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6 pm - Sunday 17 January 2021

吳易澄:聽了有感覺就革命吧

週四 2013年08月15日, 11:03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5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66-1
改編《悲慘世界》名曲,凱道上25萬人大合唱
將〈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改編為台語版的〈你咁有聽著咱唱歌〉,讓吳易澄聲名大噪。他說,想做些什麼卻無法做的焦慮累積在心頭,「有時候覺得自己很孬、很宅,心裡很悶,只能靠寫歌。」

張家豪、呂苡榕

三年前,在台北捷運上,傅瑋宗遇到吳易澄的弟弟吳易叡。傅瑋宗和吳易澄是高中合唱團的夥伴,之後雖然並非專職的表演藝術工作者,但業餘時間仍不斷從事表演活動。

那一天,吳易叡知道傅瑋宗一直都在從事音樂與劇場活動,興奮地跟他說,大家應該一起用音樂做點事,做點能夠推動社會向前的事。之後因各自為生活奔波,因此這個約定始終未曾履行。

三年過去。七月的某個晚上,傅瑋宗在網路上聽到吳易澄自己改寫、配唱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捷運上的約定湧上心頭,他急切地詢問吳易澄需不需要其他協助……。

想法一點點累積,已忍無可忍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是音樂劇《悲慘世界》的主題曲,《悲慘世界》是法國文豪雨果(Victor Hugo)前後構思四十年才完成的巨著,也是十九世紀最重要的小說。這首代表全劇精神的歌曲膾炙人口,歌詞激勵不甘再受壓迫的人民起身反抗,熱切而激昂。

目前在醫院擔任精神科醫師的吳易澄,將它改寫成台語版〈你咁有聽著咱唱歌〉,填上符合台灣近年社會發展脈絡的歌詞。短短幾天,便在網路上發燒流傳,隨後的幾場抗議活動,包括反服務貿易和萬人送仲丘,也爭相詢問能否借用。

擔心過度報導讓焦點集中在個人的吳易澄,訪談開始便一再強調,「我覺得很多報導把這首歌傳奇化了,雖然寫詞只有一、兩天,但情緒、想法是一點一滴累積來的。」

他說,今年從苗栗苑裡反風車、七月大埔遭強拆,一直到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被逮捕,「我看到國家體系怎麼去對付一般人民。」

另一邊,吳易澄身邊有親友在警界服務,「他雖然擔心核四的狀況,也曾在反核遊行時上街頭,但是每當抗爭發生,卻總是被派到第一線去。」這種矛盾處境,讓吳易澄無奈,「究竟怎樣的情況,要逼得人民之間相互對立?但當權者卻都沒事,真是令人忍無可忍。悶啊!」

「我看到新聞上描寫一個居住在巴勒斯坦的父親,為了拿水給家人使用,走進以色列的封鎖地帶,結果遭以色列軍隊捉走。」吳易澄無奈地說,這個世界哪裡都一樣,沒有能力對抗政府、財團或殖民者的人,生存權都是被剝奪的。

雖然不斷看見一般人民在體制中受到傷害,但無法親身到達現場與受害者站在一起,也讓吳易澄感到缺憾。大埔被拆後,今年台北電影節最佳導演得主詹京霖選擇到大埔現場放映他以這起事件為靈感而拍攝的短片,「那天有傳言說苗栗要派上百警力到現場,我其實很想去聲援,但是因為老婆剛懷孕,又想到萬一我被抓走……,因為很多顧慮,所以最後沒能到現場。」

<….全文未完,詳細內容請看本期周刊>
 2013-08-14 12:30 新新聞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5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