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8 pm - Friday 14 May 2021

假「關心」之名的威權高牆(施保閔)

週六 2012年12月01日, 2:2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5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學生前天到公平會表達反媒體壟斷訴求,教育部竟來函關切。資料照片

日前「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號召群眾關注壹傳媒購併案事宜。為此,聯盟與聲援學生、公民團體於29日上午,在公平會前「盯場」,要求政府嚴加審核購併案。這場以學生為主體的運動,響應範圍擴及全島,中南部學生更主動包車北上,公共參與不落人後;然而這舉動竟受到教育部的來函關切,提醒各校「多加了解與關心」,甚至點名響應訴求的學校名單,此舉足證舊思維還試圖主導學生意志,重蹈過往愚民政策的老路。
意圖摸頭息事寧人

探究教育部思維,特別來函關心,最根本的出發點是對於學生參與「政治事務」的「不信任」,潛意識預設公共事務詭譎複雜,學生族群單純、容易受到煽動,因此做為「主管」的教育部,理當給予關切,再加上一個「天氣多變,擔心學生身體健康」的說詞,就是激起風聲鶴唳的文案。試問:有更多的學生族群(騎機車)夜衝、夜唱(KTV),教育部為何從來不關切學生保暖問題、或夜間的行路、交通安全?而教育部距離當天上千名學生群聚的公平會僅咫尺之遙,蔣部長為何不稍動尊足,到場提醒學生加件雨衣,而要勞師動眾,要求大學校方予以關心?這其中邏輯不證自明:當權者所害怕的,一直是一群太會思考的人民。

筆者友人亦曾於校園中參與反對運動,爾後受到校方人員的「關切」,苦口婆心是擔心學生被利用、被煽動,實則對於學生自主的抗議行動反感,意欲透過「摸頭」手段息事寧人,免得給和諧安靜的校園帶來滋擾。這種心態就是父權,是教育場域當中,構築於權力不對等關係下的象徵壓迫!對於主管教育事務的人民公僕,必須提出嚴正的質疑:你們所謂的教育,究竟是為了培力理想公民社會,抑或是再生產有利當權統治的順民?

我們不是不能體諒這些「關心」背後的焦慮。我們的父母也在沒有言論自由的環境下成長,他們和今天的教育部長一樣,因為「擔心」而勸阻我們站上社運現場,或許除了學生之外,他們才是這堵威權高牆的受害者──因為政治化的恐懼而下意識噤聲。容我斗膽的呼籲:與我們共同站上街頭吧,那種熱情與滿懷世代意義的使命感,才真正能祛除你們心中徘徊不散的威權幽靈!

作者為台灣大學醫學系學生 2012年12月01日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5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