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1 pm - Wednesday 28 July 2021

南方朔觀點-與其更正別人,不如自我改正

週三 2012年11月21日, 2:2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60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台灣的馬總統外號「馬更正」,他認為自己做的事都是對的,只有吹捧附和的人才是了解他的人,否則就是嫉妒和誤會,因此打從他從政起,就每天忙著澄清和更正。早年他還沒有那麼大,一切更正都自己來,現在他已位居頂峰,已可交代發言人和部屬去做,做來做去還是「馬更正」。自從《經濟學人》在報導中說他是「笨蛋」起,這個「馬更正」已開始走向國際。隨著台灣形勢的日益不堪,外國媒體對台灣的報導必然日增,往後「馬更正」一定更加忙碌了。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真正應該念茲在茲的是國族的前途和人民的幸福,而不應是自己的形象和別人有沒有誤會這種芝麻餖飣小事。如果每天都在為了形象的完美而更正,那麼「贏得了個人形象,卻輸掉國家和人民」這種最壞的結果即難避免,而非常不幸的,這正是今天台灣的走向。

 因此,由「馬更正」的故事,我就想到當代政治學者波耶特(Joseph H.Boyett)在他那本《選民進化論》裡所提到的一種「自戀型領袖」這個問題了。

 波耶特指出,現在這個時代已出了一種「自戀型領袖」。這是一種畸形甚至變態人格,它可能起源於成長期的心理創傷,以致於使得他有了一種極度不安全感所造成的自戀。他相信自己很特別,認為別人總是誤會他和嫉妒他;他對個人形象的完美到了病態執迷的程度、保衛形象已成了他畢生最大的目標。因此他這種人總是醉心於成功,希望受到別人對他有明星式的崇拜。由於內心有極大的不安全感,他甚至對至親好友也顯露出相當淡定的距離;就靠著形象的刻意經營,這種自戀型的人物,在未發跡前,總是能揚其所善、隱其所惡的受人崇拜而一路攀向權位的高峰。

 但波耶特也指出,這種「自戀型領袖」,由於他內在的核心是不安全感,因此他不太會信任別人,他也怕別人搶了他的光彩;因此,他會貶低別人,只用親信和庸懦恭順的手下,他公開的場合表現得好像很友善,但私下則傲慢且極跋扈。他那種過度的攻擊性與防衛心,當他權力愈大時會愈明顯。波耶特甚至說,「自戀型領袖」在他仍在向上攀爬時,由於尚有隱藏的空間,他的問題尚不致爆發;但等他到了頂峰,他那種過度小心和缺乏判斷的一意孤行,以及過度的攻擊性及防衛心,就沒有了隱藏的空間,他的失敗會在他真正成功時開始。

 除了波耶特所做的分析足堪警惕外,近代第一個把出名成功這種現象當做政治經濟問題而研究,並開創了「名氣經濟學」的喬治梅森大學經濟教授柯文(Tyler Cowen)在他所著的《出名的代價》裡也指出,近代由於媒體發達,出名與形象經營的確已成了一種政客有利功成名就的資產,但政客為了形象而使用的宣傳、欺騙、偽善、隱藏等手段也告大增。柯文教授在該書第六章〈出名與形象的黑暗面〉裡指出,在這個出名和以形象來獲得成功的時代,古典的責任政治已日益稀薄,政治人物只在各種病徵上做文章,撈形象本錢,「獲得別人的鼓掌已成了重點,而不再是對自己的能力的自我反思為重點」。柯文指出,在一個只管自己的名氣和形象的體制裡,弄到最後,乃是政客已失去了治國的能力。只在意自己形象的人,當他把具體複雜的多元問題、簡化為形象好壞的正反二元問題,這其實是一種嚴重的思想倒退。這也是柯文教授認為當代政客的無能為什麼那麼嚴重氾濫的關鍵。

 言至於此,我就想到一個從不在意自己形象的林肯,縱使公然輕侮他是「鄉巴佬」和「長臂猿」的政敵史坦頓,他也加以肯定,請來當戰爭部長。不在意個人形象,只注意國族與人民的未來,終於成就了他的萬世聲名。不看小只看大,乃能成其大,只看小小的形象,天天忙著更正,那一點點小,也會煙消雲散。因此「馬更正」何必要去更正別人,快快的去改正自己吧!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2012-11-20 01:32
中國時報
【本報訊】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60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