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3 am - Friday 25 June 2021

看看《反台南鐵路東移地下化自救會》如何抹黑賴清德

週一 2013年08月12日, 2:3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12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我們先看《反台南鐵路東移地下化自救會》如何抹黑賴清德,且將他與劉政鴻畫上等畫,明顯烏賊戰術!

豺狼治國,苗栗大埔強徵民地拆屋迫遷,粗暴踐踏人權的行動已慘烈上演,接下來就是同樣以「公共利益」為幌子,牽涉土地開發利益更龐大,更巧取豪奪的「台南鐵路東移地下化工程」。

民進黨的公職人員砲轟中央與苗栗政府,黨主席蘇貞昌強力聲援受害居民,但是面對賴清德執政的台南,同樣配合中央徵地迫遷,同樣冷酷踐踏人權,卻一直假裝沒看見。是不是綠營的公平正義遇到賴清德,就如藍營的公平正義遇到馬英九,都自動會轉彎?

捍衛人權,對抗黨國獨裁霸凌,是民進黨創黨以來的基本價值。比起大埔,面對民進黨的沉默,台南東區407戶受害居民更是有冤難伸,孤立無援,他們只求大家看清真相,為大是大非發聲……

◎◎◎◎◎◎

※「鐵路東移版本」的目的並不在鐵路地下化,而在於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地方政治人物、建商都樂見的「獲取土地利益」。但是這些利益,並不是「公共利益」,而是靠剝奪民眾財產而來。

※其重點是徵收老百姓土地來蓋鐵路,所騰空的原鐵路用地可以交付開發……

賭上民進黨的靈魂——馬賴政權聯手打造迫遷工程

文/陳致曉‧張皓鈞   構圖設計/土虱

◎台灣土地徵收浮濫
近日苗栗劉政鴻強拆大埔被徵收戶引來媒體關注,民進黨趁勢製作影片文宣譴責苗栗縣府,並將組律師團為大埔受害者辯論。弔詭的是,民進黨執政下的台南市鐵路東移被徵收戶的基本人權卻被刻意忽視。台南鐵路東移案與苗栗大埔案、竹東二重埔案、林口A7案、桃園鐵路高架化案等遍及台灣各地的不當土地徵收案一樣,都是政府為了謀取土地利益,在缺乏土地徵收的必要性下,以公權力對平民百姓進行的財產掠奪。

◎侵害民權
土地徵收是公權力剝奪人民財產的強制手段,涉及了對於生存權、人格權、家的認同、歸屬與自由的剝奪,非僅是補償多寡的問題。因此,民主憲政國家皆儘量不進行土地徵收,或必須同時具備「合法性」、「不可取代性」、「公益性」、「適當性」、「合乎比例原則」與「完全補償」等,非常嚴謹條件才能施行強制徵收。檢視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案,這六項土地徵收條件竟無一符合!本案的土地徵收是典型的浮濫徵收、侵害民權。

台灣土地徵收浮濫,土地被徵收的機會是在日本的100倍。近年土地徵收加速浮濫最主要的原因在檯面上是為了填補政府財政缺口,在檯面下是作為政客與派系運作的重要財源。常見的手法是由政府編造「公共利益」的理由向平民百姓徵收土地,但實際上僅有少部分土地用於公共建設,絕大部分土地再由政府以「開發」為名賤賣給財團。在這個財產重分配的過程中,政府販售低價取得的土地稍許彌補財政,但其中最得利的是地方首長,地方首長一方面利用鉅額土地的重新分配權取得政治獻金或隱藏利益,一方面利用工程款項與土方處理分配權收買地方派系政客與選舉樁腳。

◎鐵路地下化起源
全球一般鐵路地下化是「在原軌下方設置永久軌」,台北、高雄與台南鐵路地下化的原始規劃皆是如此。

台南鐵路地下化在民國(下同)84年的「台南鐵路地下化綜合規劃報告」以明挖覆蓋法施工,將永久軌設置於現有台鐵國有地下方,並借用鐵路東側民地建置臨時軌(臨時軌強制租約制)。當時為戒嚴時期,代表國民黨執政的市長施治明,縱算一般風評不佳,尚知行文鐵工局要求盡量縮小土地借用範圍,減少對人民的侵害。隨後因應88年台南火車站被指定為古蹟,96年「臺南市區鐵路地下化綜合規劃計畫」再度修正,以潛盾法施工。行政院長蘇貞昌宣布中央負擔87.5%費用,總統府並已發文公告。以上設計皆是「在原軌下方設置永久軌」。

