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 pm - Thursday 02 February 2023

《星期專論》「馬好人」「王聖人」的真相!◎南方朔

週日 2013年08月25日, 1:5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131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南方朔

前幾年,哈佛政治哲學暨倫理學著名學者湯普遜(Dennis F. Thompson)出版了一本論文集《恢復責任感》,書中的有些觀點助我良多, 我在有些文章裡曾提過其中的一些,現在願再談他在〈私人生活和公共職位〉這篇論文裡的論點。

道德標準 必須公私分明

湯普遜教授指出,私人道德和公共道德乃是不相干的兩回事。私人道德著重在個人生活的一面,自己的居家生活,對妻子兒女以及對友人的態度等;而公共道德則是指一個政治人物對於公共事務應有的態度,如必須有是非、肯負責、有遠見等。一個人私人道德和公共道德都好,兩相得兼當然最好,但這兩者並無必然的相關性或因果性。一個私德好的人並不必然是個稱職的公職人物。這種公私道德之辨,美國有過最經典性的討論。那就是一八八四年總統大選,民主黨的克里夫蘭對共和黨的布萊恩。克里夫蘭公共道德極佳,絕對是個稱職的國家領導人,但他卻私德欠修,他和小三有個私生子的事鬧得好大;但布萊恩則不然,他的私人道德無可非議,但他無能貪腐亂搞卻人盡皆知,於是那次大選,遂成了「私德壞人,公德好人」對「私德好人,公德惡棍」最經典性的一次大選,幸而美國公民還算有程度, 結果是克里夫蘭當選。如果讓私德無可非議,但無能貪腐亂搞的布萊恩當選,美國史上一定會出現一個黑暗年代。

因此,湯普遜教授在論文中特別對當今美國政治上,喜歡在私人行為方面做文章,發表了他的批評。他認為一個社會、媒體和公民一定要有公私分明的判斷標準。他有一段話對台灣也極具啟發性。他說一個社會的公共人物如果過分在私人行為上做文章,處心積慮的精打細算,那就是公共德性上的劣幣驅逐良幣,只會讓人注意謹小慎微的私人行為不出差錯,而荒廢了政治人物對公共美德及責任感的追求。湯普遜教授已從另一種角度,將好人政治致命的缺點指了出來。由他的論點,我就自然而然的想到,我們社會一度拚命的宣傳「馬好人」、「王聖人」,到了今天又如何?

滿口仁義道德 愚人自愚

國民黨是一個本質非常中國的政黨。而人們都知道它的官吏教養就是把滿口仁義道德這一套當做口頭禪,做為愚人自愚的手段。因此,中國是人類史上第一個靠宣傳立國的王國,皇帝大臣明明得盡了一切特權好處,但他們對那個特權結構從不做任何反省,一個個都在自己的私德是多麼偉大上吹噓宣傳。當皇帝的例必愛民如子,當大官的必然知書達禮、子孫賢良、生活儉樸,在私德上儼然都是無可非議的好人,但他們對自己的利益卻不放鬆,大話會講但大事卻不做。而他們這種自我吹噓的好人形象,在中國文化下有個知識陷阱,中國文化講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它把私德和公德連繫了起來,公德以私德為基礎,一個好官的前提是個好人,因此自我宣傳是個好人,就可以很容易欺騙別人,讓別人相信自己是個好官,但這種靠吹噓、宣傳、欺騙而得到的好人形象真的就會變成好官嗎?馬英九在他權力還沒有最大時,做盡一切工夫,要讓人們相信他是個好人,靠著這個「馬好人」的形象,他贏得二○○八大選,二○一二年許多人仍以「不管怎麼樣,他畢竟是個好人」,繼續投票給他,而今那個「馬好人」安在哉?

馬自從踏入政壇起,就非常明瞭中國式官場及深受中國文化影響的台灣選民的知識盲點,刻意塑造他是個好人的形象,他溫良恭儉,見人有禮貌,喜歡慢跑作秀,一雙鞋子和一床棉被用了好多年。這種私德宣傳乃是道德上最廉價也最討好的劣幣,人們已不會去過問他的能力和有沒有公共政策制訂視野等複雜問題,既認為他是個好人,這個馬好人必然是個馬好官。就靠著這種好人形象,雖然那麼多年來他並無任何具體的事功,但他終究能一路竄起,直到如今。

但這種靠著宣傳而加工製造出來的好人是真好人或假好人,今天大家都應心知肚明。他那句有名的「謝謝指教」,看起來很有禮貌,其實是一種最不禮貌,它等於是在說「隨便你們怎麼說,老子就是不理你」;他的存款多於他的所得,顯示他所宣稱的捐款都是在用特別費,這其實是自私而非慷慨。除了這些私人行為外,宣傳來的好人,宣傳久了自己也會信以為真,認為自己是好官,於是自以為是、擇惡固執的獨斷獨行遂告出現。騙人的最後是騙到自己。「假好人、真劣政」因此而形成,今天台灣搞得天怒人怨,遍地烽火,就是馬好人所造成的。

假好人真劣政 扭曲民主

除了「馬好人」的騙局已被自動拆穿外,我還順便談一下王建煊這個「王聖人」。「王聖人」也是靠著形象塑造而竄起的人物,最後成了最高統治核心五院院長之一。他絕對有權去推動監察權的改革,但他出任院長迄今,正經事沒做幾件,無聊事倒是鬧了不少,他說「馬的歷史地位就是無能」,在無能的領導下,他就應無所眷戀的辭去職位;監察權不彰乃是他的責任,他就應辭職負責,以他的下台刺激出監察院的改革風潮。但講了這麼多話,他只是像個路人甲般不提自己辭職之事,他這個聖人聖在哪裡?更像是個只在那裡狗咬狗的小丑。

因此,「馬好人」、「王聖人」攏係假,他們靠著宣傳私德而賺到名號,但在公德的責任心上都相當低劣。湯普遜教授說:「在討好的私人行為上精打細算,最後會扭曲民主,蛀壞了責任感。」他講的真是有道理啊!

(作者南方朔為文化評論者)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310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湯普遜教授在論文中特別對當今美國政治上,喜歡在私人行為方面做文章,發表了他的批評。他認為一個社會、媒體和公民一定要有公私分明的判斷標準。

    他說一個社會的公共人物如果過分在私人行為上做文章,處心積慮的精打細算,那就是公共德性上的劣幣驅逐良幣,只會讓人注意謹小慎微的私人行為不出差錯,而荒廢了政治人物對公共美德及責任感的追求。

    在討好的私人行為上精打細算,最後會扭曲民主,蛀壞了責任感。

    中國是人類史上第一個靠宣傳立國的王國,皇帝大臣明明得盡了一切特權好處,但他們對那個特權結構從不做任何反省,一個個都在自己的私德是多麼偉大上吹噓宣傳。

    當皇帝的例必愛民如子,當大官的必然知書達禮、子孫賢良、生活儉樸,在私德上儼然都是無可非議的好人,但他們對自己的利益卻不放鬆,大話會講但大事卻不做。「假好人、真劣政」。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