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6 am - Thursday 19 July 2018

彭明輝:犧牲少數,未必就會造福多數

週三 2013年08月21日, 7:3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8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3/08/19
作者: 彭明輝

針對全省各地浮濫徵收土地的案件,許多人的反應相當冷漠,甚至對各種抗議的公民行動心懷不滿。這些人有一個心結,他們認定:「為了社會的發展,少數人本來就必須犧牲;憑什麼要為了少數人的個人利益,而犧牲社會上大多數人的利益?」這些人有一個很大的盲點,他們沒想清楚一件事:「犧牲少數,未必就會造福多數!」

以科學園區在全國各地浮濫徵收農地為例,國內科學園區土地與廠房早已供應過剩,而科學園區又一直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在出租廠房,因而負債累累;沒必要地擴充園區規模只是增加政府負債,對產業發展無益。而且,科學園區的擴建加速工業區的沒落,使既有工業區土地無法有效利用,進一步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

至於台南市鐵路東移案等各種「地方重大建設」,都是沒必要地擴大商業區與住宅區的範圍,以政府投資持續將地價推高;但是在經濟沒有實際改善的情況下,土地的使用效率無法因而提升,高漲的地價只不過是在增加房地產泡沫的風險而已。在這些案例中,直接受害的被徵收戶確屬「少數」,但真正得利的卻是人數更少的炒地皮集團,而間接受害的人則有可能波及全國絕大多數人。

中央銀行一向作風低調,五月底時卻不得不針對桃園與新北市發出房市泡沫化的風險警告。回顧歐債危機,愛爾蘭、西班牙與希臘都是因為政府的浮濫「建設」帶動私人資金的房地產炒作,當房地產泡沫化時,立即同時引發國債危機與經濟危機。

面對政府的各種浮濫徵收案,我們必須毫無含糊地理解:犧牲了少數人,不見得就會造福多數人,甚至有可能讓絕大多數人間接受害。如果產業沒有明顯的發展,只靠房地產炒作不但無法造福多數人,甚至會讓國家陷入經濟與國債危機。

貿易自由化是另一個值得深思並審慎面對的問題。貿易自由化必然會讓某些產業受害,經常會讓某些產業受惠,但是犧牲弱勢產業員工的生計,不必然就會因而造福多數人。即使貿易自由化會帶來正的「社會福祉」,如果沒有恰當的配套來分配這些「福祉」,以其中一部分來補償受害者並協助他們再就業,這些「福祉」很可能會悉歸少數人私囊,其他人則只有受害而無人受惠;這樣的「福祉」只配被稱為「私人利益」,而不配被稱作「社會福祉」。

以兩岸服貿協議為例,受惠者可能集中在特定產業的核心股東,他們的人數有可能遠少於被犧牲的弱勢產業員工。合理的配套應該是從受惠者(或產業)收取適當稅負,以便用這資源培養受害者的再就業能力,同時補償其失業期間的生計損失。在這樣的配套下,貿易自由化才有可能提昇產業競爭力,促進經濟良性發展,並使受惠者多於受害者。

但是該案的現況卻是受害者得不到任何財務補償,也完全沒有再就業能力的培養。這樣的貿易自由化只是在製造失業和貧窮,而受惠者集中於極少數人,絕大多數人並未因而受惠。

一個經濟政策是否符合正義,正的「社會福祉」只不過是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犧牲少數人而成全更少數人,這絕對不符合正義原則。但是當代人最基本的良知與道德判斷卻已經被各種經濟學論述蠶食殆盡。

有人指責亞當史密的《國富論》鼓勵自私而背叛了他身為倫理學家的本職,這是誤會。亞當史密只是把傳統倫理學從「動機論」轉向「結果論」:只要結果對大家都好,就不須拘泥動機是否良善。

但是我們對經濟體的了解侷限在各種不同影響因素的「總成」(aggregate)表現,很難精確評估個別政策對經濟活動的具體影響,因而授予不同立場的人寬廣的操作空間。最鮮明的例子是:經濟學界對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的原因至今難有定論,對當時政府作為的評價也至今莫衷一是。經濟學的不確定性使得亞當史密「結果論」的倫理判斷變得很困難,也授予新自由主義可乘之機,把「市場機制」推上經濟行為中至高無上的倫理裁判者,同時徹底癱瘓了一般人在經濟相關事務上進行倫理判斷的能力與勇氣。

偏偏,當居住權、就業權,乃至於教育、通訊、飲水等基本人權都逐一被交付市場機制管理的時候,一切剝奪基本人權的作為也同時被正當化了。

這是當代最隱微卻又最險峻的道德危機與政治危機。

漢娜˙鄂蘭在50年前用「邪惡的庸俗性」來分析納粹將領艾克曼在集中營屠殺猶太人的罪行,她想要突顯的並非「每一個平庸的人都有可能做出邪惡的事」,而是「當一個人放棄他的道德判斷時,即使他心理正常,性情與常人無異,仍舊可以做出令人髮指的邪惡罪行。」

面對「市場至上」的信仰,我們急切地需要培養有正義感的經濟學家,也同等急切地需要培養公民進行道德判斷的能力與勇氣。

天下雜誌 獨立評論

彭明輝/薪火集
drpeng’s 的頭像
彭明輝,劍橋大學工程博士,清華大學榮譽退休教授。曾獲中國畫學會藝術理論金爵獎與帝門文教基金會藝術評論獎,並擔任清華大學藝術中心主任。1995年創辦新竹文化協會,歷任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常務理事、生命教育學會常務理事。著有《糧食危機關鍵報告:台灣觀察》、《生命是長期而持續的累積:彭明輝談困境與抉擇》、《2020台灣的危機與挑戰》、《活出生命最好的可能:彭明輝談現實與理想》等。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80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