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7 pm - Thursday 15 November 2018

吳敦義和劉政鴻不能說的秘密 – 來自大埔98%的心聲!◎Billy Pan

週三 2013年08月21日, 4:5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114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August 10, 2010
作者 Billy Pan

當接到這封Email時,我嚇了一跳。因為之前不管在網路上,或在媒體中我們都沒有機會了解,所謂『同意徵收』的98%大埔農民地主的感受。

吳敦義在媒體上狡猾地說:『政府應體會「2%」的心情,而非陶醉在98%的喜悅。』我在徵得原作者同意下,把這封Email一字未改原原本本的放到部落格上,讓大家知道那98%真正的想法!!

寄件人 大埔人 <[email protected]>
收件人 [email protected]
日期 2010年8月7日下午8:45
主旨 大埔人另一種心聲!

潘醫師您好:
原來潘醫師真的不是記者.
當時還納悶為什麼要隱瞞.
阿公也偷偷告訴我們你故意隱瞞你是記者的身分.呵….原來都是誤會.
電視上看過潘醫師.但現實看到本人卻認不太出來.(都很帥啦^^)

首先.感謝潘醫師對大埔的關心.
身為當地人.這種感恩更為強烈.
我先表明身分.我是98%”同意”被徵收的一員.
但如您所言:”去你的吳敦義”.沒有一個是願意被徵收的.遑論喜悅.
很多人的確都是掙扎到最後一天才不甘願地去繳交.
因為縣政府非常強硬地告訴我們:
“你不選擇配地.那就是同意要被收購了. 沒有第三個選擇.”
鑒於補償費這麼低.根本無法到外面買間房子.
於是大家只好無奈地紛紛選擇配地.將來自己蓋房子比較省.

98%不是不顧自己的權益.而是少了那份跟他拚到底的勇氣.
害怕抗爭到最後.落得失敗.損失又更大.
所以對於那2%.我們相當敬佩.
此事讓人深刻體會原來民主自由的國家也沒這麼民主自由嘛.
身在民主國家.政府竟然可以打著”依法行政”的口號強取百姓土地.
實在太扞格不入了!有名而無實.其實應該是獨裁國家吧?

從查估一開始.居民就已經飽受污辱與委屈.
查估人員草率.傲慢.不實.
居民不但要自己爭取.還要面對查估人員的輕蔑態度.
每戶很多項目都是被”露溝”的.
查估人員根本不會詳細幫你一一列入.
有些居民若是不知道什麼是可以補償的.不知道要再去爭取.
損失也就這樣過去了.
你說有多誇張就有多誇張啦.
很多戶都是叫查估人員來估好多次才結束的.
感覺好像在討東西.但明明不是自己的財產嗎?
明明是你要徵收.不是應該要幫我們弄好好的嗎?
你應該要顧全我們的財產啊.怎都會要我們自己去要回來.扯斃!

還有一項令我非常非常不解的是:活人不比死人?
人住的水泥房子.一棟建築物補償下來不超過一百萬.
但水泥墳墓竟然一座補償一百多萬.
光水泥.鋼鐵.空間就差很大了耶.我著實無法理解補償規則.
完全不符合比例原則啊.怎麼政府是顧死人.不顧活人的呢?
不知道這是台灣的”法律”規定.每個地方都是這樣?還是苗栗的特例?
因為我家沒有墓地賠償.無法給您這方面的證據.
但若詢問被徵收的居民.一定都曉得.

當時居民就已經很憤怒.周邊全都是抗議查估不實的白布條.
向每家媒體投訴.沒有一家願意理會.
心中盡是挫敗.無助.無奈.鬱悶.只能任由強暴.
所以當初看到大話新聞首度討論這件事.
居民們心中莫不沸騰.雀躍到失眠.
因為終於有人願意注意到我們的不平了.
那種喜悅.開心.興奮.是外人無法體會的.
縱使最後仍不會有什麼改變.但心中已大快不少.

外人.包括大埔以外的苗栗縣人.很多都還是覺得劉政鴻當縣長當得很好.
有些甚至無法理解為什麼大埔人要這麼激動.
朋友還問我朱阿嬷真的有這麼憂鬱嗎?
我想不是當事者.如果沒有相當的同理心.怎麼也無法理解這種憤與愁.
憤的是沒有被尊重!愁的是心事誰人知阿!
朱阿嬤個性沉靜.為人客氣.
小時候常看她騎著變速機車去送整箱的啤酒.
當時還覺得:這種粗重工作不是應該男人做的嗎?阿嬷真是強!

