,只為了要維護「國軍領導統御及至於戰力」,就可以公然曲解法令,認為「具有懲罰核定權的主官」可以任意將「士官」送「禁閉」?縱然違法,主官也只是行政上的「懲罰過當」而不是「違法懲罰」?難道要錯到民怨再度爆發,白衫軍再度站出來,才感到懼怕?

洪仲丘案最可恨的就是「不合常理」!一個七天後就要退伍的「士官」,一天之內體檢違法核定送「禁閉」!違反義務役退伍前的「潛規則」!更可恨的是,根據軍檢的起訴書記載,副旅長何江忠,在還沒有召開「士評會」決定是否將洪關「禁閉」之前,就「未審先判」,去「喬」別旅禁閉室的床位?他對洪仲丘有什麼深仇大恨,非將他關「禁閉」不可?從第二度召開羈押庭,何本人那股毫無悔過的傲慢表情,座車還在軍事法院四處衝撞,他有把總統頒布的國家法令放在眼裏嗎?再者,普通法院羈押庭開到一半,那個法官敢大膽的把待裁定羈押的被告放回家睡覺?萬一被告逃亡誰負責?軍事法院這種「公然不甩」輿論及社會觀感的作法,令人蹚目結舌!還有,何江忠的進口德國高級座車是誰提供的?范佐憲是不是「白手套」?為什麼他要特別帶其他的同袍,專誠去禁閉室「探望」洪仲丘?全程有沒有錄影?我們認為本案移送普通司法體系後,全部要重起調查,不能讓洪仲丘死得不明不白!我們更要讓我們的軍隊瞭解什麼是民主國的軍隊?我們是國軍的主人,法規才是「紀律」,而不是他們所謂貫徹「領導統御」的主官!

一百年前,法國作家左拉說:這批有罪的人卻在軍事法庭上被認為無辜。一百年後,我們在台灣,也要密切注視著這起悲慘事件的每一段情節!(作者分別為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法學博士)

2013-8-11 自由時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67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