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6 pm - Tuesday 20 October 2020

「你還不夠格跟我戰」

週一 2012年12月03日, 4:2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6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前天余英時透過親筆信聲援抗議媒體併購的學生,在信中指出:「中共通過台商收購媒體,在台灣進行全面瓦解人心的活動,已經達到了明目張膽的地步,奮起抵抗,此其時矣。」

覆黃國昌先生函

周一傍晚,在美國普林斯頓,知名歷史學者、中央研究院院士余英時把親筆信函傳真給台灣論政團體澄社社長黃國昌,公開支持台北青年學生「拒黑手,反壟斷,要新聞自由」行動。余老狠批中共收購媒體,企圖瓦解人心,呼籲台灣民眾以港為鑑,勿忘香港80後、90後青年的種種反共努力,要盡一切力量維護中華民國的獨立主權。

國昌先生:收到傳真信,欣聞台北青年學生們正在進行一場運動,主題是:
「拒黑手,反壟斷,要新聞自由!」
他們決心在「壹傳媒」簽約的前夕,要求政府對這件關繫着台灣前途的大事,公開而明確地表明立場。這是一個義正詞嚴的要求,我完全同情,百分之百地支持!
青年學生們在寒冷和風雨交迫下,在行政院大門外靜坐,要徹夜等到天明,這種奮不顧身的精神更使我萬分感動。
台灣今天所擁有的民主和自由,得來真是不易,這是我親眼目睹的一段最動人的歷史。現在我很高興地看到:青年學生們已自動地站出來,為維護民主和自由而奮鬥。中共通過台商收購媒體,在台灣進行全面瓦解人心的活動,已經達到了明目張膽的地步。奮起抵抗,此其時矣!
我特別希望台灣的朋友們密切注意香港「80後」、「90後」青年的種種反共努力。十五年來,中共運用一切陰謀和陽謀,要變「一國兩制」為「一黨專政」。在危機迫在眉睫的情況下,香港青年一代以大無畏的精神,並通過各式各樣的民間組織,今天正在和中共及其香港的代理人展開了針鋒相對的英勇抗爭。香港同時也是一個鮮明的例子,警告所有在台灣的中國人:中華民國的獨立主權是必須盡一切力量予以維護的!
二○一二年十一月廿六日下午六時
於美國普林斯頓

余英時

學生的抗議可以充耳不聞,但余英時的親筆信可不能當做沒看到,畢竟這已經是全世界最有份量的知識份子了,所以今天(11.30)《中國時報》用了二版刊登了半版面的聲明文:〈您被誤導,也真的誤會我們了〉,蔡為自己伸冤,也在這公開信中首次坦白自己對六四的看法絕非外界所謠傳,他一直都是支持學生、要求中共為六四平反。

 余院士道啟:

近日您對本人及中時媒體集團的評論,其中有指稱「中共明目張膽透過台商收購媒體」一事,拜讀之後深感不安與難過。不安的是,余院士對本人及中時的諸多指正,確實有待我輩深自反省;難過的是,余院士對本人及中時同仁,尚存有不少嚴重的誤解,有待進一步澄清與解釋。今日特奉上此函,除了致上本人對您最高的敬意外,亦盼望能向您表達本人的若干想法與理念。

責備求全 必當虛心檢討

首先要向余院士坦誠以告的是,本人對先生的學術成就,以及您在當代人文學界的崇隆地位,原本了解未深,絕大部分都是藉由時報同仁的引介才充分理解,而我所有在時報的同仁,都對我極力推崇先生的學養與見識。因而,余先生對本人及中時的任何指正,除了虛心檢討外,時報同仁也敦促我一定要親自致函先生做說明。

藉由時報同仁的說明,本人也才知悉,余院士與中時創辦人余紀忠先生昔日曾有深厚的情誼。先生諸多針砭時弊、發人深省的讜論,亦多選在中時發表,對台灣民主多元的啟蒙,有著不可磨滅貢獻。憑著這份情誼,本人相信先生對中時依舊是關愛的,也理解先生對時報的批評,絕大部分都是基於求全責備為出發點的。

四年前一個偶然的機遇,本人接手中時媒體集團的經營。之後不久正巧趕上中時六十周年,在與時報同仁共同籌備六十周年慶典的過程中,讓我更加了解中時在台灣民主發展上的重大角色,也以自己能有機會成為時報人為榮。當時的想法很單純,就是要讓余紀老秉持半個多世紀的辦報理念,能夠永續傳承下去。

單純信念 蒙受諸多誤解

很遺憾的是,我這個單純的信念,不僅遭人誤解,更蒙受諸多扭曲。我原本只是單純的企業經營者,並非政治人物,也不是媒體人,但接手經營中時媒體集團的這四年,卻是無端地一再被捲入台灣政治惡鬥的深淵。我的台商背景,一再被影射有「中資」背景之嫌;我的若干言論,每每被放到顯微鏡上做擴大檢查;媒體集團內部的正常人事調整,更被外界誇大成是「內部整肅」;本人參與一項有線電視系統台的併購,原意是要從外資手中搶救數位資產,卻被抹黑成「媒體巨獸」。所有上述這些指控都沒有任何事實根據,但諸多含沙射影的誹謗與羞辱,卻已嚴重傷害到我的人格與形象,我雖一再選擇隱忍,但內心卻非常痛苦,有時甚至難過到輾轉難眠。