◎路線東移的目的在於奪取土地利益
然而馬英九執政後,無視土地徵收對百姓帶來的痛苦,竟想「以土地徵收來彌補政府財源」,使土地浮濫徵收更為嚴重。財政部「強化公共建設財務規劃」中明訂「檢討重大建設計畫外部收益(含土地開發)內部化,挹注建設財源」。吳敦義裁示:「公共建設應採行與土地開發結合之跨部門建設計畫方式辦理,以提高計畫財務自償性」。96年完成之「臺南市區鐵路地下化綜合規劃計畫」在馬英九上任後,即刻被要求「將土地開發利益納入考量」而打回鐵工局重新規劃,因此才產生現今備受爭議的鐵路東移計畫。

此「鐵路東移版本」的目的並不在鐵路地下化,而在於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地方政治人物、建商都樂見的「獲取土地利益」。但是這些利益,並不是「公共利益」,而是靠剝奪民眾財產而來。其重點是徵收老百姓土地來蓋鐵路,所騰空的原鐵路用地因此可以交付開發。經建會更明定此案為全國第一個「以土地開發利益回饋軌道運輸建設」的示範例。毛治國部長更明白表示:「台南站地下化後,火車站週邊及鐵軌沿線的大小範圍都市計畫更新,將是台鐵資產活化、償還債務的金雞母」。
◎欺壓被徵收戶
對被徵收戶而言,樂見台南市的進步,亦贊成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但是,這塊土地可是辛勞拚命揝得,絕無莫名犧牲來補貼政府財政、成就政客貪婪的道理。面對不必要的土地徵收,居民據理向官員質疑「為何要將鐵道東移」,但官員互相推諉、接著搬出薄弱理由,甚至說謊、扭曲法令來打發被徵收戶。

沿線老市民多長期支持民主運動,為民進黨支持者,也對賴市長多有期待。面對如此專橫的官僚,滿懷希望向賴市長求援。但是,賴市長竟以癌末病人的呻吟比擬被徵收戶,要求被徵收戶犧牲,並與交通部口徑一致的否認鐵路路線東移。

◎抹黑、謊言不斷
南市府並向媒體表示「補償是主要爭議」,掩蓋自救會「只談人權、不談補償」的主張,企圖對抗爭者冠上「貪財重利」的帽子。鐵工局且無視「明挖覆蓋法」或「潛盾法」皆不須鐵路東移的事實,刻意用工程術語來塘塞被徵收戶質疑。自救會因此委託土木工程專家提出「完全不須徵收民地、樓地板拆除面積約官版一半、時程與費用與官版相符」的鐵路地下化規劃。並希望能在工程技術面協助南市府與中央溝通,以追求台南進步發展及民權保障。

在自救會學者專家與市府團隊深度溝通後,市府清楚知道無法再用欺騙方式說服自救會接受東移版本。今年3月12日,就在市府招開記者會公布將繼續推行鐵路東移政策前,市府切斷一切與自救會的溝通管道,開始利用公權力與操弄媒體來抹黑栽贓自救會。

賴市府公布為何採取鐵路東移政策的理由包含市府錯誤掌握火車站深度與路橋高度數據的「增加臨時平交道」、「影響前鋒路交通」,包含官方自我否定核定數據的「軌距爭議」,包含不顧學理的強辯「徵收土地較徵用土地保障民權」。更可議的是,賴市長竟然栽贓自救會「主張徵收鐵路西側土地」,企圖挑撥市民對立。整個市府工務局、交通局、都發局共同提出的十餘點堅持鐵路東移政策的理由,滿是錯誤、謊言,竟無任何一點可堪檢驗。

◎完全不正面回應
更荒謬的是,在南市府與鐵工局號稱要執行的鐵路東移計畫,在車站設計、軌距、軌道線型路線、甚至徵收土地範圍都與行政院核定版不同,也未有完整文件公布。面對民眾質疑,南市府完全不正面回應,只是加速土地徵收行政程序,明顯表露南市府關心的根本不是鐵路地下化,而是著眼於「土地徵收」。南市府更嚴峻拒絕被徵收戶跟據釋憲文要求召開「公聽會」的要求,在都市計畫委員會審查會議中僅讓居民出席一次會議,限時表達3分鐘。被政府要求為公眾犧牲的被徵收戶,不但被隱瞞在黑箱作業外,連根本的表達機會也受限,基本人權在利益前消失殆盡。

