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9 am - Wednesday 05 August 2020

民主政治已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週三 2013年08月14日, 9:50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8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30814094903
誰說年輕人對台灣的未來不關心?

「非藍非綠」、「和平理性」的立場,透過新科技、新媒體的新動員模式,運動的語言、創意、發想, 已與傳統政治大不相同,這一場社運新手的初登場,讓公共領域的發言權出現消長。

陳翠蓮

對 於「萬人送仲丘」這場二十五萬人的公民運動,網路上有許多討論。不少人認為,這是另一次「白玫瑰運動」,新聞過後就煙消雲散;也有人嘲諷只是一場大型假日派對、一場熱鬧煙火、成功的跨年晚會。很多人不滿這場活動強調「和平理性」、「非藍非綠」,以滿足社運新手的政治潔癖;更有人斷言這種「不涉政治」的公民運動,難以成事。

上述批評過於嚴苛,畢竟這只是這些社運新手的初登場。年輕一代厭惡政治並不是他們的錯,而是政黨鬥爭長期累積的結果。一九九○年代以來台灣的民主化過程,政治領導人缺乏魄力,不願對過去歷史進行清算,缺乏轉型正義的結果,二十年來的政治停留在舊勢力與新體制拉扯,藍綠相互抹黑、惡鬥不止。

不是厭惡政治,是厭惡藍綠

執政之後民進黨的沉淪,復辟之後國民黨的變本加厲,都讓國人對政治深感厭倦、失望。青年一輩厭惡政治,深入追究,其實是厭惡藍綠。但是,誰說台灣的政治只能依靠藍綠?誰規定「非藍非綠」就是「去政治」、「非政治」?當藍綠都讓人民失望,反而必須超越藍綠、去腐重生,才是「新政治」萌芽的機會。

至於手段上的和平理性,無可厚非。過去在戒嚴時期,反抗者在威權縫隙中發生,必須訴諸激烈手段讓社會聽見、看見;如今民主時代,成千上萬人上街頭表達訴求,說理、論辯、說服更為重要。尤其,過去黨國媒體動輒將反對運動貼上「暴力」、「暴民」的標籤,訴諸「溫和理性」的公民運動應該被看成是取得道德制高點、奪回發聲權的手段—─如果連溫和理性地表達,政府都不理睬,「接下來不會讓你好過」!

晚會尾聲,也對大埔事件、服貿協議、核四議題表達關心,為運動的後續埋下伏筆。

用新媒體動員,大家站出來

此次運動最大的突破,是讓三十歲以下的青年走出來,如同每個時代社會運動對青年的洗禮、啟蒙,必須透過不斷累積,才能塑造出一批一批改革先鋒。這只是一個開始,嘲笑此次運動是曇花一現的人,不必操之過急。

此次二十五萬人的公民行動,已為「新政治」勾勒雛形:一、年輕一輩所孰悉的新科技、新媒體為主的新動員模式,其效果、威力超出想像,使公民對抗傳統政治勢力成為可能。二、公民奪回議題設定權,公共領域的發言權出現消長,長期以來的「無力政治」找到出口。君不見,白衫軍運動後,立法院朝野政黨已火速通過軍審法修訂、國民黨暫停核四公投案,以免干犯眾怒。三、政治領域的全面年輕化。這波運動的語言、創意、發想,與傳統政治大不相同,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形成嚴厲的掏洗,思考空洞、反映遲緩、一招半式的政治郎中,都會面臨更無情的檢驗。民主政治將成為日常實踐的課題,政治明星、媒體寵兒等政治運作模式不再吃香,青年、學生、工人、醫生、上班族,人人都可以是民主社會的超級英雄。

民主政治生根,揮灑更自在

走過一九八○年代台灣民主化風潮的世代,總是很擔心年輕人以為民主政治是天上掉下來、不懂得去護衛,批評他們對社會不關心、對台灣的危機無感。白衫軍行動讓老一輩猛然發現,三十年的民主政治已經生根,民主已成為年輕世代的生活方式。他們理所當然的措辭、不留情面的斥責,讓不像話的統治者灰頭土臉;當他們高唱「為民主為自由袷伊拚阮不孤單」、「你的血我的汗沃落佇福爾摩沙」,誰說他們對台灣的未來不關心?(作者為台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2013-08-13 12:30 新新聞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8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