如今,這些加諸於本人的指控與誣衊,還被有心人士刻意輾轉傳達給先生,讓先生被迫藉著這些片斷被扭曲的訊息做出回應,然後再在台灣被媒體同業加碼炒作。眼看先生尊貴的令名,被部分媒體操作為打擊同業的工具,如此地糟蹋濫用先生的清望,如何不令人難過?這究竟是在愛先生,還是在害先生?我與我的時報同仁都知曉先生已被蒙蔽誤導,但還是隱忍到現在才向先生做說明。本來早就有意專函向您說明,惟當時輿論充斥對立氛圍,本人與中時均陷入各方圍剿境地,決定暫不叨擾先生,主要也是不希望先生再蒙受其它困擾啊!

華郵扭曲 多次要求澄清

本人非常理解,余院士對本人當初接受《華郵》專訪的部分內容有意見。我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說話心直口快,但我敢做敢當,敢說敢認。在此要慎重地向先生澄清的是,這是篇被嚴重扭曲的專訪,本人已經多次去函《華郵》要求澄清與更正,惟該記者一直不願公布訪談全文。更遺憾的是,這篇專訪已經被許多有心人士援引為打擊本人的依據,導致本人今年以來一再面臨各方無情的圍剿,甚至陷入一再被「思想審查」的境地。先生應當理解,如果《華郵》那篇專訪,確實傳達了本人的理念,我又何須要在事後予以嚴正的駁斥與澄清呢!

在此謹向余院士表明我的幾點理念:對於「六四」,本人與余院士一樣關懷所有在事件中不幸死難的同胞,也盼望中共能儘快公布事件的真相,讓受難者能夠儘快平反;對於兩岸未來,本人與多數台灣主流的民意一樣,希望透過持續的交流與互動,維繫雙方永續的和平與安定;而也惟有藉著兩岸和平的維繫,才能守護住台灣的民主現狀,也才有可能在未來刺激大陸邁向更穩健的民主改革。

兩岸和平 台灣會更快樂

在此很想與余院士分享一些我在時報六十周年社慶典禮中,針對兩岸關係的未來所發表的若干想法。我認為過去歷史的際遇,使兩岸人民產生一些隔閡,但我也相信只要秉持「民族認同、政治民主」這樣的原則與信念,兩岸必能創造永久的和平,也必將開創歷史的昌盛與繁榮。我同時也認為在未來的十年,無論是民主的台灣、經濟的台灣,還是文化的台灣,台灣都應該要有自信,以開放的胸襟迎向大陸,「兩岸好,台灣會更好,兩岸和平、團結,台灣會更快樂、更富裕」。

或許先生並不完全贊同我的想法,但這就是我真實的想法,我非常盼望余院士能給我批評與指正。先生如果願意,也非常希望能夠寄上本人在三年前所支持創辦的《旺報》,這份報紙創辦的初衷,除了促進台灣讀者更加瞭解蛻變的中國之外,更希望能透過新聞的報導與理念的啟蒙,進一步帶動大陸未來民主改革的深化。我深切盼望先生不要再藉由那些扭曲的言論加深對我的誤解,而是透過這份報紙的具體內容,來理解我對台灣的愛、以及對兩岸未來的用心。

壯大台灣 才能抗拒磁吸

我個人早年從事食品業,發跡於宜蘭,後來赴大陸發展,我看到大陸建設突飛猛進,台灣則在原地踏步,我真的擔心台灣人被大陸人看不起。而在我的思惟裡,我是第一先愛我的家,第二愛我的故鄉,第三才能擴大成我愛中國。也因此在辛勤打拼二十餘年後,決定回饋台灣,除了接手中時媒體集團的經營,我心中念茲在茲的信念只有一個,就是「壯大台灣」,惟有讓台灣站起來,才能抗拒大陸的磁吸,也才能維護現有的民主價值與生活方式。

我必須要向先生坦誠以告的是,從接手中時以來,我沒有帶任何一個媒體人進入兩大報編輯部,連財務等所有人員,均是原有班底。不論是我本人亦或是時報的全體同仁,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變,都會永遠堅持當年余創辦人留下的辦報理念,中國時報永遠會是余院士當年所熟悉的中國時報。我更盼望未來能有機會向余院士當面請益,也懇請先生能像過去關愛時報一樣,繼續給予本人及中時同仁更多的鞭策與指導,相信我們的努力,絕對不會讓您失望。

最後,我要代為轉達時報多位熟識您的同仁對您的問候與致意,同時也謹代表全體的時報同仁敬祝先生身體健康,諸事順心!

蔡衍明

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對此,余英時回信寫到:

「蔡先生長函我將閱讀,但我年事已高,不想再與人多所討論。我們每個人憑自己的良心,維護自己尊重的價值」


所謂的「長函我將閱讀」,就是我還沒看,很閒有空的話就會順便翻一下;至於「但我年事已高,不想再與人多所討論」的意思就是:

「你還不夠格和我戰」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6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