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3 pm - Sunday 11 April 2021

全面罷免!內閣制救台灣◎黃創夏

週四 2013年08月15日, 12:0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0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前言:這些年以來,台灣在藍綠的互鬥中,只剩下鬥爭,再也沒有「共同體」的相互激勵,終將難逃被併吞之一日。要重新創造「共同體」認知,就必需找一個艱難但意義深遠的運動來凝聚意志,「全面罷免,台灣更好」恰是最好機會。

===【望遠鏡】===

有事弟子服其勞,當年上課或晚餐後在成功湖濱散坐時,總是會和我們大談「科學與人文」,除了科技也教導「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彭明輝老師義憤而起,弟子們當然該攘臂跟進。

由作家馮光遠、清大退休榮譽教授彭明輝、導演柯一正、環保法律人文魯彬等人發起的「憲法133實踐聯盟」成軍,將針對總統馬英九政權的「國會禁衛軍」進行罷免。

彭明輝老師不改其直指核心之本色,他說:不適任的立委都應該加以罷免,歡迎國民黨動員罷免不適任的民進黨立委,民進黨動員罷免不適任的國民黨立委,即使把全台灣的立委都罷免光了也不用怕,「台灣會更好」。

彭明輝老師說得太精準了,全面罷免,切除政治上所有腫瘤,也許才是真正救台灣的猛藥!

連任之後,馬英九自私地只想追求他的「歷史定位」,閉門造車、政策搖擺,弊未清、利不興,台灣的政府治理瀕臨崩盤;民進黨方面,蘇貞昌被戲稱是「蘇打綠」,只在乎他的政治利益,甚至,為了私利也默許陳水扁班師回巢。

如此敗壞之藍綠兩黨,他們共同的語言就是「嘸你嘜安吶」,有恃無恐,吃選民夠夠!

如果國家的真正主人不表態,豈不是讓這些蠹蟲腐敗全台?

全面罷免,台灣更好!台灣已到了該破釜沉舟的關鍵時刻了。

而這一次的「全面罷免」,務實地說,絕對在政治上因為政黨的私心與算計,不會一次就過,要像中華民國建國革命一樣,經過無數次的失敗才能匯成巨流!

但是,「全面罷免馬英九和不適格立委,我一定連署」這樣的運動還是應該要在社會上持續地進行。

因為這就是台灣人民替「無能」所賦予的「歷史定位」,也是把馬英九時代已經註定失敗執政的「剩餘價值」,最後的運用。

更重要的是,這些年以來,台灣在藍綠的互鬥與互相掩護中,台灣只剩下鬥爭,再也沒有「共同體」的相互激勵,正一點一滴地淪喪志氣,終將難逃被併吞之一日。

要重新創造「共同體」的認知,就必需找一個艱難但意義深遠的運動來凝聚意志,「全面罷免,台灣更好」恰是一個重新創造台灣「共同體」的好機會。

台灣,曾經有一個「奇蹟」,過去曾有個聲望只剩18%的貪腐總統,就算是百萬人民上街頭,還無法趕他下台。

那時,不但這個總統無恥,他還有一群「鐵衛隊」,吃定了「版塊」,在最高民意機關立法院,阻擋人民行使罷免權的合法權利。

這種「奇蹟」果然會重演,如今,就算也有一個總統只有比18%還低很多的支持度,還是會在政黨壟斷之中,這個低聲望的總統,還是可以任滿領退休金。

過去,兩千三百萬台灣人被十八%的「綠衛兵」綁架,如今,又要被十三%的「愛馬士」與「護馬爺」脅迫,難怪台灣變成死氣沉沉,因為「大悲無言」!

為什麼如此無奈,因為這些年,台灣被「綁架」了,選民永遠只能在兩個「濫蘋果」中間做選擇,永遠只能「比不濫」!

不止是總統、直轄市長、立法委員‧‧‧永遠,都只能「比不濫」!

真如此無奈嗎?也不盡然!

台灣社會在二○一二年六月,還被《富比士》選為是世界的「十大偉大社會」,事實上,台灣一切都好,搞不好就是因為政府是負擔,政客是累贅!

要改變台灣,也只有社會力奮起,將他們的憤怒與能量集中幾個制度改革,台灣就能有機會。

這些年以來,台灣人民一再看到了一個如下的圖像:

那是一個叫作「政府」的大醬缸,不論是行政體系與民意體系、不分藍綠與朝野,都是醬缸!

醬缸中心卻只有少數幾隻手,握著木棒想攪動醬缸。但是,文官惰性和派系政客就像是粘性超強的泥漿,外面的民代更是污穢沾黏,所有的能量只會一再消磨,任憑誰當總統或是換上誰當閣揆或部長,黨主席或中常委,再怎麼攪動,醬缸依然不動如山。

醬缸中,台灣的政治已命定「存而不在」,台灣「有官無政府,有權無責任」亂象不可能疏解,停擺、遲緩、無效率,將是永恆的「負循環」。

怎麼改變?這才是台灣人民必需放在心上,需設法找到方法去解決的。

再換人做做看,有用嗎?醬缸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釜底抽薪之計,還是先設法打破醬缸吧!

