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1 pm - Sunday 11 April 2021

緬甸的「崇美」一代

週四 2012年12月06日, 9:3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44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Kuni Takaha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歐巴馬總統訪問緬甸之前,《緬甸時報》在頭版予以報導。

仰光——上週,首位在任美國總統訪問緬甸,成千上萬的緬甸人湧上街頭,熱情圍觀並致以問候。

對政治人物來說,此次訪問是各取所需。緬甸領導人希望與西方重建關係,華盛頓放鬆對緬甸的制裁,期望增強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兩國政府也都急於抵消中國的影響力。

對於緬甸人民來說,此次訪問是一個歡欣鼓舞的時刻。在軍政府幾十年的暴政之下,緬甸一直與外界隔絕,而這次訪問就是與外界恢復聯繫的一個機遇。

許多在二戰或冷戰時期成年的緬甸人認為,共產主義比英國殖民統治好。1962年,奈溫(Ne Win)承諾推行緬甸式社會主義。奈溫是通過政變奪取的政權,並由革命領導人轉變成軍事獨裁者。他的緬甸式社會主義,表面上是佛教理念及財產集體所有制等社會主義原則的混合體,實際上只是一黨制下軍政府統治的委婉說法。

那些曾活躍在反英運動中的人們沒有被愚弄,直到20世紀60年代70年代,他們仍然信奉共產主義。當年,美國與包括奈溫在內的許多殘暴的東南亞軍事獨裁者維持著親密的關係,因而不能讓人信服,這也引發了人們對資本主義和民主的質疑。

然而,在20世紀80年代晚期,由於緬甸共產黨內訌,也由於鄧小平領導的中國政府減少了對它的支持,曾經的獨立鬥士們領導的緬甸共產黨在對抗軍政府的鬥爭中日漸式微。接著蘇聯解體了。在這種雙重打擊之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並沒有在我們這些出生於70年代及以後的人們當中流行起來。

所以,我在成長過程中,全心全意地推崇美國的政治體制。1988年,軍隊鎮壓了波及全國的民主示威,並拋棄了一切社會主義的偽裝,建立了腐敗極權的政權。即使是在此之後,仰光街頭還是能找到許多譯自俄文的二手書,包括高爾基(Gorky)的作品。但是,我們當中很少人會再看這種書。我們爭相閱讀偶爾一見的美國小說,或是去美國信息中心(United States Information Center)自學英語閱讀。我記憶最深的是,自己通過讀尤金·奧尼爾(Eugene O’Neill)的《天邊外》(Beyond the Horizon)來學英語。

緬甸官方媒體把美國描繪成作惡多端的世界大國,總是干涉主權國家的內政。但我們才不管這些。我們在軍政府的獨裁統治下,偶爾聽到涉及朝鮮、古巴、中國生活的壞消息時,很容易與自己的處境聯繫起來。

到20世紀90年代中期,我去上大學時,我的許多同齡人看待美國的方式,正是美國希望被外界看待的方式:自由之地。我們甚至還曾經充滿羨慕地討論,比爾·克林頓總統(Bill Clinton)可能會因為萊溫斯基(Lewinsky)事件受到彈劾。1998年底,我因為參與反政府學生示威而遭到監禁之後,我的政治傾向更是有所強化。

緬甸官方媒體並沒有報導2003年春,美軍攻陷巴格達的新聞,而是發佈了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的報導,後者稱美軍在向巴格達前進途中遭遇沙塵暴,無法前進。對於我在敏建監獄(Myingyan Prison)遇到的頑固異見人士,入侵伊拉克就是美國威脅世界的證據,這些異見人士當中,有許多仍然欽佩馬克思、列寧、毛澤東。

但是對我以及很多緬甸人而言,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的倒台鼓舞了我們。這讓較為年輕的異議人士重新激發起了活力,在他們看來,以政權更迭的名義,採取任何行動都是合理的。其中一些人實際上還懷著這種強烈的幻想努力奮鬥,以至於在2006年和2007年,一位派駐仰光的美國外交官要時不時地向他們解釋,為什麼美國軍隊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會進駐緬甸。

今天,許多緬甸年輕人仍然對美國充滿熱情,美國政治和教育體系的吸引力仍在持續。然而現在我和我的朋友們都已年過而立,我們的熱情也變得更加溫和。我們的美國夢,有一些已經遠去。

我的一個朋友,也曾是一名政治犯。他曾在21世紀初嘗試離開緬甸,赴美學習建築,他很崇拜弗蘭克·勞埃德·賴特(Frank Lloyd Wright)。可是由於曾在獄中服刑,他一直無法獲得簽證。他說,現在中國藝術更吸引他。

當然,我們當中一些人相信,如果美國政府最終與緬甸實現關係正常化,部分原因在於對中國自然資源的覬覦,以及對抗中國影響的期望。我來自緬甸北部克欽邦的朋友也抱怨說,最近歐巴馬訪問緬甸時,對政府軍與該地區少數民族反叛分子之間持續不斷的武裝衝突,只做出了寥寥數語的評論。

歐巴馬的緬甸之行也明確地顯示出,緬甸終於開始走出殘暴軍政府統治的黑暗時代。我們或許不會很快得到更多的就業和教育機會,但我們已經贏得了與西方、與民主產生聯繫的機會,而上週,我們終於接觸到了像歐巴馬這樣的強有力的美國政治人物。

歐巴馬離開一天之後,一個朋友如釋重負地對我說,「我們正在恢復正常。我們知道,只與平壤和北京保持良好關係,而與美國這樣的國家沒有良好關係,永遠都不算正常。」

本文最初發表於2012年11月28日。

翻譯:王童鶴、梁英
瑞溫 2012年12月04日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44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