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 am - Tuesday 01 December 2020

江院長 知道文明怎麼寫嗎(劉粹倫)

週六 2013年08月24日, 2:1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5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首次提出「公民不服從」概念的是美國的文人梭羅,他被尊為公民不服從運動的精神領袖。梭羅原本就安安穩穩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對政府一切一概不管,但是因為不滿美國聯邦政府用自己納稅的錢去買武器殺人;不滿為了「國家整體經濟利益」而罔顧人權,所以才跳出來抗爭的,一切情非得已,但他還是跳出來了,這是美國版的「官逼民反」。

江宜樺當過政治系教授,但久沒做學問了,顯然對「公民不服從」的概念很生疏,加上當了院長後視野不同,日前才變臉指責聲援大埔案的民眾到行政院、內政部靜坐抗議、丟蛋的舉動「不符合」公民不服從的精神。其實,他應該檢討的是現在這個政府到底做了什麼好事,才讓這麼多的公民放下手邊的工作或犧牲休息的時間,特地去抗議政府的無能。

真心訴求換來官腔

沒有人一開始就是要潑豬糞、射漆彈,晚上好好不睡覺,跑去佔領公家機關的。現在檯面上的抗爭事件過程都很漫長,短的幾個月、長的好幾年,真心提出訴求之後,最後只有換來政府官員不知廉恥地打官腔,除了人民傷透了心之外,也反映了政府組織內部的正義淪喪。

Civil這個字的確是「公民」的,也有「文明」的意涵。但請問,政府知道「文明」這兩個字怎麼寫嗎?人民跟政府命令不同調時,就以「突襲」、「強制」手段捶下去,冒犯政府的人就等著「被告」或「被關」。梭羅有言,政府不會去跟人民的判斷、智識、道德起衝突,他們擅長的就是對付人民的「身體」與「感官」—讓你憂慮自己身家財產不保,監聽、抹黑、移送,日日戰戰兢兢。文明這兩個字,在政府近年來的作為中,完全看不到!

在江宜樺等人聚焦在認定「不服從的手法」合不合宜時,可能還忘了檢查自己的「良心」還在不在。我不記得有哪個公民團體說過,自己的訴求符合「絕對正義」,倒是政府不斷宣稱自己「依法行政」,沒得挑剔。但請別忘記了,梭羅從來沒有教唆其他公民去「不服從」,跟他一樣抗稅坐牢;因為梭羅懂得尊重,人也是有個人意志與考量的。讓大家褪去冷漠的,是政府的不公義;但讓一群烏合之眾集合起來的,是因為對當今政府還抱一絲希望。最後,還是用梭羅的話做結尾:「應該先學會做人的道理,再來才是當個好國民。」

《公民、不服從!:梭羅最後的演講》譯者、紅桌文化總編輯

2013年08月24日 蘋果日報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5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