如今,賴市長已不談鐵路東移的合理性,僅強調要用「專案照護安置方案」給被徵收戶利多。這照顧方案是要將居住在台南市中心的居民遷移到至今荒蕪的南台南站,將由市府與建商聯合開發住宅再銷售給被徵收戶。實際上,此方案也僅是賴市長面對抗爭時對媒體的放話,完全沒有與居民開啟溝通,也與被徵收戶要求基本人權與決策合理的期待不符。更合況,說謊的市長,承諾與金光黨並無兩樣。被徵收戶要的不多,我們支持台南鐵路地下化,堅拒毀家補貼政府財政,要求原軌土地施作永久軌、懇求市長保障基本人權。不貪求他人財貨,這不是最基本的做人原則嗎?

◎五星級市長的偽善與蠻橫
為免除本案「土地利益」對賴清德的傷害,政府對騰空土地利用的說法一變再變。
去年8月底說明會中曾有「未規畫」、「交鐵路局處理」、「全部作公共建設」等說法。去年9月南市府的「鐵路地下化Q&A」表示「將提高土地使用效益…納入鐵路地下化都市計畫(第二階段)辦理」,同一文件的10月版又修正為「合併現行鐵路用地,成為公園道」。但官方所跟據的行政院核定版明示騰空土地的開發是跟據「台南市都市縫合計畫」,而該計畫亦明示騰空土地將開發為商業區或高級住宅區。若非這筆土地利益,很難想像為何政府不採侵害人民較少、計畫時程較短、計畫費用較低的非東移鐵路地下化,而寧可面對市民抗爭,不惜編造謊言也要蠻橫硬幹的堅持鐵路東移計畫。

台南市區的土地徵收並不會因這407戶被犧牲而告一段落。根據南市府委託成大規劃的第二階段都市縫合計畫,其範圍達197公頃,涵蓋各站區週邊土地,以及鐵路兩側100公尺內之土地。這些土地將被開發為至少10層樓以上商業區與豪宅,台南古都的風貌在瘋狂的土地利益前將會變得如何?多少台南市民的土地將被剝奪?實在不堪想像。

賴清德與劉政鴻何異?
本案的都市計畫需經南市府通過,原台鐵土地需經南市府變更地目,騰空土地也需由中央讓售給南市府來進一步處理。賴清德從來就不是被動配合行政院,而是主動「決議東移」的角色。

賴立委在98年6月曾表示:「應重新檢討評估路線東移的問題」。日前賴市長與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對談時,也批判威權政府對人權的侵害。但是,掌握財富重分配權力的賴市長卻完全與馬英九的害民取財政策合作,強橫傲慢地以公權力迫害被徵收戶,更進一步操弄媒體抹黑自救會。

事件爆發至今,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極端重視媒體操作,長於塑造形像,但實質上是傲慢、殘害百姓、拒絕與民溝通的專制市長。在台北,人權團體與民進黨立委為了國際人權兩公約的「適足住房權」而奔走請願。在堪稱民主聖地的台南,南市府拒不承認鐵路東移是人權議題,完全與國民黨中央政府合謀來奪財害命。可怕的是,這位市長未來還可能代表民進黨挑戰中央執政。我們了解競選大位需要經費,但若為重回中央執政之故必須殘害人民,這樣的民進黨與國民黨何異?這樣的賴清德與劉政鴻何異?

民進黨黨綱:「人之尊嚴與基本人權,受憲法保障,不得任意制定法律剝奪或限制」。但是,年邁居民卻被逼得上街頭抗議民進黨的市長,不但無法安度晚年,還莫名被貼上反進步與貪婪的標籤。眼巴巴的看著這個市長在媒體前大談反媒體攏斷與人權。這不僅是這407戶的悲哀,也是民進黨的悲哀、台灣民主的悲哀!

陳俊文的FACEBOOK:「我挺台南鐵路地下化」的懶人包引經據典、事事旁徵引博,比起訴諸情感、資料來源不明&錯誤的文章還值得一看,請看: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120 views

0 Comments

Comments -49 - 0 of 0First« PrevNext »Last
Comments -49 - 0 of 0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