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9 pm - Friday 04 December 2020

荷蘭在臺灣的第一戰將-拔鬼仔(Thomas pedel )

週二 2012年10月30日, 11:3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21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北線尾戰線~
250荷蘭兵 抵抗 4000鄭成功鐵人軍
「拔鬼仔 」貝德爾的奮戰
「聖明的主與我們同在」

1661年5月2日,荷軍因鄭成功部隊由鹿耳門登陸台灣後,揆一立即傳令備戰,要求荷蘭人回到熱蘭遮城內,荷軍少校貝德爾(Thomas pedel 漢譯:拔鬼仔)在大員街上築砲台設置四門大砲。

鄭成功的馬隊剛從較遠邊的樹林出現的時候,站在熱蘭遮城城牆上觀戰的荷蘭總督揆一(Frederik Coyett),還信心滿滿的喝著咖啡對身邊的侍衛交待:「這一次Pedel會比較累,等他們坐上返航的船時,再準備他們凱旋要洗澡的熱水也不遲!」

貝德爾少校曾率領荷蘭火鎗隊在漢人郭懷一起事時與臺灣原住民夾擊郭懷一起義軍,郭懷一起事因而失敗。臺灣漢人和日本人都對貝德爾少校恨之入骨,而散居各村社的福爾摩莎原住民卻對他愛戴有加。

貝德爾少校在揆一的令下親自帶領熱蘭遮城最精銳的250名火槍兵,乘坐小船、登上北線尾去迎戰出現在沙丘的鄭成功步兵!

熱蘭遮城派海陸軍出城應戰。荷蘭主力艦赫克托號(Hector)與斯·格拉弗蘭號(`S Gravelande),先掩護彼德爾少校登陸北線尾。

荷蘭作戰計劃欲以海艦做火力掩護,再配以熱蘭遮城炮火,由北線尾沙洲登陸, 掃蕩鄭成功登陸部隊。

貝德爾少校認為漢人部隊都是烏合之眾,受不了火藥氣味和槍砲的聲音,一接戰就會逃亡。

但是,隨後越過沙丘而出現的卻是鄭成功的馬隊和陳澤率領的高達4000名鄭成功精銳盔甲部隊(鐵人軍)。

鄭軍方面,陸軍4000名盔甲兵。由宣毅前鎮陳澤指揮。據荷蘭文獻記載,描述其軍紀嚴明,訓練有素。配備火炮、火銃、狼筅、長槍、關刀、弓箭…。海軍戰船出動60艘,噸位較小,在數量上佔有優勢

荷軍人少但裝備先進,身材魁梧,佔據沙丘,居高臨下,戰事發生時,火炮齊射。鄭成功部隊,列鴛鴦陣,喋血衝殺。

西方人記述鄭成功的 軍隊是:「國姓爺的軍隊中有弓箭兵,以對抗荷人的槍兵,又軍隊中有鐵人軍,每一人著鐵製的鱗甲,包住全身,鐵片長度可掩住膝蓋以下,以保護到兩腳。這是一 個武裝齊備的軍隊,他們與Thomas Pedel 的戰鬥中,無視洋槍隊的威力,沒有一個人將死亡擺在心上,勇猛無比,不管周邊有許多人被打死,照常像瘋狗似的前撲。況且他們也有相當多的重砲及充足的火 藥。」

荷軍海上戰艦被鄭成功箝制,無法支援陸上部隊。而熱蘭遮城的炮火因支援海戰,無法發揮支援的力量,陸上荷軍漸感吃力。

鄭軍正面4000人且正面安置了50門小砲迎擊,缺乏火炮支援的「拔鬼仔」貝德爾在彈雨與鄭成功鐵人軍瘋狂衝殺下,鐵人軍死傷慘烈,而浴血奮戰的荷蘭軍仍然堅守北線尾陣線。

最後,久攻不下200多荷蘭軍的鄭軍指揮陳澤派部分700人自水路迂迴包抄軍,繞由後方夾擊荷軍,造成荷軍腹背受敵。

貝德爾高喊「聖明的主與我們同在」後英勇戰死,荷蘭群龍無首,終致兵敗潰散,荷軍118人陣亡。

此役,雙方死傷慘重,人馬大多於北線尾沙洲就地掩埋(即現今四草大眾廟址)。陳澤打敗荷軍於北線尾後,立即與水師聯合進掠台江,把在台江中的荷蘭板船和小艇擊沉,由於赫克托號遭擊沉,其餘荷軍自知不敵,荷軍黎英三(Joan van Aeldorp)全隊退回熱蘭遮城。

為時四個小時的北線尾戰役終於結束,鄭軍大勝。

來源:http://wtfm.exblog.jp/12618696/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21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