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 am - Monday 19 April 2021

民進黨的「蛻變」◎黑雨

週四 2013年08月15日, 1:0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6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圖片與本文無關

Posted by 黑雨 on 2013-08-15 07:06

作者:黑雨

卡夫卡的「蛻變」是一本探討人類存在的知名小說。這本小說從主角格里高爾(Gregory)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一隻大甲蟲,一路寫到主角死亡為止。如果不去挑剔「蛻變」這本小說中主角與其家人的道德角色,我在以前第一次讀「蛻變」時,對於故事結尾家人發現主角變成的大蟲終於死絕之後的反應,印象非常深刻:他們的反應是非常寫實的、也很合乎人性

「他們決定今天休息和散步,他們今天也理應休息了。這甚至是絕對的需要。」

「然後三個人離開了家,幾個月來沒有做的事也擱在一邊,他們坐電車到城裡去。電車裡射進了溫暖的陽光。」

從善惡的角度,主角是個善良的推銷員,負擔全家的家計。當他變成大蟲之後,家人必須突破困境,另尋其他生存之道。他們不是王永慶家族、不是郭台銘家族,因此變形後的主角對他們而言,是一個生理與心理上的沈重負擔。因此,如果主角註定無法變回人類,則主角的死亡是最好的結局。所以我不認為這部小說中的幾個人物可以分成絕對的善惡對立。

若從「人性」的層面來探討,主角變成蟲之後,喪失了人的溝通方式,只有在內心仍然有著人的思考與自覺,但是整個個體以及其表現方式已經脫離了「人」的特徵。更糟糕的是,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具有蟲的行為模式,例如他居然開始喜歡吃腐臭的食物。對於這樣的一個存在個體,儘管他內心或許仍然有一絲絲的「人」的影子,但這個個體對於人類社會而言,早已「非人化」,人們對他是否該依然眷戀,已經不是簡單的道德二分法可以詮釋。

從「變化」的角度來看,主角變成蟲之後,他的家人們有大半時間陷入驚慌失措的窘困狀態,不知未來何去何從。他們雖然開始慢慢有所改變,但與主角這個異形蟲體之間的關係仍然混亂不清。主角的死亡,代表的其實是另一個新的變化、新的希望的開始。

讓我們回到現實:台灣的反對運動,從早期鄭南榕、黃信介、以及陳定南所代表的理想主義,轉「變」到 2000 年之後由陳水扁、蘇貞昌、與新潮流系共同建構的權謀、鬥爭、自私、貪婪,以及無數大老小老所代表的父權主義與山頭林立,雖然是每況愈下,但在厭惡國民黨的情緒下,人們對民進黨以及民進黨政治人物依然有諸多的寬容與不捨。

雖然部分所謂的台派已經退化到把什麼「建國雞精」、「外交雞精」謊言當作事實、把貪婪的洗錢骯髒行為當作新的宗教教義,甚至已經淪落到為了貪婪政客而不惜宣告寧可支持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錯亂地步,但過去我們總覺得那只是極小部分的偶而失智現象,不以為意。可是,當國民黨集團面對最近反核、大埔強拆案、洪仲丘案開始動搖之際,民進黨居然通過不可思議的阿扁重返民進黨案,頓時讓我想到卡夫卡的「蛻變」:當蟲已經死絕的時候,其實就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

除非未來有什麼驚異的變化轉折,否則的話,在這隻大蟲已經死透的狀況下,我個人在未來幾年已經不可能把票投給民進黨這個軀殼已經死絕的政黨。當然,我不會像某些人荒唐到為了讓某個特定政客出獄而宣稱要轉投國民黨,我只是不想再投票而已,這是有區別的、也是一個人有沒有一致性原則的差異。

在電影「侏羅紀公園」中有一句名言:「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人生也有時候是處處轉機。當民進黨這邊陷入集體墮落之時,另一方面,最近 25 萬人齊聚凱達格蘭大道所展現的公民力量的新契機,代表了一個嶄新的、遠離傳統藍綠糾結的新方向。就像「蛻變」最後所寫的「他們坐電車到城裡去。電車裡射進了溫暖的陽光。」,我們在目睹民進黨這幾年的陰暗面以及最近的集體自殺行為之後,也該讓自己走出戶外,或許仍然可以感受到溫暖的陽光,以及不一樣的未來前景與希望。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6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