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3 pm - Thursday 13 August 2020

香港 / 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們去報導任何事

週四 2012年11月29日, 2:3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6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台灣蘋果日報燭光晚會。圖:蘋果日報工會(台灣)Facebook

五年前有一天,幾條茂利組成了甚麼回歸10年百人誌小組,困獸鬥天天寫人物,同事好益我,安排我訪問黎老闆,那時我原本想提出的問題幾乎全然忘掉,唯一記得的是走進老闆房前有幾個人拉著我,著我記得要問,「蘋果甚麼時候會賣?」

雖然我記性差,但老闆當年的回覆,我記得很清楚,他說沒有普選前都不會賣蘋果,因為不想做契弟。

兩年後,金融海嘯的影響殺入堆填區,公司要求全體員工減薪百分之3.5,我跟坐在我後面、現任尊貴的工會副理事長蔡元貝一起看電視,on99問:「乜原來雷曼咁樣係會影響到我地減薪架?」管理層要求同事簽署同意減薪的文件,靜態組30多人私下就是否集體拒簽,舉行了一次小型公投,我打開公文袋,和同事逐張逐張開票,支持拒簽的有7個人。

此後,同事間發起了「壹減3.5 = 負義.5」抗議減薪行動,我們分別和當時的行政總裁朱華煦和黎老闆對話,按我的記憶力當然又是無法記得當時對話的全部內容,只記得有位平日很文靜的男同事滿臉通紅的質問朱總,「你知唔知你地咁做會令到D同事好傷心架?」又記得黎老闆一臉惆悵的跟我們說,不能每事諮詢員工,事事諮詢就甚麼都做不成。

半年後,壹工會神神秘秘的成立了,簽白紙的過程可以參考附在文末的《堆填區的毒與霧》,那時大家在Facebook成立了一個group,有台灣的同事問可否可以加入,然後我們搞完一大輪,研究完會章,才發現是不可以。偶然,會有些英文拼音很國語的人在專頁內留言,台灣的同事比我們更關注壹集團的前途。

知道台壹要賣,知道台灣的同事開始了連串抗爭,平時在香港只會搞旅行和購物折扣的茂利才悠然從夢中醒來,那時已經是11月中,台壹出售幾成定局,而且新買家,就是台港兩地同事都絕對不能接受的紅色勢力。

香港人熱愛新聞自由嗎?

台灣同事的毅力和行動力令我們汗顏,有人說到唇亡齒寒,重提賣港壹的可能性,我心裡幻想這一天出現的情景:堆填區會沉默無聲嗎?在工會混了這麼一段日子,我對這廂的行動力心裡有數,但更重要的問題是,香港人有這麼熱愛新聞自由嗎?

像小朋友以為錢從櫃員機來,相信飯從飯煲來一樣,絕大部份香港人會以為新聞自由是由電視機和報紙檔而來的。這麼理所當然,從開始就出現的東西,簡直就會永恆不滅地繼續存在下去。

台蘋工會理事長蔡日雲和我們首次見面,吃飯時的開場白是:「我們當然知道蘋果也有很多問題...」對啊,蘋果的問題、每天寫錯的字、誤解了別人的話、採訪手法...實在是多幾個堆填區也裝不下,但我們都知道的一件事是,這裡有最自由的採訪空間,只要有證有據,老闆從來不會阻止任何報導出街。

同事說得好,我們聲援台壹,不是因為擔心有一天賣盤的命運會出現在我們身上,而是因為新聞人相信的「新聞自由」和「編採自主」。這兩句話,幾乎是全球新聞工作者的共通語言,一方說到辦公室的低氣壓,另一方就已經可以完整地把情況接下去。這解釋了為何平日約早午晚三餐加宵夜都無辦法齊腳、約了可以爽約而全不解釋的堆填人,竟然齊齊整整準時9點在東區裁判法院外出現。

堆填區每天都會安排同事剪報,看看對手有甚麼好料要follow,最近這幾次剪報,我愈來愈覺得手頭上的十多份報紙,都是來自不同的星球,根本沒有任何接口,可以湊合成同一個社會、同一天裡發生的事情的圖像。有時候剪了一些報導出來,會擔心浪費紙張,因為別人做的新聞堆填區未必follow,堆填區寫得東東,又可能全球獨家。

哪裡都是地獄

商界買賣,善價而沽,貨銀兩訖,各不拖欠。我從來不覺得一個社會的新聞自由應該由一個良知商人來支撐,如果我們真心熱愛一件物事,例如新聞自由,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全心全力去爭取、去捍衛,而不是等好心人去施予。香港沒有鄭南榕,錫身如我們,到底可以付出多少,去為虛無縹緲的新聞自由去花時間?

聽到台壹的同事說,「你可以買到壹傳媒這塊招牌及數千名員工,但你買不走我們的靈魂」,我不知何故想到那些垃圾古裝劇,民女被搶時總是會說一句:「你得到我個人,得唔到我個心。」

每一個傳媒機構都有好記者,只是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暢所欲言,很多同業在崗位上苦苦掙扎,在報導上學著內地記者打擦邊球。在香港的傳媒業,沒有東家唔打打西家這回事,因為無論轉到哪裡,都是地獄,只是層次不同而已。

送日雲去機場時,我跟她說,無論蘋果是否繼續存在,新聞工作者的精神都要堅持下去。黎老闆給我們一個無需憂慮的工作環境,一手改善傳媒行業的待遇,這些都不是天跌下來的,如果有一天,這一切消失,我們都要盡力在不同的崗位、不同的戰線上,以我們熟悉的方式,去繼續傳播消息、發掘新聞。

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們去報導任何事,消失的是一個平台,不是我們的精神。

副理事長當年寫的開國宣言:

《堆填區的毒與霧》

那天同事神神秘秘閃閃縮縮好似做賊咁拎張白紙過來,叫我簽個名,寫低身分證號碼和地址,總之有乜私隱都要寫晒出來。不知道甚麼原因,簽名簽了兩次,又因為前後簽名不同,後來再簽多次。單是簽名,已經搞了一個月。

隔了幾個月,同事突然話工會已經刊憲了。由簽名到刊憲,過程都是鬼祟進行,低調過賭王入院,鬼秘過百慕達三角。資深勞工界同事話,籌備期間必須隱閉行事,以免管理層洞悉先機,從中作梗,把工會瓦解於萌芽狀態。

剩係刊憲都要刊兩次,法律程序完成,我們幾個幕後黑手開始謀密正式的顛覆工作。一連去了幾趟消夜,商議究竟應該造個工會印章先?定係設計一個會徽先?向CEO發信先?定係在民主牆張貼宣言先?去觀塘消夜?定係旺角消夜?各種各樣費煞思量的重要議題,花了我們好幾十個月黑風高的青春。

以為萬事俱備了,顛覆行動又出現內部分裂。由於籌備活動一直以來太過低調神秘,低調到組內要好的同事都不獲諮詢,結果引來黑箱作業的詬病。我們向其他組別同事派發入會表格,反應平淡,可以理解。無論如何,義已起,動已發,陰謀顛覆叛亂分裂堆填區大作戰將會義無反顧的堅持到底。

2012-11-28 19:32:38
張嘉雯
新聞工作者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6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