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7 am - Friday 27 November 2020

明天拆政府

週六 2013年08月17日, 7:4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9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明天(8/18)真的要拆政府了。

7月18號,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四戶(相關報導),將在明天(8/18)滿週月,台灣農村陣線發動「把國家還給人民」凱道晚會,預計將把一個月以來各地的游擊行動,推向一個高峰;而在今天(8/17)凌晨,一群由四方聚攏的青年,趁著黑夜,把「拆政府」的訊息散發出去。


深夜,游擊基地。(攝影:孫窮理)

製作「馬上拆政府」、「豺狼治國」的模板、分發「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貼紙,這些人,當然不是訓練有素,但卻是有條不紊地,分配區域、安靜地 各自行動。就像從強拆那一天開始,一切的抗議都發生的那麼自然,那麼讓人猝不及防,這個政府,已經分不出他的人民,會在那一刻,以什麼方式向它發出怒吼。

苗栗縣長劉政鴻的「天賜良機」,只有在大埔四戶聲援者到台北抗議的那一刻;但是,對於抗議者來說,「良機」,無須天賜。

差不多0.5秒可以貼上一張貼紙,模板蓋上,噴漆一噴,15秒可以完成一個塗鴉,「拆政府」的訊息,在這個月黑風高的深夜,迅速地在台北街頭,蔓延。

凌晨5點38分,農陣發出新聞稿,說民眾把這個行動的訊息和照片寄給了他們(農陣新聞稿),「民眾」說,「要讓無視於人民守護家園血淚的政府,看見公義的顏色;如果道德與禮貌已成為政府要求人民卑躬屈膝的標準,那麼人民就會讓政府看見憤怒與不滿帶來的持續戰鬥」。

農陣,台灣農村陣線,起於2008年底,《農村再生條例》立法,兩千億的資金來了,說要給「黑乾瘦」的台灣農村擦脂抹粉。兩千億就算了,農陣擔心裡面的「農村再生發展區計劃」,將成為強徵農地的「滅農條款」(相關報導[1]、[2]),「反農再」串起了各地的農村社區。

共同的問題是,它們都面臨了「土地徵收」的威脅。

「強徵農地」不是滅農的「原因」,它更像是「滅農」的結果。台灣的可耕地本來已經養不了所有的台灣人,為了加入WTO,還進口大量的農產品,政府貼 錢,鼓勵休耕,半數農地荒蕪;而這些「種不出榮華富貴、種不出奇蹟」的土地,在政府神奇的金手指一指,變更成工業區、住宅區、商業區,馬上變成熱錢炒作的 標的。

對這裡大多數的人來說,「榮華富貴」和「奇蹟」,就是一切。

區段徵收,政府整塊整塊地收,一片一片地賣,填補縣庫的虧空。有的人,順便中飽私囊,很飽、很飽。

「浮濫徵收」也是結果,不是原因。

苗栗大埔,不見阡陌縱橫,早已稱不上是個「農村」。2010年6月9日,劉政鴻的怪手挖進了所剩無幾的稻田裡,稻子,未及結穗,即已仆倒。8月3日,73歲的朱馮敏喝農藥自殺。大埔,這個竹南鎮東北角的一方小鎮,成為了某種象徵。

經過2010年717(相關報導),2011年716(相關報導[1]、[2]、[3]),兩度匯聚凱道「一方有難、八方來援」,有難,農村出代誌。

為務農而守土者有難,不為務農而守土者,也有難,《土地徵收條例》不得不戰(相關報導[1]、[2])。農業蕭條、農村凋敝、農民養不活,是病,粗殘徵收是病徵,是痛,徵收的「公益、必要」性,是一帖求不到的止痛劑;或許吧,痛止了,病將更入膏肓,但是呢,病與痛熟重熟輕,誰能回答。

「拆政府」是憤怒的狂幻,盆地空前鬱熱的夏天,39度3,牆上的訊息,是點點的星火,不過,尚不足以燎原。818,農陣號召再聚凱道,「把國家還給人民」,通篇宣言(農陣宣言)已無半個「農」字。

是痛!土地之痛。

8月18號,下午5點,凱達格蘭大道。

15秒完成一個塗鴉。(攝影:孫窮理)


牆上的訊號。(攝影:孫窮理)

2013/08/17 苦勞報導
孫窮理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陳韋綸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9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