行政官員,有制度保障,數十萬人,要換也不是一時三刻能解決,但是,民選政客,卻是有機會汰舊換新,只要選舉制度上,給與新的能量!

約六、七年前,一群人曾經致力於推動選罷法改革,要求讓人民有「政客否決權」,就是走出「藍綠分贓」的武器。

方法很簡單:就是落實「政客否決權」,在選票上加上一條「以上候選人皆不同意」,以及「不同意票大於同意票,該選舉需重新選舉,被否決之候選人不得再參選」。

舉例說明,如果有甲、乙兩個候選人,都是比爛,一個人得30%選票、另一個20%,有50%廢票,甲在現制中,依然當選。

如果加上「以上皆非」及「重新選舉」條款,則甲、乙兩候選人都被否決,也將喪失參加重選之資格。試想一下,這樣子,那些搞派系、靠賄選、搞對立‧‧‧之流,還能像現在如此的囂狂嗎?

重覆投票「勞民傷財」?對!

但是沒有「政客否決權」,這些年,不也是因為官司、賄選、加上「換跑道」,重覆、重覆、又重覆的「補選」好幾回了。既然「補選」不可逃,不如導引進「正面力量」,才值得!

這樣的修改,當時各黨都說支持與贊許,數十立委已連署,大聲說可以改革亂象!

這樣的「贊許」,卻在立院束之高閣已超過六、七年,人民要是不怒吼,持續不斷串連與爭取,拉高抗爭到最高層次,這樣的「政客否決權」,兩大黨絕不可能自動歸還給人民!

只有透過重新集結人民意志,利用馬英九的最後剩餘價值,才可能重新推動這樣的「政客否決權」改革,讓民代不再是「利委」當道,進而改變台灣體質!

更進一步,連總統都可以處理的共同意志之下,要是能再修改「單一選區兩票制」,提高「不分區立委」比例超過國會席次半數以上,並且,修改門檻,讓「第三黨」、「第四黨」•••能有更多機會得到席次,才能平衡藍綠兩大黨把持之現況。

並且,不分區過半,政黨意志才有可能貫徹到立法院,讓「責任政治」具體落實。

最後,當然就該是台灣該正視「內閣制」的必要性了。

正如同日本、英國一樣,讓總統、女王都只是成為國家象徵,內閣與閣揆幹不好就下台,讓政客失去「賴著不走」的保護傘。

只有按部就班重塑「內閣制」,才能創造新台灣。

事實上,「內閣制」的精神本來就是《中華民國憲法》根源之「五五憲草」,要不是當年制憲時蔣介石和國民黨只有私心,非要攬一切權力變更原設計,還搞「動員戡亂條款」集權獨裁,第一步就偏差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民主,也不走到如今之顛顛跛跛‧‧‧

而全世界的成功國家,絕大多數都是「內閣制」,「總統制」國家除了美國之外,都是濫權、腐敗、欺壓人民特別多,在非洲、中南美,「總統制」就等同於人民之災劫!

這三步驟,不能分割,只有在每個選舉先淘汰爛候選人,才能正本清源,讓當選人素質提高;只有讓國會與行政首長能落實政黨之責任政治,並且保障「第三種聲音」問政權,才能讓政治減少意識型態之爭鬧與地方派系的綁架,這樣的多數黨組閣之內閣制,才有品質管制的可能性。

面對險惡與污濁,台灣人民已到非自救不可的關頭了,策略性「全面罷免,台灣有救」,挑戰最困難以凝聚新的「共同體」意志,才能逼政客改變!

屠宰一隻巨獸,光靠一個英雄、幾個英雄,並不夠!需要大家合力作戰。

更何況,台灣政壇已被「藍恐龜」、「綠巨鱉」宰制到滿天泥濘了。更需要台灣人民群策群力,合力對抗這兩隻巨獸了。

在當前制度與現實條件下,罵不死馬英九,將來也罵不死蔡英文、朱立倫、蘇貞昌、吳敦義、江宜樺、郝龍斌‧‧‧只有人民自己會累死!

要改變,讓台灣重新能奮起,凝聚新共同意志,就把馬英九時代當成是「歷史工具」,用盡他最後的「剩餘價值」吧!

這才叫做「天佑台灣」!

歷史恩賜了馬英九、蘇貞昌這等無能之輩,恰好可以藉由「全面罷免,台灣有救」凝聚人民不滿與期待新局的能量,形成「新共同體」之後,進而轉向正視當前荒謬現制,推向選舉制度革新與「內閣制」,才會是台灣的新救贖之正道!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0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