附近老者也都說阿嬷年輕時過得很辛苦.
兩夫妻真的就是一分錢一分錢攢起來的.
辛辛苦苦賺了一輩子.年老終於有了一點成績.
就快要可以享福了.
沒想到卻來了一隻惡虎.見到肥羊.整隻叼走.
遇到這種事.難道真的有辦法心平氣和嗎?那是有多麼不甘阿!
朱阿嬷以前談論鄰人自殺.還說怎麼這麼傻.
沒想到今天政府竟然也逼著她走上傻這條路.徒留世間一把辛酸淚.

除了感謝您的關心.仍有一點想向您提醒.
2%的人心理的愁苦絕對甚於98%.但那些98%的心裡未必都是好過的.
如果縣政府最後仍硬要做.現在停工.恐怕輪到98%的人憂鬱了.
因為很多都在外租房子.但補助的房租津貼只有一年六個月.
配完地.居民還要自己蓋房子.如果拖越久.恐怕要在外借住越久.
這是部分98%中選擇配地的人的擔憂.
除非縣政府肯買單.肯承認是自己決策錯誤.
不過以我們的了解.機率近乎零..
恐怕到時候這筆帳推到2%身上.企圖造成人民對立也說不定.

其實大家都在努力爭取與抗爭.只是程度差別.
2%的人完全不妥協.精神令人敬佩.
但98%的人也並未停止過抗爭.
一直都有在努力爭取更好的條件.希望能多換一些地回來.

感謝您們讓大埔人的委屈與不滿有宣洩的機會.
這對大埔人來講也算是一種心理治療.
但期望的不單單是同情與關心而已.
還是希望能喚醒大家對法制的省思.
不要再讓擁有權力的人仗著”依法.合法”的口號任意妄為.
感謝您~~

補充一下,我所了解的,他信中所講的墓地補償,至少有一個例子是70萬元。
在我回覆了他這封的Email後,大埔人再度回信給我(他真正的Email address 我用XXXX隱去)

寄件人 大埔人 <[email protected]>
收件人 Billy Pan <[email protected]>
日期 2010年8月9日上午12:46
主旨 Re: 大埔人另一種心聲!

潘醫師:其實您的動態,一直都在我的掌握中喔!(呵.放心啦.我不是國安局)

我連續三天注意到您對大埔的關心,第一天在您的部落格看到您遠赴大埔拍的照片,第二天在Youtube看到您接受新頭殼的採訪,訪談中您也提到您還在想啥點子,我當晚也試著來想看看有啥點子,不過不小心想著想著就睡著了,呵。後來隔天便看到您在部落格的新文章,也是透過您的部落格,才知道您的信箱。關於您提的做法,我覺得很不錯,只是我還是有點小小的不確定。我的疑慮是角色思考的落差,因為我不是2%的一員,加上我們很快就適應生活的新軌道,所以他們真正的苦悶與想望,恐怕我無法做精準的聯結,無法揣測他們真正需要的幫助會是什麼,因此可能一切還是要問問自救會會比較適合,不過他們已說可行,那應該就可通了。以我的觀點,覺得您的點子真是太讚啦,太感謝您的付出了。

至於我的文章?ok!感謝您讓它有曝光的機會,其實這些都是當初我狂call大話新聞想要講的內容,但很怪耶,怎麼都打不通阿?比中樂透還難,害我都懷疑起打進去的不會是他們自己的打手吧,哈!

如果有需要幫忙,歡迎提出,我將盡我所能予以襄助,但我也不敢保證一定能提供協助耶!因為最近自己也因為工作而陷入壓力鍋裡(得憂鬱症找你可以免掛號費嗎?哈),可能需要一大段時間適應陌生的工作內容與龐大的工作量,所以無法拍胸脯保證,屆時或許只能選擇性幫忙了。如需一些情報,我可當你的間諜和眼線,定將我所知報乎你知,哈!

Ps.其實您照片中的那棵大樹(背景是群創公司)旁有座古井,井口被怪手用紅沙發堵住(未入鏡),當初那裡有個三合院,住在那裡的人都是喝井水過活的,如今人已經搬走,井已經變樣,更是逼迫人民離鄉背井的強烈象徵! (咦~這樣想想,能力之餘,我也可以來寫寫這裡的故事,拍拍這裡的照片,然後上傳給你齁!這也可以算是一種協助嗎?哈)

如果不是他告訴我,我也不知道我拍的這張照片裏,那張突兀的紅色沙發下面,竟然有著這樣的秘密,那兒不但隱藏了一座古井,也隱藏了農民家園被破壞的象徵!!

20130821164931

請支援『紀念阿嬤,守護大埔』行動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41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